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间,唯情债难偿

文/ 友不旧


相比于很多经历丰富的人,我实在是一个生活密度很小的人。循规蹈矩的,人生到现在最出格的作为,想来想去也就个高中时候24小时的离家出走和会考时理直气壮地交了一个白卷。

除此之外,大体都是正常的,秉承着理性人原则,没有大差错,也没有大建树。

而这也直接导致我对背弃主流的无限向往,无论是人、事件,或者经历。

如果有跟我说你名校毕业年薪百万,我大概不会有太多兴趣去听。但如果是放弃名校offer,飞到非洲原始部落去做神父这种事,我是会两眼放光追问不停的。

这些年,也陆续遇到过一些,精彩的故事。记录下来,权当是对平凡生活的一份装点。

1.

西林,是一只周身黝黑两眼放着绿光的猫,她的主人说,给她取名西林,是因为曾经和爱人约定,两人以后的孩子,男生就叫阿莫,女生就叫西林。

这是我在很多个故事中都听到过的桥段,不知为何,情人们总会对起名字这件事情有独钟,仿佛定下了名字,就能定下两人牵扯一生的缘分一样。

说起这只猫,东西方文明,都对通体漆黑的猫有所寄托,有的说黑猫的眼睛就是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有的说黑猫不吉。

当初选择养下西林的时候,姑娘也没有刻意选择,只是觉得这猫亲她,眼神炯炯,印出了自己的影子,心里欢喜,就带回了家。异国他乡,一人一猫,相伴相惜。

西林一路长大,都是极受宠爱的,姑娘本就是温柔性格,能吧生活照料得很好,自然,对这只寄托情感的小宠物,也是事无巨细。

2.

说了这么多关于猫的事,扯得有点远了。

这并不是个关于猫和女孩的灵异故事,只是后来听姑娘说自己时常梦魇,啜泣醒来,只有西林入梦时,才不会这样。

我们便猜,可能是这猫能感知主人的煎熬,主动入了她的梦,化身作屏障,护她周全。

心绪不定,夜夜梦魇的事我是没有经历过的,我原先想可能是姑娘学艺术和考古的职业情节,这样,才能显示出与俗世格格不入之处吧。

直到后来有一天,我们机缘巧合遇到了一位有些道行的盲算子。

老人问明来意,就说,我先给你把把脉吧。过儿片刻,老人便说腰间旧疾和梦魇的事,姑娘惊得顿了顿。我一看,这是被说中了啊,这啥都没问搭了搭脉啊,真的遇到半仙了?

之后明显是对老人有了信任,她倾身向前,询问自己的睡眠问题和化解的办法,说这事已经困扰她好几个月了。

老人家问了些基本年龄属相类的基本信息,不紧不慢地说,你这几个月有什么重大的改变吗,搬家啊之类的。

姑娘又是一惊,神了,两个月前才搬的家。

老人也没有拖沓,就说问题就出在新搬的这个地方上了,你现在住的地方,不对。

两人又一阵一来一回的你问我答,才发现,原来这个女孩子,又搬回了跟前男友合租的房子,前男友正是现在的室友。

我听得一阵糊涂,姑娘已经记好了老人的电话,约定次日来接老人去住处看看,盼能得高人助力化解掉自己的问题。

3.

从老人那离开,姑娘的话匣子就收不住了。

她说:“这个老人家真的神了。我这个腰,两年前从马上摔下来过,当场就晕过去了,之后在医院躺了一个月,才出院的。仔细想想,从那以后,好像我的运气就一直很差了。”

我相当震惊,虽然认识一年多,但她从来都没有提过这件往事:“两年前,你是在国内的时候坠马的吗,你怎么都没提过。”

她拉着我,边走边说:“在法国啊,跟朋友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摔的,那时候我们还没认识呢。真的不想说,要不是这个老人家提起来,我都没怎么往那里想。”

“那你一个人在外留学,受了这么重的伤要怎么办啊,你父母过来这边照顾你吗?”我一时觉得很窒息,不敢想象这种事是在身边真实发生的,感觉是一个无法解决的困境,她却真实地经历过。

“没有,我爸妈没来.....” 她顿了顿,似乎在犹豫,我因为太聚精会神听她讲话,脚下一空,差点在摔在地铁站的台阶上。

幸好被她一把拉住,才没有扑街。她的手很冷,可能是回想起一些伤心的过往的缘故吧,也可能是被刚刚老人句句精准的推算给吓到了也不一定。

她拉着我的手,像是小小下了决心,说道:“其实,当时一个多月,都是我前男友在医院照顾我,直到我出院。”

我再一次不淡定了:“我去,真的假的!简直无法想象啊。” 因为从前有家人住过院,我深知照顾一个没有自理能力的病人的繁杂事物和辛苦,寻常都是几人轮班或者搭配护工,没有见过能一个人承担的。

另一方面,以我对男朋友的理解,断没有亲密到这个程度。这种生死病痛,在我的潜意识里是只能由父母至亲陪着一起承担的,旁的人,是不能够的。

她大概也想起了那段不易的生活,说:“真的都是他一个人在照顾我,那时候我动都不能动,还连着尿管.....很辛苦的”她停了停继续道:“想想真的挺感谢他的,那段时间什么都没有做,就在医院照顾我。”

我本能是不敢相信的,但是转念一想,当时情况紧急,也只有他可以在医院,跟医生沟通,去照顾她。就算是父母临时办签证赶来,也得是半个月以后的事了。

很多事情,想象起来如一座大山一样,挡在前路,让人深感无力,无论如何也是搬不走这座山的。但往往遇上了,也就自然而然了起来,虽说艰难辛苦,但总还是能过去的坎。

4.

她还在说着一些当时的小事,我在她对面,看着她,默默听着。

等我回味过来,脱口而出:“这种情分,实在难得,他曾经为你付出到这个地步,这是你欠下的债啊。”

她说:“是真的。”

我看她也不忌讳聊前男友,便把心中的不解都抛出来:“那既然对你这么好,为什么你们要分手啊,还有为什么,你现在又搬去跟他一起合租。”

我没有看她,自顾自在脑海中在盘算着各种分手的可能,想着这种情况我要劝分还是要劝和好。

“我跟你说你别说出去啊,”我一听这话就来劲,回她:“你尽管放心,我们有没有重合的朋友圈,跟他有关的我只认识你啊。”

随后从她口中说出的那几个字,当真是没有辜负我的兴致勃勃。

她说:“他结婚了。”

我心中一紧,这是什么桥段?昔日恩爱情深却惨遭抛弃?连忙问她:“什么时候的事啊?在哪里结的,国内还是国外,我去,这学都没上完就结婚了?”

她继续说:“他那也是假结婚,女方是他从小一直暗恋的女生,未婚先孕,孩子生下来要户口,所以就找了我前男友登记结婚。他俩只领了证,没有办任何婚礼,女方父母是知情的,我前男友的父母一点都不知道......”

“what????” 无语这件事真实地在我身上上演,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这个情节,真的比电视剧还精彩啊。”

她说:“我住过去,也是因为我自己租的房子离学校太远了,他那边正好空出一个房间,我就搬过去了。”

“那你们平时怎么相处,不尴尬吗?”这种关系的复杂程度已经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

“没有啊,我们就是好朋友一样啊,有时候我放学会去晚了,他还会把饭做好等我回去。”她并没有半分不自在,坦坦荡荡地跟我说着她和一个已经和别人结婚了的昔日爱人的同租生活。

“我理解不了,我觉得太不合适了啊。你又说你们不会复合,这就很奇怪啊。” 话说出口,惊觉有些直接刺耳,便赶紧补救:“我跟你讲,大师说的你这个家搬得不对,大概也有这个原因的。”

她看了看我,不知道是问我,还是问自己:“是吗,这样确实是不太好吧。”

5.

故事情节,大致到这儿就结束了。

我不知道怎么捅她进一步谈论,这几年在各种故事中穿梭让我学会了一件事,不要去轻易评价或劝说别人。

一你不知道别人故事里的细枝末节和导致她做了那个看起来不太正确的所有原因,二是,别人劝我的时候,我也多半是听不进去的。

不知道,后来老人家上门时,是否给这剪不断理还乱的两人一些提点,又是否真的化解掉了姑娘夜不能寐的困扰。

我总觉得,没那么容易。

心病还得心药医,这感情中盘根错节的心思,和放不下的情债孽缘,如心魔一般久久缠着姑娘,离那人近一步,这魔就更猖狂一分,想要睡得安稳,又谈何容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6年快过年的前不久一个朋友送了两张学习卡,为了不让费才开始在这附近寻找学习班,这个学校在大宝上幼儿园时我有想过让...
    黄罗海燕阅读 38评论 0 1
  • 以前在少不更事时,觉得父母就是山,呵护着我们成长。慢慢自懂事起,读懂了父母的不易。随着年岁的慢慢长大,为人父母后,...
    自在歌者阅读 54评论 0 3
  • 亚利桑那州号称峡谷之州。我们去的西峡Grand Canyon West并不是国家公园,而是印第安乎拉派 (Hual...
    Karen王妍阅读 278评论 2 7
  • 夏天的雨居然学会了缠绵 从白天的凶猛到夜晚的温柔不停歇 我不知道我是渴望黎明的曙光 还是继续着今夜的滴滴答答 我不...
    孤诣的花田半亩阅读 113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