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客家的过年,童年最开心的记忆

我们客家人管春节为“过年”,是很隆重的,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各种准备工作就已经开始了。农活都已完成了,养好足够的鸡鸭,准备上好的花生油,黄豆,蔬菜。孩子们放假前几天,祠堂里就开始热闹起来了。祠堂的建造依山傍水,门口有一个池塘,里边有各种肥美的鱼。把水放了,把鱼儿打捞上来,用桶,盆,缸什么的盛着准备过年食用。打捞鱼的整个过程,最兴奋的是我们小孩子们,我们早已做好了准备,跃跃欲试了。只等大人们一声令下,纷纷跳进池塘抓鱼,尽管塘水很冷。真难得有那么开心的时候,平时池塘水深,小孩子是不能去玩的,如今水浅了,大人们也需要小孩子帮忙打捞塘鱼了,正是小孩子们大展身手的时候。池塘里,除了有鱼,还有数不清的河蚌,塘虱,黄鳝,田螺什么的,而这些就是小孩子们的最爱了。一脚踩下去,用手摸摸,一个大大的河蚌就抓在手里了。

这个时候,每家都要准备做娘酒了,做一锅满满的糯米饭,用酒曲在拌来拌去。年幼的我总是不明白,米饭为什么会变成香香的娘酒,为什么上边还要盖被子,为什么小孩子不准去看?没有等我弄明白,妈妈已经在做豆腐了,家里的大锅过年是最忙的,做豆腐先是煮一锅打好的豆浆,煮开了晾放一边,等温度到一定时,用盐卤一点一点的下,慢慢的用个碗在上面转圈圈,漂亮的豆腐花就多了起来,惹得朋友使劲吞口水。然后大人把豆腐花倒到平放着的桌子上,用木板压好。大概半天功夫,豆腐就做好了。不过,我到不在乎豆腐做得怎样了,妈妈都会留些豆腐花给家人吃,放一些榨糖,鲜甜可口,我喝到几乎都不用吃饭了。

农历12月25日以后,家家都在打扫卫生了。女人们忙着准备过年拜神的物品,男人们准备添置家里的新东西,小孩则期待着除夕这一天领到新年的红包……

(网络图片)

除夕早上,妈妈早早起来,把准备好的祭品摆好,催促家人起床。吃完早饭,就正式祭祖了。祠堂准备停当,女人叫着小孩,摆放着贡品,男人忙着找各家的孩子,一个一个发红包,孩子们兴高采烈,到处乱串。高兴的叫着大伯,叔叔,阿姨,姑姑,嘴巴甜甜的,到处去哄大人的红包了,或者偷偷聚在一处,看看谁的红包多。妈妈们叫着孩子的名字,抓着给祖宗拜祭,口中念念有词,无非是保佑小孩快快长大,聪明伶俐,孝顺懂事之类的话,男人们也自觉的拜上三下,算是完成一件神圣的事情,然后就聚在一处,谈论一年的见闻,商量来年的打算。

香烧过半,家家都说,可以烧衣纸,放鞭炮了。女孩们大多捂着耳朵,男孩开心地放鞭炮了。祠堂的围墙边,挂着大大小小数不清的炮仗,一瞬间都噼里啪啦响了起来,间杂着男人敲锣打鼓的声音,震耳发聩。最后是由全族人买的超级大炮仗了,轰轰之声如雷震耳,随着最后一声响,祭祖仪式就算结束了。妈妈忙着搬东西回家,小孩子们可以吃贡品了。

(网络图片)

除夕的年夜饭,那是一年中最丰盛的,大人们得很费心费力,鸡鸭鱼肉是必不可少的,酿豆腐,梅菜扣肉、肉丸、蒸鱼干、回锅肉……光看着就饱了,而且,年夜饭都是天还没黑就开始吃。记得那个时候我都不吃饭的,我最爱的就是肉丸,两个筷子串了满满的肉丸,等吃完就饱了。年夜饭吃完后,大人就聊天打牌什么的,小孩都早早睡了。深夜0时,家家在门口挂着鞭炮,准备迎财神,一时间礼花,炮仗,漫天飞舞,热闹极了。

(网络图片)

大年初一,村里大人小孩都早早地起床,一家人一般都呆在家里,或者在村里玩。初二是女人们回娘家的时候,跟妈妈去外婆家,总是抱怨外婆做的菜咸,至于其他的,无非是拿舅舅,姨丈们的红包了,或者跟表兄弟们一起玩,这样的快乐可以一直到元宵节。

过年,是童年最开心的记忆之一,长大了,过年就变成另一种心情了。又是一年过年时,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时间就是那样一年年过去,四季的风景就这样一次次的轮回。来自:老姚博客www.laoyao.or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