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密码没变,常回来看看--为了艾泽拉斯

96
木萧萧
2016.06.09 13:14* 字数 2593
我喜欢骑着摩托拉风地走在大路上


2013年5月的一天,我整理好了仓库和包包,站在奥格瑞玛练习场上,面对假人,缓慢地按顺序按下技能框里的每一个技能,才发现,有这么多技能我几乎没用过,以前的我只顾着按照教程的最佳输出手法放技能,遗忘了它们。

抬头看看天空,已经黄昏,我缓缓走到荣誉大厅空地前,打开包包,向偶然路过的女牛头人丢了个足球,她竟和我玩了起来,几个回合之后她大笑着离开了。

想把金币留给还在玩的朋友,打开好友面板却发现全是冷冰冰的灰色字体。哼,以前这些穷鬼经常向我借钱,现在要送人他们却无福消受了。想到这里,我的眼里有点湿润,是啊,穷鬼都走了,只剩下我坚挺到了现在,却坚挺不到以后了。然后我查找了奥格瑞玛的人,找到一个顺眼的名字,把金币邮寄给了他。

这么多年养成了一个习惯,就算满级了也要在旅馆下线,让圣骑士好好休息一晚,这次AFK当然也不例外。我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进旅馆。

点退出游戏的那一刻我犹豫了5秒,想最后闻一闻这片大陆的气息,其实步伐和节奏慢一些,这里也挺美的。

"账号wuxian310@163.com 密码wuxian520,邮箱也一样,给你了,请好好玩下去。 "左下角闪过一条私聊。

"兄弟,我也不玩了,你给别人吧。不好意思。"

那边却提示该玩家已下线。真是讽刺,那些我们曾经为之疯狂的东西,现在却随便找一个陌生人就送出去了。

虽然决定了AFK,但好奇心还是驱使着我登陆那个账号看看。满级,兽人战士,t装毕业,包包里全是矿,成就挺多,坐骑只有一辆摩托车。比起我来,还是......强那么一点点的。

我决定AFK了,账号再好也不会改变我的决定。不过还是找机会向他说明吧,让他把账号转交给其他人。于是我决定每天这个时候都上线一小时,等待那个人的出现,如果点卡用完了他还没来,我就不管了。他有送账号的情怀,我也有不辜负别人的情怀。

这头这么丑,我去打个幻化吧。

这个成就只差一步就能完成了,帮他做完了吧。

身为战士居然没有风剑,我试试看能做到哪一步吧。

......

就这样,每天固定的一小时,有时候我只是挂着在外面看视频,偶尔切进来看看有没有私聊。有时候我开着机械路霸漫无目的地走着,看到矿就停下来挖掉。也有时候会去打打幻化和成就。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他再也没出现过,账号上的时间只剩下了几小时,我感到一些释然,更多的却是烦躁与失落。

中午,一个私聊发了过来。

"在啊,我是给你账号的人,你在银月城哪里?我能过来看看吗?"

"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一个月就是想告诉你,我也要AFK,这个账号你给别人吧,不好意思哦。我要去吃饭了,你自己上号吧。"

"这样啊,没事,我就想过来看看,你能先别下线吗,我过来看一眼。"

"行吧,我在银月城天台这里,你过来看吧,我吃饭去了。"

等我吃完饭回来,战士依旧骑着机械路霸站在天台上,夕阳下看起来还挺威武的。

"哇,你的这身幻化真帅。"

"你在做风剑成就啊?我一直想做的,就是没时间。"

"你竟然把那个成就做完了,最后一步我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地方。"

"知道我为什么只把机械路霸拿出来吗,因为我讨厌飞行坐骑,太快了都来不及欣赏这个世界,我喜欢骑着小摩托在路上拉风地走。"

"谢谢你,如果你没有时间玩的话就把账号送给其他热爱魔兽的人吧。"

......

他对我说了好多话,我回复过去再一次提示此玩家已下线。

我打开英雄榜,查找刚才那个ID,竟然是一个1级的兽人小号。我脑子里浮现出一幅场景。

一个出生在试炼谷的兽人,拖着笨重的躯体,一步一步地跑到奥格瑞玛的飞艇点,然后等待飞往幽暗城的飞艇,还好他没坐错,不然到了荆棘谷他一定会迷路的。穿过幽暗城的时候他不会被亡灵们吓到吧?点传送宝珠咻的一下传到银月城那个瞬间他一定会觉得神奇,银月城的血精灵卫兵怎会错过嘲笑这个弱小丑陋的小家伙的机会呢。这么远的路,这么多未知的事,驱使这个小兽人跑到银月城的动力,全部来自于想看一眼自己前辈的愿望,这一路上他的兴奋肯定超过了恐惧。

我很懊悔自己没有跑过去见他,而让一个小兽人独自面对这么多困难。他和我一样喜欢这套衣服,他也喜欢骑着机械路霸拉轰地走在路上,他也想要风剑。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他离开了这片依然热爱的大陆,是像我一样面临升学的压力还是工作太忙了呢,又或者是要全心去照顾妻子和baby。

魔兽已经诞生十二年了,它陪伴着无数人从学生时代到恋爱结婚再到为人父母,它不只是一个游戏,而是我们人生的另一个世界。

我们经历过装等不够没人组队的无助,也曾因为手法不熟被队友谩骂甚至踢出队伍,偶尔还会遇到黑G黑装备的黑心玩家。我们孤独、失落、愤恨,大喊着要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却发现每次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进入游戏,哪怕只是看看角色,和好友聊聊天,围观世界聊天的广告狗和撕逼党,骑着小坐骑走在奥格瑞玛,就已经觉得无比安心和快乐。一切都因为,我们爱自己,爱这个世界。

第一次从悬崖边跳下去期待着会发生什么,等来的果然是跑尸。

第一次发现还能进入水中,甚至还会被淹死。

第一次发现灵魂可以在水面上跑,然后傻乎乎的在水面凌波微步,忘了复活。

因为装备和队员争得面红耳赤,最后却大方地让给对方。

因为失误导致团灭,愧疚地道歉却得到一声声安慰和彼此打气重新再战的鼓舞。

因为弱小被联盟守尸,世界一声呐喊唤出无数伙伴为你而战。

为了给团队带来一顿大餐,苦练烹饪做出盛宴。为了让团队在副本中修装备,苦练工程造出基维斯。为了成为团队的主力MT,苦练手法和技巧独当一面。

这些感动你又怎能忘记?每一个人都可以在这片大陆获得不一样的快乐,成为不一样的人物,体验着酸甜苦辣,经历着喜怒哀乐,这不就是生活的意义吗?

他离开了这片大陆,但他把全部梦想与情感都赋予给了这个兽人战士,并且把使命交给了我,此刻我能感受到这不是一个虚拟的角色,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内心的热血驱使着我留在了这片大陆,将他的生活和我的生活共同演绎下去。

有时候兽人骑着摩托车在路上呼啸,会想起这条路他也陪伴着走过吧。

有时候兽人面对坚不可摧的BOSS,会想起他曾经的永不放弃吧。

有时候兽人坐在长椅上看着夕阳西下,是在怀念他夕阳下奔跑的身影吧。

2016年6月9日,我又坚持了三年,不只是因为一个陌生人的托付,更是因为我深深地爱着这个大陆。没有了追求装备的执念,慢慢地去行走,慢慢地去欣赏,才发现,这个世界比那个世界更安静,更美妙。很庆幸,我的一些朋友们也重新回来了,我们又将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魔兽电影上映了,不论你在何方,记得兽人战士在怀念你。

对了,风剑有了,载人火箭也有了,跟机械路霸一样拉风,速度不快,等你回来了我载着你慢慢地飞行,从空中去感受兽人战士和我一起为你创造的这个新世界。

兄弟,密码没变,常回来看看。

进击的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