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最绝望的念想,最悲恸的守望,最凄凉的爱情

用时最久的书,都是些零碎时间,矫情又玻璃心的巨蟹座一度想放弃,总算坚持看完了,写下这些感想,是梳理也是心情吧。

从一开始对雪穗和亮司两个人超越同龄孩子的表现的好奇到带着与日俱增的猜测和问题看完全书。没有想象中大结局谜底揭开以及坏人受到惩罚的快感,反而是冷静和满屏的心酸与无奈。


人性的丑陋

有着严重恋童癖的当铺老板桐原洋介,酒吧女出身与当铺伙计松浦勇偷情的老板娘,阴森神秘幽灵般存在的桐原亮司,与《飘》里的斯佳丽如出一辙优雅美丽可恨可恶可怜的西本雪穗,迫于生计出卖肉体并拿年幼女儿做交易的西本文代以及日本泡沫经济的大环境,这一切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每当有进展的时候线索就断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破案,真相被一层一层的掩盖。

一个又一个的人在缜密的思维和圈套下不断的跌进罪恶与死亡的深渊。杀母、弑父、欺骗、陷害、出轨、性暴力在长达19年的时间里,相继让桐原洋介(1973)、西本文代(1973)、寺崎忠夫(1973)、花岗夕子、西口奈江美(1980)、松浦勇(1983)、今枝直巳(1989)、唐泽礼子(1992)等人丧命,同时改变了菊池文彦、秋吉雄一、仓桥香苗、藤村都子、川岛江利子、栗原典子、筱冢一成、筱冢康晴、筱冢美佳、高宫诚等的命运。

看似无辜的桐原洋介为自己的罪恶付出了代价,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当雪穗看着自己的母亲为了生计与多个男人有染,自己也难逃桐原洋介的魔爪,当亮司看着自己的母亲与店员偷情以及父亲因为让人恶心的恋童癖伤害同伴雪穗,他们便开始同样的方式继续伤害任何对他们“不利”的人,罪恶的芽在黑暗里疯狂的生长,开花。

罪恶的源泉不是桐原洋介,不是西本文代,而是贫穷,因为贫穷的逼迫,让西本文代做出了用女儿交易的不齿之事,也正是因为贫穷,才让桐原洋介对雪穗有机可乘,这也是为什么雪穗从小就一种不同于别人的优雅的举止和谈吐,她隐藏真实的自己,她费尽心思想要赚钱要得到名利不过是以此来作为对这个世界的反击。

当然桐原洋介和西本文代或许只是社会大环境下的两个牺牲品或者某种现象的缩影,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亮司和雪穗“以恶制恶”并且继续伸长罪恶的魔爪 。但他们别无选择,因为他们绝望的念想,阴暗的灵魂,冰冷的人生以及凄凉的爱情注定了他们此生只能背负沉重的人生行走在白夜。


一边邪恶,一边正义,一边是爱,一边是罪

亮司说:“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行走。”

雪穗说:“一天当中,太阳有升起时,有下沉时,人生也一样,有白天和黑夜,有的人一辈子都活在太阳照耀下,有的人不得不一直活在漆黑的夜里,人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芒消失。我从来没有生活在太阳底下过,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变成白天,你明白吧,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表面上优雅美丽的雪穗,却也是双手沾满罪恶的恶魔,当然是悲情的童年造就了这样一个她。正因如此她希望所有的光芒都在自己身上,容不得别人比自己好,当筱冢一成喜欢上自己闺蜜川岛江利子而不是她的时候,桐原亮司便不动声色的帮她解决了川岛江利子。当藤村都子在学校散布有关她的事情,当被偷拍的对象不再是她而是藤村都子的时候,桐原亮司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教训”了她,当然被害人由雪穗发现,就这样她成功的将敌人转化成了“朋友”。

桐原亮司神秘又阴暗,没人猜透他甚至了解他,他承受了父亲恶行的后果。因为父亲,因为雪穗,他放弃了自己的一生,在雪穗没有太阳的人生中代替了太阳守护她,为她铲除所有阻碍,让她在白夜中行走。

当然这一切并任由他们为所欲为,十九年没有放弃的警察笹垣润三,正义的富家子弟筱冢一成,以及侦探今枝直巳,为了真相一直在努力,尽管真相晚来了十多年。

不是善恶有报,有的人坏事干尽依然能够长命百岁,有的人好事无数,却英雄气短。只是无论邪恶多端,只要正义不灭,真相永远不会缺席,只是迟到而已。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一开始桐原与雪穗的身份就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东野先生没有在文章中留下任何他们可能在一起的证据,一个是备受瞩目的女神,一个是躲在黑暗中的魔鬼,一个跻身上流社会,一个游走在社会底层,为了掩盖最初杀死桐原洋介和西本文代的证据,他们不断的杀死周围的人,完美的给所有人造成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的假象,亮司躲在暗处替雪穗清理前路,雪穗靠着亮司照亮黑夜前行。“结果,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亮司则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

他们希望在太阳底下手牵手散步,然而在黑暗中的两个人,一到旦见光,那便是末日。在雪穗的店铺“R&Y”(亮司和雪穗)开业当天,亮司为了守护雪穗跳楼自杀,那把小时候曾经剪过纸的剪刀插在胸膛。

命运就是要惩罚犯下如此罪行的两个人,在梦想实现之际,亮司死去了。

“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她在想些什么我们无从知道,只是这人生这爱情步步惊心。这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不能直视,一为二是太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