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在乎,解释就不会迟到

字数 2841阅读 217

文\周小妖


文\周小妖

12月的兰州,隆重的下起了一场结结实实的大雪,掩盖了整座城市。城市是干干净净的白色,建筑物和马路都被突如其来的大雪覆盖了,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纯洁,看不到瑕疵,美的让人从心底觉得感动

凌晨1点,微乐傻傻的站在有落地窗的阳台下,夜是安静的,微乐也是安静的。安静的夜晚被霓虹灯霸占着,渲染成了安静的五彩缤纷。这么安静的夜晚只有微乐的心在狂妄的叫嚣。

她失眠了,也不是失眠了,只是不想睡,怕睁开眼就在也看不到睡在枕边的人。

从背后看过去,微乐的背影被月光拉的很长,显得有些孤寂,也有些魅惑,好像在等待黑夜的救赎。霓虹灯的斑斑点点透过玻璃洒在微乐的脸上,那些星星点点在微乐面庞上像狂舞的小精灵。

微乐手里夹着一支兰州牌的香烟,烟头忽明忽暗的闪烁着,仿佛她吐出的烟圈都带着无限的忧愁,渐渐地随着空气飘散到不知名的远方。

微乐的思绪飘出去很远,不知道飘在了过去,还是飘在了未来。她和倾城只有过去却不属于未来。

该来的还是会来,该走的还是会走。该发生的总会如期而至。

微乐两年前喜欢上了这个叫倾城的男人,为了去配得上这个男人,她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努力,努力的去赚钱,努力的去提升品味,努力的去够得到倾城所在的高度,就算抵达不了这个男人的高度,至少不用仰视的去看他。

微乐仅是一个小职员,而倾城却是一家公司的主人,对微乐来说这就是她们之间最大的距离。然而倾城在她眼里也变得可望而不可及。

微乐并没有因为身份的悬殊而放弃,她天生就是骄傲的,自信的。对,她不可一世的傲娇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的。

她的这个男人很时尚,微乐为了达到同样的层次,不停的翻各种时尚杂志,了解时尚的前沿。把一些时尚品牌和时尚名词都烂在心里,以至于不要让自己在某些场合显得尴尬。总归微乐只要能缩短他和倾城的距离,都会拼尽全力的付出。

倾城不知道在她的生活里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是男友,还是暧昧不清的朋友。其实,有时候微乐自己都不能清楚的给这个男人一个定位。

倾城说他不喜欢被女人纠缠,不喜欢女人24小时不间断的来电。他说,女人很麻烦,不喜欢像八爪鱼一样的缠在身上,不喜欢像妖精的尾巴紧紧的跟在后面。

这样的倾城不是说他不喜欢微乐,只是他更喜欢两个人给彼此足够的空间,让彼此不会因为相处太久而开始窒息。

因为微乐的不纠缠,所以他们才会在一起。是的,微乐是不纠缠的。也许倾城三五天不联系她,即便是很想念倾城,她也照样会阻止那一分钟的冲动,不去拨通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微乐始终是压抑的,压抑自己想那个男人的心脏,压抑自己爱那个男人的脉搏。

她辛苦的爱着这个不受约束的男人。微乐因为爱他,才会放任他遨游。微乐很清楚的知道,倾城就是一匹草原上的野马,无人能牵制住他的缰绳。

倾城对她是不解释的,不解释他的晚归,不解释他的不回信息,不解释他与那个混血女孩。

微乐不是卑贱,只是被倾城的爱绑架了。也许大多时候微乐还是开心的吧,所以才会认真的留在倾城的身边。哪怕有的是伤害也觉得没有辜负命运的相遇。

因为微乐遇到了他,遇到了倾城,遇到了这个男人,微乐就已经是在劫难逃了。逃不过有爱情的下雪天,逃不过命运的转折。不管是忍受还是享受都是生活赠予微乐的,微乐也只能让这种折磨在身体里肆意生长。

她们的爱是自由的,也是热烈的。自由的有时候很长时间都不知道对方在哪里,热烈的时候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冬天的寒冷都分不开她们。

微乐在没有倾城的夜里,偷偷的不知道流了多少次眼泪,也许把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光了吧。

每次在要放弃的时候却都因为那个男人的一句话,就重新沦陷在爱的漩涡里。

微乐以为她可以这样一直爱下去,哪怕会夹杂小小的隐忍。只要身边有那个叫倾城的男人就是幸福。

直到那一天的偶遇,打破了所有微乐以为的平静。

她原本打算去她和倾城常去的那家咖啡店带一杯咖啡回办公室。远远的她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觉得有点像倾城的身影,可是,倾城这个时间不应该是在公司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也许只是背影有点像而已吧。

心里不停的嘀咕着,脚却不听使唤的往那个方向走去。走近了,也看清了。她没有看错,对啊,倾城之于她是那么熟悉的人,怎么可能认错。

微乐站在离倾城不远不近的地方,正好能看得清楚他的表情。微乐看着他,他也看着微乐,他没有开口跟微乐说话。微乐看到他看那个混血女孩的眼神是怜惜的。虽然她并不知道那个混血女孩是谁,他们又是什么关系,反正这些是倾城没有跟她提起过的。

微乐疑惑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开口叫倾城。微乐期盼的去看他的眼神,他的眼神透着冷淡与不屑。

然而微乐转身了, 没有去惊扰他们,当然倾城也没有叫住微乐,她不知道要走向哪里,总之走了很远很远。

手里握着的手机也一直没有动静,哪怕连一条信息都没有。她在等他的解释,是的,只要一个解释她就可以原谅她。

从天明等到天黑依然没有等到一句抱歉,微乐终于没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吸了吸鼻子,裹紧自己,汇入人流往回家的方向走。

夜就这样安静的在霓虹灯的陪伴下消失了,微乐一夜无眠,只是安静的爬在床上与黑夜作伴。

微乐快速的从床上起来,照了照镜子,眼泪被风干在脸庞上,这是唯一留下的痕迹。

她比任何时候都认真的打扮了自己,化了淡淡的妆,看起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微乐去公司申请外派,一切都很顺利,原本之前就被提出公司外派,因为不想离开倾城便搁置了。

也许就这样吧,连再见都省去说了。以这种方式离开,在完美不过了。

机票是第二天的,微乐回家了收拾了东西,因为去的比较久能带的都打包了。

收拾完东西就剩下告别了,都挨个打电话告诉了下,好像落下了谁,嗯,落下了倾城。这是唯一要告别却还没有告别的人。

微乐拨通了倾城的电话,只是想和他吃一顿晚餐,但是微乐没有告诉他这是他们最后的晚餐。当然微乐也没有告诉倾城她要离开。

一顿饭在无声无息中结束了,谁也没有提起那天的事。可惜,不提并不代表这件事就已经谢幕了。也许刚刚开始,也许被带进了坟墓。

微乐去了倾城家,微乐还有些东西落在了那里,即便那些东西不要了,微乐也要自己把它清理干净。既然要走就不留多余的后顾之忧吧。

等微乐清理完东西,倾城已经睡着了。微乐看着他安静的睡容有点发呆,多看一会吧,也许以后再也看不到了,睡着的倾城都是这么迷人。

微乐走到有落地窗的阳台下看这个安静的城市,与这个城市也来个告别吧。

微乐掐灭了烟头,在倾城的额头上留下轻轻的吻。

默默的道了声,倾城,再见……再不见,安好。

微乐放下了钥匙,她曾经一度以为她就是这把钥匙的主人。只可惜,时光这般美好,却与她擦身而过了。

微乐没有让任何人送她去机场,她受不了那种分别的场面。一个人独自走在路上,收到了倾城发过来的信息,迟到的解释。

也许在乎,解释就不会来的这么晚。

混血女孩是特别好哥们的妹妹,因为他的那个哥们出意外了,托付给他照顾妹妹。

微乐抽出了手机卡随手丢进旁边的垃圾桶,就算是对过去彻底的告别吧。

命运让我们错过那就错过吧,即便知道了事情原有的模样又能怎样,又能改变什么。在这段感情里没有谁对谁错,对的是他们相遇了,错的是没有一起走到路的尽头。

微乐乘坐了可以带她去远方的航班离开了。

倾城欠微乐的一句“对不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