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是美丽的银河23

字数 9128阅读 16

目录

22

23期中考和家长会

绿荷发现旅行到底是治愈繁琐生活的良药,周五的不快已荡然无存,周一马上投入了工作中。

她开始整顿卫生,先是做思想工作,她和学生讲:教室卫生还是要保持干净的,你们家里干不干净我不管,但是教室是公共场所,既然是公共场所,你们就得保持地面干净整洁虽然我自己不爱搞卫生。

你们以后都要成家,我想家里的卫生也是要做的,除非你很有钱,请保姆,但是万一请不起呢?

退一万步讲,即使你不在意卫生

首先是体育节开幕式,既广播操比赛。几个班的学生站在操场上,齐刷刷的做起了广播操,绿荷看着她们,精神百倍,意气风发。心里好笑,看来平时做操都是甩甩胳膊抖抖腿,被迫的,想想自己当初也是,谁愿意认认真真的做操了。

接下去就是考试,一天三门,三天十门,绿荷真的无比佩服孩子们,现在的自己再也做不到像她们那样这么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了,出去教研活动,停一天课就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了。

一大早,歆妤还没到,陈琛来找她:绿老师。

恩。

像周五傍晚,悦冰这样,真的不好,今天她们有人知道她告状了,班上会有人排挤她。

噢!我知道了,陈琛,谢谢你,谢谢你关心同学。

歆妤来了,绿荷迫不及待的和她讲了悦冰的事:歆妤,我周五和她们一起聊天,聊班级的事,不过悦冰,这个率真的孩子,直接说了别人的坏话,导致说今天有人排挤她。我以后是不是找人了解班级情况的事该单独聊比较好。

恩,找人了解情况要一对一的。

歆妤,我觉得悦冰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小孩,她那时候是主动竞选卫生委员的,原来初中的时候当过班长。

恩,初中生和高中生不一样了,初中生的时候管理可能用“凶”还压的下去,但是高中毕竟孩子们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

恩。

绿荷监考生物,虽然欧阳老师已经在全校广播里做过考前总动员,但是绿荷照例会在考前说几句:虽然我相信大家不会作弊,但是我话还是要说的,如果一经发现,会报告给欧阳老师,学校对于作弊处理起来还是很严格的。再说,考试是对前期知识能力的检测,不是单纯为了分数,如果你作弊,只能是自欺欺人而已,欺骗老师欺骗家长,骗的了一时,骗不了一生,高考的时候你还能作弊吗?

虽然绿荷心里在想:自己高考那年,明明是有同学是作弊的。这就是绿荷对社会失望的原因,从高中开始,到大学,她看到了那些会作弊,会溜须拍马的人反而左右逢源。所以小小年纪就说出“不正直的人反而当官当领导,如何是好”的言论。

其实绿荷最讨厌监考了,无聊的坐在那里那么长时间,不能批卷,不能看书,什么都不能干,只能空想社会主义,不过,现在好了,有手机了。绿荷会把手机打开放讲台上,然后站在讲台前,看电子小说,这样比较隐蔽,也符合威老师制定的“监考老师不能坐”的规定。

叮铃铃,收卷了,绿荷看到讲台前的2班的刘伟还在动笔,就提醒他:该交卷了。

老师,我选择题抄错了。

全抄错了吗?

是的。

绿荷看到他把已经写好的选择题全部划掉,正在重新抄,而他的手在搜搜发抖。绿荷心一软,什么都没有说,就等在他边上,一直等到他写完才收了他的试卷走向考务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后,绿荷对歆妤说:歆妤,刚才考试铃声结束的时候,我给刘伟延迟了很长时间,他说选择题答案抄错了,我知道这样对其他考生不公平,可是我看到他的手在发抖,他肯定很在意这次成绩,你就和他讲一下,下次注意一点,别那么粗心大意。

好的。歆妤说,那一刻歆妤知道了原来绿荷真的是一个有点“傻”的人,她难道没有考虑到刘伟成绩高了,就会导致2班的平均分也会上升吗?

中午,绿荷找了悦冰,把她约到无人的4楼天台。绿荷说:悦冰,老师一直非常的欣赏你,感谢你,因为卫生这一块实在是太烦人的工作了,每天都要管理,其实比班长的职务还重要呢!我知道你正直,公平,热心,但是这样容易遭人误解,这样,下次卫生做的不好,我故意骂你,然后你就找值日生,好好说话,就说“你看,我也是没办法,是老师要我管的”这样是不是会好一些?

恩。悦冰天真的说。

还有,以后在人多的场合不要直言不讳的说有些人做的不好的地方,虽然老师是非常欣赏你的,但是因为人多嘴杂,不免会传出去的,这样对你自己不好,你还是要学会保护自己。

恩。

那你先去吧!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绿荷转身站在平台上眺望远方,天蓝的像是被染过一样,绿荷想:到底怎么了,正直公正却不受欢迎。

第二天中午,绿荷去食堂就餐,很多人已经围在一起吃饭了,绿荷坐下来,穆菁老师在那里说话,绿荷仔细听了之后,吃惊的问:是季娜吗?

是的,我都已经说过了,把桌上的东西都收掉,铅笔盒里的也要收掉,可是我下去的时候,发现她的铅笔盒的盖子上贴着一张很小的数学公式。而且她的铅笔盒是塑料的,是透明的,放在那里很明显的。于是我就收了,给欧阳老师了。

绿荷没有说话,这时候季静用她惯有的声音轻轻地说:可能是糊涂了,如果要作弊,不太会用透明的塑料盒子的。

绿荷一想,有道理。然后想起昨天中午的事,说:有可能的,她是比较迷糊的一个人,昨天下午考政治,媚媚和我来讲,我们班少两个学生,于是我去找,找遍了画室,没人,最后终于在下面的乒乓球室看到她和林帆帆在复习,她们居然以为是1点半考试。

吃完饭,绿荷就匆匆的跑向教导处,“欧阳老师,听说我们班有个同学作弊了,你会怎么处理啊?”“绿荷啊,这样吧,我也不处理了,你去处理吧”“噢,好的,谢谢你,欧阳老师”

绿荷找到媚媚:媚媚,季娜数学考试的时候作弊了,我去问过欧阳老师,他说让我来处理。

欧阳老师怎么这样?媚媚说。

绿荷其实很高兴欧阳老师这样做,于是不以为意,继续说:恩,媚媚,我想问问你怎么处理比较好,数学是零分了,但是我想,学分,你会给她吗?

媚媚说:学分总还是要给的。

噢,好的。绿荷放心了。

然后绿荷跑步来到教室,把季娜叫到外面,温和但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你怎么这么糊涂,考试的时候不可以带东西,强调过多少遍了的,昨天也是,考试时间也会忘掉的。你长大了,做所有事情都要自己上心的。无论怎么样,数学是要做零分处理了,虽然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是也算是给你一个教训。知道了吗?

好的。绿荷看着这个胖乎乎的女生红着脸用往常一样慢条斯理的声音回答。心里无奈的想,怎么会这样迷糊呢?是家里管的太多了?自己的事情不用操心导致的?

关于作弊就这样过去了,绿荷其实很矛盾,去班上讲还是不讲,讲了怕季娜受不了,不讲又怕别的孩子会认为作弊没关系。

但是绿荷最终还是没有公开讲,只是和榴莲讲了,按班规把季娜的常规分扣了。

就这样,作弊风波消失于无形。

……

周一到周三文化课考试,周四上午美术考试,周四晚上家长会。这样的工作节奏,我真的不太受的鸟。四个班的历史试卷,那么多的主观题,我都会提前向欧阳老师打招呼,让他把我的科目排到前面点,这样我就有比较宽裕的时间批卷了,关键是我以为打过一次招呼就好了,事实是我一年要打两次招呼,每次考试都要和他讲一声,他的记性也实在太烂了。批卷也就罢了,关键还要开家长会,那么多的成绩都要弄出来,简直把我们当成超人啊!

我和绿荷都是新手,排成绩不太拿手,还好威老师说让媚媚帮我们排成绩,于是我们学生把成绩全部录入之后,发给了媚媚。

这时一个矛盾产生了,我转辗反侧为此失眠了:

我该怎么办呢?绿荷那么重视成绩,平时测验她都那么在乎,她每次都把考的好的同学进行表扬,记得第一次她把学生家长送给她的月饼和蛋黄酥奖给考的好的学生,第二次她又把学生家长送的山核桃奖给进步大的学生,她还写家校联系本,一本本的写,写30本呢,我都没有做,其实我心亦忐忑,她们班做欧阳老师交代的事情干净利索,每次都比我们班要快,比如收钱,收照片等等,她们班都好了,我们班还拖拉着,我总是说她其实很适合当班主任,布置任务非常快。按理我会有压力,但是我心态好,只能自己调节的,我是这样考虑的,我身体不好,我只有自己注意,如果我像她那样拼命,我会垮掉。她是一个好孩子,办公室里的卫生都是她做的,我知道她是在照顾我的身体,因为我知道她其实也不是一个勤快的人。

期中考,她是不是会更在乎?期中检测,领导可都是看着的,那么她是不是会更在乎以后的成绩?

于是我推心置腹问绿荷:绿荷,要不要把我们班的借读生的成绩去掉?我想,如果把借读生的成绩算进去,那么我们班和你们班的成绩差距就不会拉的太大。

但是,绿荷,你如果从长远考虑的话,其实就该让领导看到,从高一开始你们班和我们班的成绩就是有差距的,所以还是去掉借读生的成绩比较好,我是没关系的,反正一年后这个班级不是我的啦,可能会由王菊来接班,那时候即使有差距,但是不是你的责任了,而是一开始就存在的。如果三年后你能把差距缩小,那就是你的功劳了。

绿荷想歆妤考虑事情怎么这么复杂啊,不过她还是感谢她的好意,但是不屑去这样做,于是她说:就让媚媚按原来的惯例弄好了,她们原来如果去掉就去掉,如果算进去就算进去。

按惯例,她们是算借读生的成绩的。

成绩出来了,平均分基本上持平,绿荷发现季娜的数学成绩并没有按零分处理,她想既然媚媚没有这样做,那就按着媚媚来吧!

但是年级前十绿荷班只有个三个,而且前三名基本上被我们班的女生占据了,不过后十名是我们班的学生多,她们班的成绩是橄榄形分布的,她们班的季娜作弊了,但是居然毫无处分,我觉得欧阳老师有些偏心,不过我向来不以为意,只要我们班不出大事,安安稳稳的让我带过一年我就阿弥陀佛了。

期中考当天结束,当天晚上开家长会,让绿荷手忙脚乱,是啊,早上还上了四节课,中午开了一个考前会议,下午要准备家长会发言稿,还要把学生成绩打印出来给家长看,但又不能全部打印出来,要一个孩子一个孩子的打印,绿荷和歆妤不会,幸亏如画和芝芝帮忙,她们早已驾轻就熟,她们当班主任已经很多年了。

还幸亏有学生呢!

办公室里忙的不可开交,绿荷忙着准备家长会的发言稿,他的周围是几个学生,在帮她弄成绩,江斌是电脑高手,基本上成绩的事绿荷没怎么操心。

胡骑买了面包递给绿荷:老师吃一点吧!绿荷头也没抬的说了声谢谢,把面包塞进了嘴巴。

照例是家长会,绿荷讲成绩之前特意给家长讲了一个笑话:小明拿着期末考试成绩单,战战兢兢的递给老爸。老爸看了一眼:语文1分,数学0分!小明吓得大气不敢出,等着挨揍。老爸放下成绩单,掏出一支烟慢慢的点上,悠悠的说到:明啊,你这偏科有点严重啊?

有些家长被逗笑了,有些家长绿荷看不出她们的所思所想。

绿荷接下来做了一些常规的工作汇报,绿荷一再的对家长做思想工作:希望无论看到自己的孩子成绩怎么样,回家都不要大发雷霆,而应该感同身受的告诉孩子:孩子,我知道你考的不好,也很难受,我们一起看看问题出在哪里?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做?我同事和我讲,她每次去开家长会,孩子被老师批评了,她都会在外面哭一通,然后回家,告诉孩子:这次老师说你哪里哪里有进步,哪里哪里做的好,而这,其实是她编出来的。

其实一考完,所有的孩子都奔我们的办公室问成绩,其实她们个个都很重视成绩,比我们想象的要重视。

其实绿荷并不真正喜欢这种情形,平时冷清的办公室变成了嘈杂的菜市场。她多么希望平时的办公室里会有这么多孩子来问问题多好啊!待考试结束之后,老师办公室立马就是“门前冷落鞍马稀”了。但是她没有说这点。

然后给自己自圆其说:这次我们班考得不是很好,但是我相信我们只是暂时落后了,不是说人生是一次长跑吗?教育需要时间需要契机,我们做老师的和做家长的要耐心的等待,要鼓励他们,鼓励鼓励再鼓励,在9年的学习生涯中,他们在学习中受到的挫折并不少,他们也想考好,她们一次一次的努力,从不放弃,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了,真的很不错。

而我们,不能把自己的焦虑转嫁到她们的身上,其实我们班没考好,我比你们焦虑,比他们焦虑,但是我相信未来她们能考好。

大家都知道一个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俞敏洪,马云,都是高考考了三年的人,他们身上有一股韧劲,一股不服输的精神。

我想“一个不自信的人怎么能有能力,有力量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目标”而她们,还是孩子,她们的自信来自于我们成人的评价,她们有时候还不能恰当的评价自己,如果我们说她们“你懒惰,你自私,你不爱学习”她们就会觉得我就是懒惰的,我就是自私的,我就是不爱学习的。其实很少有人能做到“我偏偏不懒惰,我偏偏不自私”,我们都做不到,让孩子们怎么能做到?

所以我希望我们能更多的表扬他们,鼓励她们,看到她们做的好的马上表扬,强化她们好的行为。

我会陪伴在他们左右,静静的等着她们成长,希望我们能有一个良好的沟通,我希望家长主动和我沟通,QQ、微信、信件都可以,聊聊她们,好的或者不好的,都可以,我会过滤,会选择。而我们作为成人,要做的,就是退后,用我们的合力,用力把她们的人生托举起来。绿荷说着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双手做了托举的动作。

然后拿起桌上的一本书说:对了,如果家长有时间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这本《如何说孩子才肯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书,我也在抽空看,讲的挺好,还有操作方法。

然后是正式进去流程,讲各科成绩,讲班级排名。

任课老师一一分析。

最后,配着《我们都是好孩子》的歌声,绿荷放了一篇网上流传甚广的博文:妈妈,不要对我发火

我还记得,我刚出生的时候,你把我抱在怀里,轻轻地摇晃,

我还记得,我牙牙学语时,你不停地对着我重复,哪怕只是一个字,

我还记得,我蹒跚学步时,你总是张开双臂,对我说,来吧,不要怕,……

你的耐心,让我学会了走路和说话,

现在,我人生之路刚刚起步,

才开始尝试着挣脱你的搀扶,

去探索我周围所有的一切,

我也会失败、摔倒,

妈妈,你为什么突然就变得怒目圆睁、说着刺耳的语言、对着我大叫大嚷。

我出生睁开眼看到你的时候,你是我眼中最美的天使,

你有温柔的眼神、鼓励的表情和无私的希望,

妈妈,你对我发火,是不是告诉我,你那里已不再是我的天堂。

虽然我装得满不在乎,可我真的很想努力做好,我真的很害怕,

我不愿看到你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庞,

我怎样才能让你重新成为我的天使妈妈,

可努力过后,你依然会发火,

因为你需要我完美,

完美得就像那年历中的孩子,可他只是挂在墙上。

我做不到,也很伤心,我一定很让你失望,

虽然你在对我发火时,我装得就像没事儿人一样。

我呆呆地看着你,强忍着眼泪,

不想让你知道,我无数次躲在被窝里,流着眼泪,怀念着我以前天使妈妈的模样。

知道你上班辛苦,可上学未必轻松,

常常是坚持过了冗长的课时,但课间也只能留在原位上,

没完没了地做题目,去那些课外讲堂,无休止地面对那些老师们的说教和撒谎,

假期里只能在家里,享用爷爷奶奶准备的一日三餐,

除了电视和游戏,我只能望着窗外发呆,

可我不能抑制我骨节的生长,和对自立的渴望,

我也想像鸽子一样在外面成群结队、自由自在地飞翔,

可我一直在笼子里,无法舒展翅膀,

而你的呵斥,更让我丧失信心,丧失勇气,丧失尝试的欲望。

妈妈,你能不能回到从前,回到你抱我在怀里时的模样,

人生的道路还很长很长,

我不能保证我不会摔倒、不会失败,不会胆怯、不会迷茫,

妈妈,到那时,你能不能还像小时候教我学走路时一样,

对我说,大胆地走吧,不要怕,别紧张!

绿荷看到很多妈妈感动了。

结束了,照例很多家长和绿荷打招呼,聊孩子。

钱梓禾的爸爸妈妈来了,绿荷很意外,父母同时来的有,不过不太多,这次胡骑的爸爸妈妈也是同时来的。绿荷看到胡骑妈妈的时候简直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开学第一次报到的时候,她穿的比较普通,小小的个子,黑黑的,看上去并不好看。这次来,简直像是明星,黑色短装皮夹克,还精心花了妆,神采飞扬,这让绿荷认识到原来“人靠衣装马靠鞍”啊,她妈妈是为老公而刻意打扮的吗?

钱梓禾爸爸妈妈留了下来,这次她考的不错,鼓励恭喜之余,她们商讨解决的办法,钱梓禾还是爱忘记,做作业还是丢三落四,每天的作业有时候会忘了语文,有时候会忘了地理,有时候会忘了政治,总之还是不能全部做。

恩,钱梓禾妈妈,就这样,以后放学前,我提醒她,把黑板上的作业抄到一个小本子上,回家之后呢,等她做完作业,你就问问她,看看是不是都做完了,或者你不放心,你就帮她对一下。

钱梓禾妈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被钱梓禾的爸爸打断了,“好的,不要说了,只要有了方案就可以了,那我们回去了,谢谢绿老师”

……

最后就剩下一个男子,穿着黑色夹克,戴着黑色玳瑁眼镜,一身休闲的装束,但是气质非凡,帅气年轻,不说别人根本想不到她会有一个读高中的女儿。

他是第一名陈琛的爸爸,他说:其实我们这个班级的孩子,她们进来分数拉开的非常小,所以其实要考到第一名很容易,但是一不小心,考到后面也很容易,所以我很意外,陈琛能考到第一名,我很担心她下次跑到后面去。

绿荷不断地点头,同时也由衷的问:你是怎么教育陈琛的?

我啊,我从小就这样和陈琛说的,你考班级第十名就奖励100元,第9名就200,以此类推。

那么现在是1000元?

是的,还不止,还有年级的奖励呢!

绿荷睁大了她的眼睛。

当然,这是我的办法,值不值得推广我不知道。但是她很懂事,她会用这些钱去给她奶奶买礼物,也会给自己买喜欢的鞋子啊之类的。毕竟这个社会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从小让她接触金钱也是必要的。你想,在一个社区的单位里工作和到一个世界100强的企业里工作,当然是不一样的。

恩恩。绿荷不断地点头,她真的觉得自己的世界太小了,连眼界也是如此的狭小,我压根不知道原来社区工作和世界100强的工作还有差异啊!难道现在我是在被培养吗?先带好班级,学管理?

陈琛爸爸,陈琛真的很优秀,她不仅成绩好,还很大度,第一次考试,我表扬她们考的好的同学,奖励她们月饼,可是分到后来月饼少了一个,我说谁能主动出让,就她主动说,老师,我的让给别人。你真的培养的很好。

恩,陈琛像是我的一个作品。

绿荷笑了:你比喻的太贴切了,陈琛爸爸,你是做什么的?

我吗,是一个摄影公司的。

噢!绿荷想,我老公也很喜欢摄影呢,继续问:那陈琛爸爸,你怎么会让陈琛学美术的啊?

我小时候给她去测过,她画的画,轮廓特别的准,测出来觉得她是画画的料。

还可以测的啊,哪里去测呢?

我去找专门的机构的。绿荷想,难道我的画老爸拿出来过,去测过了,我也是画画有天赋的?

……

绿荷不得不折服,原来可爱优秀幸福的孩子后面一定有一个用心的老爸。

季娜的妈妈一直留到了最后,她红着眼睛和绿荷聊:绿老师,季娜和我讲了她考试的事,她说:绿老师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这么糊涂?我很担心,这个会不会影响她。

恩,季娜妈妈,她的确是个比较迷糊的小孩。恩,考试时间会记错,上课的时候同桌会和她去下五子棋,用笔下的,她也不懂得拒绝,可是同桌的学习成绩是比较优秀的,她不太管的住自己。

恩,我可能是该放手了,总是觉得不放心她,所以很多时候都会替她做主,她爸爸也说她长大了,该让她自己去经历一些事。那考试的事还会有其他处分吗?

季娜妈妈,学校这边我会处理,学分会给她,也不会给她处分,但是你回去还是需要好好教育她一番的。

恩,谢谢绿老师。

没事的。

等忙完一切,回家,已经比较晚了,绿荷一看手机,23点了,两个未接来电,以及短信。于是绿荷拿出包里随身携带的成绩,拨通了夏苏童家长的电话,绿荷想,开家长会之前夏苏童爸爸就问女儿的情况,但是她那时候实在太忙就说等家长会结束再和她们联系,她们肯定是等着的。

电话结束,绿荷真的很心疼夏苏童。

一个小女孩,从初中起就离开家乡,在外求学。她和2班的两个同学合租在学校附近的公寓楼。

考试结束,绿荷看她不开心,就把她找到画室,她哭着说:妈妈会难过的,看到我考这么差。绿荷看着她抽动的肩膀,想抱抱她,终究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的话说了一大堆,夏苏童却说“是我自己不努力,姜玉蘅和蒋微微她们很努力,她们很早就起床了。”姜玉蘅和蒋微微是年级第一第二名。

恩,那平时你们不是一起起来的吗?

她们很早就起床去学校了。

那你下次可不可以和她们一起起床,一起来学校?

恩。

姜玉蘅,绿荷看到她天天愁眉苦脸的对着书本在研究,连下课都是在学习,没有老师说她不努力。

蒋微微,绿荷每次下班之前,都会再去教室看一遍,每次都看到蒋微微一个人在教室里安静的做作业。

谁说现在的孩子不要好,谁说现在的孩子自私,谁说现在的孩子懒惰?

说的人都忘了自己,自己是孩子的时候难道不懒惰吗?难道你们现在就一定很自律了吗?

家长总是看不到孩子的努力,看不到孩子们的感受,把自己对于未来的焦虑压在孩子们稚嫩的肩上,虽然她们已经是高中生了,但是毕竟也是孩子,有孩子在给绿荷的信里说“自己不想长大”。

每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都对一切充满好奇,对世界的一切充满探索的欲望,她们天生有学习的能力与欲望,是什么扼杀了她们求知的欲望?是教育,是应试教育!绿荷很无奈很无奈,真的很无奈,到了高中要改变已经非常非常难了,她们已经对自己有了失望感,有些女生很努力啊,却看不到效果,她们无奈的说:老师,我已经很努力,为什么就考不出好的成绩?

绿荷无言以对啊!

只能心里说:不是你们不聪明,不是你们不努力,是你们没有找到学习的窍门,可是窍门在哪里?

再说,难道人生就真的只有学习一条路吗?

绿荷相信多元智能理论,也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她看过TED的《当前教育体系扼杀创造力》的视频。绿荷觉得真的是太棒了,笑翻天的同时她被一个故事深深地感动了:有一个孩子,她8岁,被老师定义为“多动症”,不过那会是1930年,还没有“多动症”这样的标签,那时候的标签叫“学习障碍症”,老妈带她去看医生,医生听完她妈妈的叙述之后,和孩子说:你在这里呆一会儿,我和你妈去外面聊一会。然后她打开了收音机放出了音乐,医生和妈妈在外面观察,发现8岁的孩子在跳舞。医生对女孩的妈妈说“Gillian没病,她是个舞蹈天才。让她去上舞蹈学校吧。”从此Gillian走上了她该走的道路,后来她考入皇家芭蕾舞学校,成为芭蕾舞女主演,毕业后她成立了自己的公司--Gillian Lynne舞蹈公司,遇到了Andrew Lloyd Weber(注:歌舞剧《猫》的编曲者)。她负责担任过一些极其成功的音乐剧的编舞,她给数以万计的观众带来了艺术享受,她也是个亿万富翁。可是,有人也许曾认为她有多动症命令她“冷静。”

绿荷认为,她当然只是一个特例,至少在追求成功的人们的眼里她是一个耀眼的太阳,会吸引人们去模仿,而对于绿荷而言,关键是Gillian过上了自己喜欢的生活,仅此而已。

看过那篇视频之后,绿荷发现,怎么和自己的教育观点那么多的地方不谋而合啊,难道自己是上天派来拯救教育的?

教育是培养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可是现在的孩子,都已经学会了伪装,学会了如何应付老师和家长。

培养人才的原则是多样化、有活力,有个性。而有活力有个性的孩子恰恰是老师最不喜欢的孩子。弄出那么多事情,烦啊烦死了,还不快快去学习,考出好成绩,让我的业绩更漂亮。大多数老师喜欢不给老师惹麻烦的孩子,而且最好成绩又好,而且成绩呢最好家长能辅导,或者外面报很多班。

老师,这样想这样做,无可厚非,谁不希望自己有一个美妙的前程,老师也是人,还要靠学生的成绩评“特级”还要靠学生的成绩养家糊口呢!

关键是家长一起这样和老师统一战线,才是愚不可及的,而孩子,就这样在两座大山的压迫下变成了小矮人。


2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 33 34期末了 学生不在,挺安静的,快期末了,绿荷和歆妤在写评语,歆妤说写不出来,该怎么写,绞尽脑汁了。绿...
  • 目录 19 20那年——我是班主任 绿荷正在极度不情愿的状态下批着学生的作业,下午是美术课,本来绿荷可以和学生一起...
  • Chapter 1 见过这样的一个世界吗? 广阔的原野上穿行着一列又一列的列车,穿过一重又一重的山和水,白天与黑夜...
  • 小时候养了只小狗,每天放学它都会到路口去接我,日复一日。 可是有一天它吃了老鼠药,我眼睁睁的看着它口吐白沫痛苦的挣...
  • 此时闺女躺在我身边睡得正香,我用手机敲打着文字,记录一些她的成长。她的生活小事,温暖而又美好。 十一假期带她回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