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寝

字数 1503阅读 113

查寝

20161113

今晚下过班会,果爸去医院照顾父亲,我领着孩子洗刷之后,果果看书,我去查寝。

9点05分,到男生寝室,第三个寝室还有小声说话者,还有将、康和阳三个男生未回寝室。寝室里一片狼藉:糖纸到处是,还有辣条包装袋,有空饮料瓶。每个寝室里都有一个漂亮的垃圾筒,还是随地乱扔——他们在家的时候不会这样吧?在寝室和家有什么区别吗?都是住所,都有义务保持卫生才对。再者,家长给零花钱不见得是让其吃这些零食的。行为习惯,饮食习惯,这是九月就反复强调多次开班会讨论的。

今晚班会后这个寝室的寝室长说不愿再干这个职务了,因为将同学不听,反而跺了他两脚,这是上周期中考试前的事儿,还没有来得及解决。于是趁大家还未睡着,给他们说明天吃过早饭后,他们在教室外重新选一个寝室长。

之后去第一个男生寝室看,再折回去,看到原本躺下的几个学生坐起来,不知道要干什么。看到这三个男生匆匆上床,将他们叫出来,他们三个都很委屈地说去上厕所了。理由很充分是不是?

但是,从我们放学到熄灯,有半个多小时,而且这个时间段只有七年级放学,根本不存在洗刷和上厕所的拥挤问题,所以,应该是他们没有用好时间。按照班规,他们三个明天打扫寝室。刚让他们回去,看见刚才坐起来的林手里攥着一个小东西,居然是糖块!

既然我刚才查过寝,林还要吃糖,那么,就穿衣起床,将寝室打扫一下吧。我拿点灯照着,林扫了好一会儿才把垃圾全部清理进垃圾筒里,让他下去倒掉垃圾,第二次查寝结束。

回到住室读《世说新语》,为明天的晨诵做准备,果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了。我关了灯,去厕所,经过男生寝室楼,听到三楼有说话的声音,有一个声音是从第三个寝室传出来的。上去查看,听见康说:我在家上网,看见网上说,有一个男的有一个女的……听见我的脚步声,康不再说话。叫与康临床的林和豪,这两个孩子都快睡着了,不知康是讲给谁听的。

让康穿衣服起来,站到楼下去,等我从厕所回来再批评他。等我上完厕所走到男寝楼下,康不见了。

是不是翻墙外出了?康已经有两次外出上网的经历了。第一次是上课的时候直接翻墙外出,第二次是周日下来根本没来学校在街上去网吧一天。

还是去寝室看看吧。到他们寝室,发现康已经睡下了,大概是觉得外面冷,以为我已经回自己的住室了。小声批评了他几句,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休息,我就回去了。

其实啊,我是想让在楼下站一会儿再回去的。

反思一下,今晚能发现问题,是因为先后查寝三次。平时都是查一遍就回住室写记录了,也许平时他们就有这种现象,只不过没有发现罢了。

就寝这件小事,其实折射出的,是我工作的滞后,今天到校,的确是忘了处理上周这个寝室里出现的问题了。

明晚班会,这就是暮省素材,白天再分别找这三个孩子谈话。

开学到现在,开过很多班会,与每个孩子谈过心,但是工作还不够细致,至少对这三个爱上网的孩子,需要重点关注的,却没有时常关注,出了问题就批评,我承认,对这三个孩子,我还没有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或者说,没有找到合理的教育路径。

不能以事多学生多为理由允许自己懈怠,对班级异常现象的敏锐感知与判断,对特殊孩子的特殊行为及时处理,这应该是一个班主任的专业能力的要求吧。

在这方面,我还要不断修炼。

另外需要反思的,是家校沟通能力的问题。如果能让家长积极发挥家庭教育的作用,携手教育,总比我单打独斗强。不管家长在家不在家,教育总可以发生。可以提醒家长给孩子养成习惯的教育,饮食方面的教育,与人交往方面的教育;提醒他们用入心的方式而非简单粗暴的打骂,教育也可以发生。

这样,我就可以有更多的精力,在教室里,师生共同聚焦各种课程,创造更多美好课程,而非聚焦种种低级问题上。

积极管理,正面管教,真是知易行难啊,但是既然上路,就坚定地走下去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