清明雨

雨纷纷,心扰扰。

四月的雨来的很突然。晚上熬了夜,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匆忙起来洗漱,却被阳台外的景色唬了一跳。

昨日还是阳光明媚,恨不得和友人共穿裙子,徜徉花海,同化为春季一抹亮眼的风景线。奈何这计划还没有实施,清明的雨便纷纷而来,牵扯上一路的扰扰心事。

犹记一友曾言,自己渴望独立和成熟,不想再让父母管束太多,因此与家人起了争执,可惜这争执恰恰表现出自己的不成熟。

在电话中意见分歧时,这样的话语莫名萦绕脑海,因此我竭力保持冷静,对每一个问题委婉回复,只希望可以早些结束通话,好还世界一个安宁。然而,眼泪却像是这清明的雨,纷纷而来,不明缘由。狼狈的收场,是我所不曾预想的。

我明白一切的语言和劝阻,甚至是命令,都是一种关心,爱之深,责之切。可道理终究只是道理,那些不安分的小情绪依然会不时掣肘。也是因着这份情绪,人才得以为人,而不是冷冰冰的躯体。

别人言谈之中所陈述的情节,个人早已铺展开来,只是未加以细想,总觉得未来如果被条条框框罗列清晰,委实有些了无意趣。哪怕每天都要面对一个十字路口,选择要随机生成,也终究想着要去试上一试。

并非拒绝老人言,只是解释一条自己尚且不明白的道路,对我自己也是一种考验。我听得到他人的质疑,因为这声音可能和内心中存留的质疑响应。它们被我关到了城堡的最深处,可如今却隔着重重围墙,和外界的声音遥相辉映,那些形同虚设的城墙轰然倒塌,让我猝不及防。

这不是与他人的较量,而是我自己。形如东野圭吾《解忧杂货店》中辗转反侧的克郎,我也能听到来自内心深处的声音,那声音如此蛊惑人心,似乎要将灵魂尽收于自己的网中。

克郎在身归混沌时得到了救赎,《重生》也因小芹得以续存。然而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得到解救,在这样一个迷茫的路口,我也想要邂逅一个浪矢杂货店,为自己的疑惑找到答案。

人生的道路很长,谁都不能得到准确的行走路线。在询问他人的答案时,只是想找到共鸣,或者为自己选择一条路,使得自己免于做那个选择的人。所有寻求答案的疑惑者心中,都有自己的选择,在听到他人的答案时,内心会辩驳,会质疑,也会认同。

我想自己又一次思绪混乱,可能是因为这清明的雨,突如其来,却又斜织出自己的蓝图。

雨纷纷,心扰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