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倘若夜华六年后再醒(番外)--女子能顶半边天

番外三----女子能顶半边天

俗话说,女子能顶半边天,可在昆仑虚里头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身为昆仑虚里头唯一一个母的,小狐狸可谓受尽荣宠。煮饭有师兄,功课有师叔,游玩有阿离,撑腰有师傅,别说半边天,这天都叫昆仑虚上下的给她顶完了。但凡她有了什么想要自己做的想法,只能叫疼爱她的师兄们非常和蔼地来一句----一边玩去,别捣乱。

一直一直到,昆仑虚里名义上第一个嫁出去...不是....娶妻的弟子的婚事张罗开,这才有了小狐狸忙,当然,这回不止她忙,整个昆仑虚上下都忙。

第一个娶妻的竟然是最小的公的十六弟子,大师兄表示十分的无奈,只因为家中的母亲又捎来信,问他说你小师弟都娶妻了,你何时给我寻个儿媳.....眼看又是临近年关,年纪不小了的昆仑虚大弟子愁眉不展。

因为这回成亲的男女身份不大一样,所以规模也不一样。不仅仅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更是天族与翼族万万年后的破冰之旅,堪比人间那遭空前的尼克松访华。

“诶,十七,你说什么尼克松访华呢,快去煮茶啊,茶都没了”

一边兴冲冲用自己从话本子里头学来的词汇卖弄那点子不值一提的文化词藻修养,偏巧被他师兄给逮着了个着。此刻非常时期,男的当两个男的用,女的也得当男的用。受尽荣宠的小师妹,这回可算有机会证明自己是个合格的昆仑虚弟子。

从大婚的前半月开始准备不是因为偷懒,只因为这婚期就在半月之后,快要成亲的两个人一刻也不想再多等。这也就苦了昆仑虚一干师兄弟,一个个忙的昏天暗地。

既然要隆重,免不得就要招呼大量客人,既然要周全,免不得考虑细微末节。先是购置碗碟桌筷,再是购置棉被收拾厢房,最后是昆仑虚的大扫除,挑选随手礼与新婚贺礼,手写上千份请柬,还需照常早课,顾念课业,挑选厨子,定好菜谱,歌姬舞姬吟唱助兴曲目舞蹈,甚至于新郎官当日该迈哪只脚....全都考虑在内.........

没有经验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到十七师妹,都没有什么主意,师傅师叔更是一问三不知,三问九摇头,不知道,没听过,这是做什么的...堪称问答三连。

全体动员大会,却唯独缺了还没成婚的新婚夫妇身影...花前月下,含情脉脉,甩手掌柜当的那叫一个轻快,多亏昆仑虚弟子都是实诚的好孩子,没有半点怨言,甚至还希望子澜快些嫁出去,破一破这昆仑虚都是断袖的传言。这一嫁可谓没有过,还有大功。

噼里啪啦,当里隆冬,这半月一闪而过,一直到新婚前日,大师兄将请柬都发了个干净,二师兄到六师兄负责的桌椅板凳,碗碟瓢勺都一尘不染,干净如新...呸,本来就是新的!小师叔负责的是请柬题词----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愿天族与翼族百世交好。

哎,写的这文绉绉的,还被小狐狸嫌弃写的什么玩意....敢怒不敢言的昆仑虚师叔只是笑着巴结。

终于有事干的小狐狸这回负责菜谱与歌舞,这些可都是她拿手的,也是最清闲的差事。

师傅呢?

唔.....师傅作为昆仑虚的大主子自然就是云淡风轻地笑着...给弟子们上早课....晚课....看着他们一个个哈欠连天只是笑而不语,看着他们一个个昏昏欲睡,只是偶尔轻咳,看着他们一个个伏桌而眠,只是....哼......拿昆仑虚的小师叔开刀,杀一儆百。

起高楼,宴宾客,灯火通明熙熙攘攘,热闹了三日有余。掌战司乐的战神亲自抚琴,本想上去领舞的昆仑虚小师妹一把被昆仑虚的小师叔拽住。

“你拽我做什么?”

“手抽筋.....”

一问一答惹来旁人意味深长的眼光,只叹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因为小狐狸随后就说,容易抽筋是因为挑食,错过上场时机,毫不留情地踩了师叔一脚后又气呼呼地给他夹了一大把香菜,顺带还给阿离也夹了一大把......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小阿离欲哭无泪。

三天三夜的婚宴酒席终是散了场,新郎官就这么入赘去了翼族,一个个七八尺高的汉子哭成了泪人,还是十七一语破了这氛围

“他这是成亲当上门女婿,又不是生死离别,师兄你们做什么”

“什么上门女婿....十七你....”

看见小师叔来者不善的眼神,虽然才成了亲,却还是归昆仑虚管的小十六语气渐低。

“我什么?”

“你有时说话还挺有主见”

“哈哈哈,子澜你终于长眼了,这些年我没少罩着你啊,终于开窍了....”

杯盘狼藉,都已经连轴忙了半月的昆仑虚弟子目送师傅回房后,无力收拾碗筷,全都瘫倒在桌椅板凳上,动弹不得,不多久就传来一阵阵鼾声,平日没怎么干过苦力活,前五万年都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夜华君更是累的够呛,靠墙坐着,昏昏欲睡。

抱着阿离回了房,一直有任务却一直很轻松的白浅一点不累,甚至还很有精神。很是体贴地将碗筷收拾好,即使尽量不发出声响,那细微的声色还是惊动了她曾经的夫君或者未来的夫君。

“浅浅,你先放着吧,等会我来”

对着他迷离恍惚的眼,小狐狸笑得温婉可人儿,摇摇头,只尽心尽责地收着碗筷。

“你先坐着,我不累”

青丘向来是自己的事自己做,凡事不怎么靠仙术,更没有丫鬟仙娥一说,昆仑虚亦是如此,麻利地收了一桌又一桌的碗筷,小狐狸这回手是真的抽筋了。

甩了甩胳膊,没有那么娇贵的白浅好了又开始接着收拾,一直忙活了一炷香时辰才打理完这个风卷残云的战场。

等到她收拾好回来大殿时,师叔坐着靠墙睡着了,大师兄趴在桌上睡着了,二师兄也是,三师兄和五师兄躺在藤椅上,七师兄伏在板凳上,更有十一师兄直接趴在窗上就睡着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没有一个是清醒的。

作为女子,终于体会到此刻自己无与伦比的重要性。

怕她十一师兄受寒着凉,仔细推醒他再扶着他出了殿门。剩下的再一个个依法炮制。到最后将她大师兄也给推醒,大殿内又一次只剩下她同她师叔。小狐狸也不知道为什么刻意选择最后一个叫醒他,冥冥之中就觉得他好像和师兄们不一样。

他睡着的模样也很好看,比师傅要好看的多,比四哥要逊色一些些。眉如墨染,鬓若刀裁,挺立的鼻梁...望着他的脸,自然而然地在他额头印上了一吻。

回过神的小狐狸脸红红的,一颗狐狸心更是噗噗乱跳。心里头打着鼓,悄摸摸睁开眼看他醒了没.万幸,睡得熟也是件好事。

“夜华,起来回房睡吧”

睡意朦胧,恍恍惚惚地点了头,思绪不甚清明的昆仑虚小师叔就这么牵着他媳妇往房里走,不明所以的小狐狸只是跟着。

走了那么一小段困意就散了,开始是睡迷糊了,现在反倒拘束起来。可见着她也不抵抗,没皮没脸的小黑龙大胆往自己房里走。

“睡吧”

“嗯.....啊???”

“不是你说回房睡吗?”

一脸无辜地看着此刻惊讶又后知后觉的小狐狸,难以察觉的一抹笑意悄然挂在了小师叔嘴角。

“我.....这是你房间,我要你回来睡,我自然也要回自己房睡。阿离他夜里蹬被子着凉怎么办?”

“阿离是我带大的,他夜里从不蹬被子,反倒是浅浅,总爱蹬被子”

“你又没带大我,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蹬被子?”

原本的理直气壮,原本神一般的逻辑,想起上两回的同床共枕,突然气氛就微妙且尴尬。

“咳咳 ...不早了,我回去了”

起身要走,却是被小师叔压着又躺回去。自觉不妙的小狐狸思路尤为奇特。

“夜华....你...你不会想对我做什么吧?”

“浅浅说的做什么,具体指什么?”

说话间的功夫就解了外衣爬上了床,将烛火一灭,屋内满室清辉,月色敞亮,倒也算是个良辰美景。

“浅浅曾以男子身份自居数万年,这回就只当自己是男子好了”

“咦~”

“我不是断袖....睡吧”

“夜华,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啊?”

“你这种”

“太抽象了,你喜欢我什么?鼻子眼睛眉毛嘴巴,还是性格喜好兴趣”

“都喜欢”

“那最喜欢的呢?”

“浅浅问这个做什么?”

“今天不是子澜成亲了吗,我想啊,你一个单身父君也不容易,想替你寻门亲事,所以就问问你喜欢的类型”

“浅浅就很好”

“我啊?我不行.....我喜欢嘴甜会说话讨我开心,像离镜那种的,还要只对我一个人好的那种,可是离镜他太渣了。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你还是我师叔,不行不行,你以后不能开这种玩笑了。”

要不怎么说青丘的白浅姑姑都十四万岁了也就只有五朵桃花呢,不开窍是一码事,不领情是另一码事,听不懂人家的意思才是最关键的致命伤....可怜小师叔都把话说的这么明白,她也只当是个玩笑,心...忒大。

“哦”

冷冷淡淡的一声应,真的动了气的昆仑虚师叔翻了个身背对着小狐狸赌气而眠。根本没明白她师叔生气了,小狐狸还一脸茫然无措,觉得这师叔怎么阴晴不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