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桂将军(一)

文/小叶


你大概要迷上了,如果你愿意迷上的话。

可我告诉你,我这不是写的旅游攻略,也不是随笔日记,是各界人生的参差不齐。


前言不搭后语

今天是十一月二十九号,我们出发了,从中国东边到中国的西南方。我没有去看多少里程,因为,对我们来说,就只是生活方式的改变,也只要生活的改变。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题名会想到阿桂将军,清朝的阿桂将军与此无关,毕竟他是满洲贵族。

可难道是因为电视剧看纳兰容若的时候跑出来的孙延龄?张晨光先生的演绎角色让我想到曾经的阿桂将军?真是太难以理解我的思维逻辑了。


前传

11.28.17:00

具体时间不详,人物沙硕。

他盯着手机,忙碌于通话。询问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苏州房东“敲诈”。

在事情开始前,我问读者一个问题:你家木地板,假设是木地板的话,有了几道轻微划痕,你需要多少经费解决它?

如果你想重新换一套房子的话,大概三百万。如果你想整个家重新装潢,大概二十万,如果你只是换房间地板,大概一万,如果你买个地毯铺起来大概一百块,如果你不介意,大概无关于铜臭。

沙硕把其中一个房间,主卧租给一个女生,这个女生后来带来一位朋友帮忙承担她们的房租,最后多了一条狗。他没有加过房租。

我曾经在六月份下旬见过,当时我每天都在沙硕家里。曾经我以为是风月女子,因为她穿着睡衣出现在我眼前,夏天的吊带裙,晚出早归,浓妆艳抹,普通的香水味,烟味,扯着“包租婆”的嗓门对话,如入无人之境。后来,我想她们远远达不到那种要求,不论面容姣好与否,不论身材窈窕与否,不论学识有无,也许坚强,也许独立,也许在外打拼不容易。

她们的房间地板出现了刮痕,大概是狗狗抓的,从照片来看,没有太严重。沙硕同意她们退房了,她们苦苦相求,于是也把押金退还了。房间与防盗门钥匙,迟迟无法交出,最后同意赔偿。而地板的情况,房东要求沙硕赔偿一千块钱。叫来了中介,叫来了好友的父亲与之谈判,或者说帮他补漆,皆不同意,最后谈为八百。

出来了社会,学生转换为社会人的过程让我时常觉得,最大的方便,就是能用钱解决的事。无需多言,尽管砸钱

很多过来人会劝我,不要消极,不要负能量,不要走歪路,不要想太多,安分点吧……当我和他们说起公益,和他们谈起保持纯真的赤子之心时,他们说:孩子,别太幼稚了。

我知道我是个矛盾的人,脚踏矛盾的两岸,随时可以把我撕裂开来,如果我无法收回某只脚,可我又害怕收起之时,鸿逾瞬间拉大,粉身碎骨。

时常看到乌云密布,是因为站的不够高,每当冲破云层的时候,才发现无论下界如何,上界总是明朗的。

我劝沙硕,吃下这个亏,付掉八百。不必赔上美好的共度时光,也没有其他方案了。

那两个小姑娘一开始承认是她们曾经的作为,一提到八百,便说大可不认,那也就算了吧,原本我想如果她勇于承担,可以帮她们平摊掉一部分,而其实源头在于狮子大开口。


赖老师帮我们定了房间,清晨我们便起床,知道他要出门,想着一起吃个早饭。太阳还没上班。

为了时间富足,我们坐早一班车离开周庄。

午饭是在静安寺的小店吃的。我看到一句宣传标语“读书是我的生活方式”。

匆匆而过。

到了机场,一切正常,按部就班。来到双江机场。我们开始使用“接机券”。经过绑定各种要求的步骤,也依然没有使用上,后来使用强大的滴滴,五折接机券哦,当时烧钱存下来的,叫了车,顺利上车,与当地人风趣幽默的到了预订的公寓,付款才知,并无券用。投诉便是一贯的频道互推,最后说是专车的事和快车无关。一,券上并无明文指定。二,软件上已经无“专车”频道。三,是点击五折券进入的订车渠道。

无论你如何解释,除了退款,加精神损失赔偿,你这个投诉,是得吃下去了,滴滴大哥。毕竟沙老板晚上被气饱了,木有吃晚饭,而广西的水果也并没有便宜到哪去。

很多人羡慕大城市,觉得方便,世面广,来往人群自天下,如司机大哥。

如果你只能站在乌云下,那么也请你享受乌云浩瀚下的天地。如果你还能因为曾经穿过乌云,站在乌云头上,见过无垠蓝天,那别拘泥一时浑浊黑暗。

是便是,非依然为非。

沙硕对女票说

今天就可带你看半个中国

白天到黑夜,追逐日出与日落


2016.11.30  00:43

记广西之旅第一天。化繁为简。晚安


后寄前言

我们期待,并且兴奋。

当我开口说准备“打工换宿”,沙硕也告知我,他们双双辞职准备环游的默契;当我知道他们的相伴,支持,默契,我是感动,并且这样的浪漫是在我身边熟知的人,像这冬天阳光下的花一样切实绽放在我眼前的;也可能是十个月前,有位好姑娘,离我而去,辅助了这种触动。

于是我们同行了,我是自私的,我想见证这样的美好,我想自己也在旅行中有素材可写,我想看看我想看的中国河山与人情。

——补于2016.11.30 清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