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李莫愁

海外徒闻更九州 他生未卜此生休 空闻虎旅传宵柝 无复鸡人报晓筹 此日六军同驻马 当时七夕笑牵牛 如何四纪为天子 不及卢家有莫愁 这首李商隐的《马嵬》大概是“莫愁”这个名字为人们所知道的原因之一,莫愁女相传是战国时楚国著名的歌舞家,和屈原宋玉等人都有交往。当然,古往今来,虚幻现实,还有许多我们熟知的名叫莫愁的人,而这些人的名字中,有一个凄美可叹的名字叫李莫愁。 李莫愁是金庸武侠小说《神雕侠侣》中的人物,是古墓派第三代传人,女主角小龙女的师姐,小说第一章“风月无情”就是以她的故事展开的。李莫愁是整部小说中极重要的一个角色,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无非是她和“陆郎”陆展元的相爱相杀。李莫愁外号“赤练仙子”在一般人眼中,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而她受的伤害又有几人能够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从那次相逢说起 李莫愁第一次离开古墓,来到天南大理,在那儿,她遇到了陆展元,这个改变她一生的男人。他们自此相识,相知、相恋——李莫愁并不是一个可以心如止水的人,此时爱上一个人自是将古墓派那些清规全都抛之脑后,用自己全部的心思爱着她的陆郎。不得不说,李莫愁是个勇敢的人,她敢爱,当她爱上陆展元,她便敢于用自己全部的心意爱他,对他好。这世上就是有一种人,他们对爱情痴迷,会用一生去堵爱情,堵赢了,就会收获美妙的爱情,美好的人生,可是,如果堵输了,就要承受别人无法想像甚至无法理解的痛苦,这痛苦甚至会持续一生的时间。李莫愁无疑就是这样的人,而且,她堵输了。在她和陆展元之间出现了第三个人——何沅君。何沅君的出现是李莫愁的噩梦,陆展元的移情别恋让她承受了莫大的痛苦,但李莫愁就是李莫愁,她不但敢爱还敢恨,对陆展元发自心底的爱转变成了深入骨髓的恨她发誓要将二人挫骨扬灰,这句一般人只是说说而已的狠话李莫愁却真的做到了。陆展元因病去世,何沅君殉情自尽,得知消息的李莫愁挖出二人的尸骨烧成骨灰,一洒在东海,一洒在华山,让二人永世不得相见。表面看,李莫愁的确太狠了,狠得可怕,可这狠来源于哪里?它来源于恨,而恨又自何而来?是爱。有人说,李莫愁对陆展元并不是爱,而是占有欲,其实不然,若是不爱,何谈占有;既想占有,怎会不爱。只不过,这样的爱也许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爱得太深有时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更何况她爱上的是一个和她不同的人的时候,这样的爱就会伤害到别人,更会伤害到自己。我只想说,其实李莫愁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坏人,她只是性情比较怪罢了。李莫愁没遇到陆展元之前她也只不过是个天真的小女孩儿,对外面的世界充满期待,对爱情充满幻想和渴望,陆展元也许正好满足了她的幻想,是以,她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爱到恨,爱到痛,爱到心碎。《神雕》 中有一首词总领全篇,那便是元代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这阕词的标题说出来也许不够响亮,但它的上半片却可以说是家喻户晓“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这阕词传诵至今已有近千年,它之所以为人们所传诵,不仅是因为它对万千痴儿女世代追寻的所谓爱情慨叹万千引发共鸣,同时也是因为其首句开篇即发问,问情是何物,一个极简单又极复杂的问题,引发世世代代有情之人无尽的思索与追问。其实,与其说这阕词贯穿全文,倒不如说它是贯穿了李莫愁的一生,从她第一次出场,到最后葬身火海,皆是这一曲幽词渲染着无限的爱与怨。与主角杨、龙二人地老天荒的爱情形成鲜明对比的陆、李二人以他们独特的方式为我们演绎了一场可泣可叹的爱情,这场故事的两个主角一个是“女魔头”,一个是“负心汉”,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到那个人,结果可想而知。到底是谁的错我们无从评定,也并不重要,爱情本无对错。能看透的人才能活得好,而李莫愁又恰好并非是个能看透的人。 回到那个问题,爱还是不爱。其实书中的很多处描写都足以证明——李莫愁爱着陆展元,而且这份爱未曾停止。李莫愁大闹陆、何二人婚礼,被人制住后,定下十年之约,她虽然这样说,但她真的会杀陆展元吗?陆展元并非死于她之手,她也不可能杀陆展元,但陆展元却死了,死在了何沅君怀里,死后二人还葬在一起,李莫愁的心空了,她本想十年之后再去找陆展元也许可以赢回“陆郎”的心,但现下却彻底没了可能,最后的希望已然破灭,那些美好的幻想最终也只是幻想,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对陆展元的爱,失去爱人的痛,对背叛的恨,这些交杂在一起,那种纠结,那种无助,让这个曾经对一切有着美好幻想的小女孩儿变成了杀人魔头,变成了“赤练仙子”李莫愁。 李莫愁开始变得孤傲、冷漠,其实,在这些表象之下,她心底的那份温存,那份爱并不曾失去。 杨过小龙女练功被扰,小龙女走火入魔危在旦夕,李莫愁却恰在此时功入古墓,当她看出了杨、龙二人之间的感情时,她羡慕、嫉妒,但并没有恨,那是她自小最疼爱的师妹,李莫愁不但不恨她,而且要帮她。祖师婆林朝英曾立下门规“凡是传她衣钵的古墓派弟子拜师时比发下重誓,今生今世不得下终南山一步。”这看似不通情理的“铁律”是林朝英在被王重阳重重地上了心之后为保护自己门人不再受男人欺骗的无奈之举。小龙女不能离开古墓,断龙石一旦放下,杨过就要永远和姑姑分开,这一瞬间他选择了留下来;面对李莫愁的威胁,杨过选择保护他姑姑,李莫愁很欣慰,杨过的行为不仅证明了小龙女并没有和她师姐一样爱错了人,同时也为小龙女破了不能下山的誓言——林朝英在留下门规的同时也留下了破解之法——如果有一个男子可以为了她愿意付出自己的性命,那这誓言也就破了,但前提是那男子不能知道内情。李莫愁帮小龙女当然不仅是为了玉女心经,师妹能找到一个好归宿,她当然开心,当她看到杨、龙二人相对视时既坚定又温柔的眼神时她大概也想起了那个她注定痴恋一生的人。 襄阳城外,李莫愁从杨、龙二人手中抢走了刚出生的郭襄——她误认为郭襄是二人的女儿,想以此要挟二人交出玉女心经。后来小龙女出走,杨过中毒,郭襄就落到了李莫愁手中,得知此消息的黄蓉心急如焚——在一般人眼中,李莫愁恐怕是个再危险不过的人了。可见,世人对李莫愁的偏见又多重,其实她哪里有半分要伤害这孩子的意思,她自己还是个女儿身,哪里会带孩子,但她面对孩子的哭闹叫喊虽然起初有些厌烦,不过她心中那天生的母性让她渐渐地爱上了这个过程。从此,人们总是会看到这样一幅画面:一个身穿紫色道袍,相貌美艳的道姑怀中抱着一个婴儿,有时孩子饿得哭闹,她便将手指放到孩子口中,当看到此时她脸上的笑容那样美好,那样安静,那样温柔,我们大概会想,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她吧、她是否在想着把这个孩子抚养长大,是否在想,如果她和陆展元在一起,孩子应该不止这么大了吧。 绝情谷中,李莫愁身中情花剧毒,却亲手杀了世上唯一能解此毒的天竺僧——这也许就是李莫愁的可恨之处吧,不过,可恨的她岂不是更可怜吗?众叛亲离,徒弟洪凌波为她所杀,唯一愿意助她的公孙止也弃她而去,武家父子要杀她;程英、陆无双也要杀她,她本已决心等死,而众人却又转而去救火,将她穴道点住,她遍身中情花之毒,此时毒性发作,她眼见杨过小龙女二人并肩走过,一个英俊潇洒,一个美若天仙,不知怎地、竟将一个看作了自己深爱的陆展元,而另一个是他妻子何沅君,她的心好痛,“我好痛,快救救我!”李莫愁何等孤傲之人,平生又有几次向人低头,此时这几句话显然是对眼前的“陆展元”说的——此时此地,此情此景、这句话何等让人悲凉与可叹。很多人说她罪有应得,没错,她是做了很多坏事,但她也着实可怜,连金老都特意为她安排了这样一个结局。李莫愁痛入脏腑,此时亦是心念俱灰一心求死,她身子一扑撞向武敦儒手中长剑,小武本一心杀她,但此时被她一吓,剑本能地向后一缩,李莫愁扑了个空,一个没站稳跌下山坡,跌入绝情谷熊熊大火之中。众人赶忙追下来,只见火舌飞舞间,李莫愁竟又站了起来,而众人耳中又听到了她唱的那一曲幽词“问世间,情是何物……”直至已看不见她的身影,那歌声却仍如游丝般久久不能断绝。在场众人多半恨她之狠,但仔细思之,其实她本心不坏,只因误入情障,为情所困,不能自拔以致走火入魔,此时落得如此下场,也无不感慨。黄蓉虽深恶李莫愁但念及她对郭襄仍有月余养护之恩,于是拿起襄儿的小手儿向火中拜了几拜。火海葬身,香消玉殒,这也许是李莫愁最后的结局了,她身中情花毒,若不是一直爱着陆展元又怎会心如刀绞甚至出现幻觉,她一生为情所困,本质却不坏,与其让她死于众人之手,倒不如让绝情谷中绝情之人放的这一把绝情之火了解这红尘中的一段痴恋。 李莫愁是个敢爱敢恨的人,同时她也是个爱纠结的人。陆展元成亲后,李莫愁曾一怒之下烧了沅江上数十艘货船,只因他们沾了个“沅”字;她杀了何老拳师一家,只因他姓何。一般人从这两件事中看到的是李莫愁的狠毒,但换个角度想,她既然有如此高的武功又杀了那么多人,那她为什么不杀陆展元?不杀何沅君?原因很简单——她心里一直爱着她的陆郎,不管到了何时,她都不愿意伤害他,而何沅君是他妻子,要杀何沅君就得先过陆展元这关,李莫愁纠结住了,她心中的恨无法排解,实在无法,就只能用这种方式泄愤,包括杀人和将二人挫骨扬灰。 李莫愁的一生短暂而凄美,敢爱却爱得痛苦,敢恨却又恨不到底。一生徘徊于爱恨之间,想解脱却又不能解脱,她的爱很纯净,很彻底,却不易被人接受。 有一种爱久萦心头,有一种爱再难回首。有一种爱痛彻心扉,有一种爱叫李莫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