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柬埔寨做志愿者(中)

(二)文化冲击

   这里应该交代一下志愿背景,我虽然是单枪匹马杀出去,但是我是有组织的人,像我一样通过aiesec去做志愿者的小伙伴们来自全球各地,我的志愿地点在金边(柬埔寨首都)。当地分会小伙伴给我们安排了寄宿家庭,我当时住在一个四层的家庭旅馆里,挺大的,住了很多来自组织的小伙伴,有天台,有厨房,可以自己煮东西。

   我的室友是一个来自瑞士的姑娘,在我们那个住家里,女孩子居多,大多来自亚洲国家,其中最多的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此外还有来自日本,越南的,此外,有一个法国姑娘,一个荷兰姑娘,一个埃及姑娘,一个毛里求斯姑娘,然后是我走之前的那天晚上,跟一个加拿大姑娘有过短暂交流,有一个俄罗斯姑娘总跑到我们那里玩儿,然后当然有大量的柬埔寨本地小伙伴们跟我们整天厮混。

   可能是我之前活得太狭隘,所见所闻太少,在这段经历中,我所经历的文化冲击是巨大的。

   我跟瑞士姑娘先后差不到一个小时到的机场,有小伙伴接,见面之后我傻愣愣地跟人家说你好,然后面对一张张一脸懵逼的脸,赶紧切换英语跟人家解释我晕机,然后听他们闲扯。

   在初到那里的前三天,我整个人的神经都是高度紧绷的,毕竟整个大学都基本没有张嘴说过英语,而我的室友是一个非常健谈的姑娘,非常非常健谈,又对其他国家文化非常感兴趣。

   见到第一个中国姑娘的时候,我的内心是狂喜的,然后,好多中国人,怎么这么多,并且,所有的马来西亚小伙伴也都是说中文的。

   到那差不多一周的时候,我才终于可以基本实现听懂各种国家奇怪的英文口音,除了日本人说的,我到最后也就能听懂三分之一,我还属于听懂的比较多的orz。也不会在面对说中文的小伙伴们时控制不住自己还在神经紧绷说英语了,恢复段子手本质四处侃大山,手舞足蹈毫不害羞地说着自己的蹩脚英语。

   我们大都对这种全球村文化体验十分新奇,没完没了地问对方一些蠢问题,从经济政治宗教到生活美食文化,不做项目的时候跑出去四处逛,开一个又一个的天台趴,室内趴,各种趴,喝着各种各样的酒。

   可能中国实在是大,当时我们住一个住家又常常一起玩儿的姑娘们也来自五湖四海,哈尔滨,北京,广东,大连,南京,重庆。

   在介绍文化的时候,常常内部起纷争,南北差异显著,不过还都是好相处的人,面对老外们总是不明所以,我们总以中国很大结束,让老外们自己想。

   娱乐的一大项目是没完没了的party们和游戏们,我从一开始的兴致勃勃到兴趣缺缺到心生厌烦,第一次听说要开趴的时候我无比兴奋,我以为会听音乐跳舞,结果就是每个人抱着酒杯围坐一团聊天╭(°A°`)╮

   真心话和大冒险是全球化游戏,走到哪年轻人都玩儿这个,并乐此不疲地围绕爱和性的话题展开真心话,就各种大尺度展开大冒险。

   还常常玩儿的一个游戏叫never have I ever,大意就是说一件你没有做过的事,做过的人要喝酒。

   游戏过程中,关键词kiss sex fuck position等听得耳朵生茧。

   收获了大量新鲜词汇,丰富了大量知识。

   我不得不承认我起初是非常喜欢这个游戏的,毕竟中国人是很少谈性的,我也终于有机会不再透过影视剧了解其他国家青年们对这个敏感话题的态度。

   在我接触到的为数不多的欧洲姑娘中,我发现她们对性这个问题确实开放,初次大多都在十六七岁,和我一般的年纪都睡过五到十个男人,谈起来也毫不尴尬。

   我印象特别深的几个内容有几个,一个是法国姑娘说到never have I ever in a threesome的时候,我室友端起了酒杯,她说:“it was with my boyfriend and another guy,it's okay coz we were drunk.”

   值得一提的是我室友跟她男朋友感情很好,在一起已经四年(前阵子联系,他们仍相亲相爱,到现在在一起已经六年),她说他们彼此相爱,诸如这种事情只是体验,他们并不介意,她输掉游戏跟男孩子接吻或是suck the nipple这种事她也跟男朋友说,她说游戏而已,他不介意。

   一度震碎了我的三观。

  法国姑娘说她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她说:“I don't do relationship,I don't say I love you,but yes,I have sex .”

   俄罗斯姑娘说:“In my country,I have to stay virgin,I have to,but kiss is nothing,you know,and other stuff.”

   被问到亲过多少人时,她问boys or girls,被问到数量时,她满脸烂漫回答“a hundred?I can't count.”

   那种眼角眉梢散出来的风情加上她输掉游戏给我跳了段lap dance,我一度感觉自己要被掰弯。

   一个柬埔寨小伙伴说他睡过五个姑娘,还有一个当地小男生说他是双性恋,可是当初给我们介绍柬埔寨文化的那个姑娘分明跟我们说在他们国家婚前性行为是不允许的,同性恋也是不可以的。

   然后是没完没了的各种酒精,香烟,他们也讨论青少年期间嗑过的毒品,我一脸懵逼不明觉厉,单词都听不懂=。=

   听起来上面的东西好像很负面,可又好像不是这样,我的室友跟我说:“When you are a teenager,it's normal that you wanna try something, something new and high,like sex,like drugs,but after you try that, you will know, huh, that's it and that's all. You will know that sex is part of relationship, that's true, but it's not all. Drugs will make you high, but then you will suffer. And you will know these things are not that attractive, but if you never try,  you will always be curious."

   好像说歪了,其实在这段旅程中,我交流最多的应该是我的室友,我们没日没夜的胡乱聊天,她时常问一些让我不懂或者反思的问题,诸如"Are you on pills?""Why you Chinese people never say no?""Is that true that you can't talk politics in China?""How could you let your boyfriend call you fat, that's insulting"

   而且这些外国姑娘们确实是喜欢表现自己的,抓住很多机会展示自己的长处,豪不扭捏。

   也不矫情不装逼,面对很多事情,直说这超出了我的经济范围,基本都是用着自己赚的钱参加这次项目。

   我本来是一个穷咋呼的人,属于那种感觉有一点能力又没有很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又骄傲又自卑的姑娘。见到陌生人会害羞,公开场合表演会怯场,害怕展示自己,对喜欢的人很凶,向所有别扭的群众一样,不直接表达感情。

   然后在那一个月里,我跟着我室友瞎混,聊对于各种问题的看法。跟着在人群在街头在每场活动中跳舞,放肆大笑,受到鼓励主动组织姑娘们排演地球村汇演的歌舞,在人头攒动中,穿着我的短旗袍跳着sexy sexy的舞,学着阿菲叫大家安静听我们唱歌。教我的室友唱水调歌头,在广场上跟着玩儿飞盘的陌生人搭讪然后玩儿上一个黄昏。

   慢慢用说的越来越流利但是很中国的英语配合着手舞足蹈的手势去拼命陈述自己的观点,去表达自己,去说不。

   也尝试了很多不敢尝试的事物,闭着眼睛被骗着吃了烤蜂蛹,第一次骑摩托就带着室友一不小心逆行上了路,吓得魂飞魄散。

   学着不去批评别人,去尊重别人的价值观,去包容所有不同。

   然后我也发现有女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和八卦,全球都一样,她们也会说彼此的坏话,会八卦谁和谁似乎在天台接吻,聊哪个小男生更加帅气跟好看。

   在这个文化交流的过程中,我最大的收获是真的开始发自内心去愿意接受不一样,不再因为差异而心生不安进而做出各种滑稽举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