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控制性人格,为什么我们老是输?

愤怒是一种控制手段

我们在探究就如何应对控制性人格的人时,通常会花费珍贵的时间来整理和归纳他们层出不穷控制手段和行为规律,以期从中领悟出一种通用的应对办法,好让自己在下一次面对控制时心中有数。

但这样的办法实在是一场舍本逐末的闹剧,因为千人千面,不同的控制者精通的控制方法不一而足,想要完全整理,无异于海滩数沙。

那么今天我们来直接探讨一个最根本的问题:

为什么我们在对付控制型人格的人时总是失败?

首先,导致我们失败的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误以为对方会在我们的影响下做出积极的改变

常言道”人之初,性本善”,正是因为相信了老祖宗关于人性本善的劝导,我们在与控制者的抗争过程中,始终抱有一种美好的幻想:

在某一刻,他们会停止对我们的一切伤害,并意识到自己言行的过失而痛改前非。

然而,这种对人性最单纯美好愿望也会被控制者加以利用:

他们会偶尔展现出”改变“的迹象,例如突然表示关心你的真实需要而不是把自己的喜好强加给你,突然承认错误并发誓自己会洗心革面,突然主动提供你向他争取多年未果的资源或某种自主权。

每当类似的事情发生时,我们会误以为自己终于熬过了黎明前最后的一点黑暗,为即将到来的曙光而喜出望外。

不幸的是,对控制者而言,这只是下一场控制的开端:控制和折磨的风暴,会在我们安心地放下对控制者的防备时,悄然来袭......。

需要着重强调的是,在控制者真正从语言和行为上做出持久、稳定、根本性的改变之前,任何形式的示好或好转,都只是他们迷惑猎物的表演

这是控制者向他的玩物所开的阴森玩笑,好像猫总要玩弄一会自己捕获的猎物一样,有时甚至在猎物面前假装睡去,让猎物看到一丝生机,好让它的下一次袭击更加充满戏剧性。

其次,我们容易受到控制者的谎言欺骗

在一场向听众讲解如何甄别谎言的Ted演讲中,演讲者提到一个非常有能力的骗子Henry Oberlander。

据说他能凭一己之力,破坏整个西方世界的银行系统,但无论在网络还是现实当中,人们都难以找到关于他的蛛丝马迹。在一次仅有的采访中,他透露:

行骗只有一个法则,就是每个人都愿意跟你交换他们想得到的东西,这就是问题的核心,如果你不想被骗的话,需要先弄清楚自己的渴望是什么。

仔细理解上面这句话,并思考,我们最愿意从控制者身上得到的东西是什么呢?

控制者身上有什么神秘的东西是我们不惜花费精力、金钱、时间都希望获得的呢?

想到了吗?

没错,那就是他们的改变:停止暴行,回归正轨

那么控制者是否清楚我们的这种需要呢?

清楚!特别清楚!清楚得不得了!只能说Crystal!

正是我们对他们改变的渴望,反而成为了他们能够玩弄我们于鼓掌的法宝。

我遇到过的控制者就常常在我指正他过失的时候信口雌黄,颠倒是非,将他的一切行为归咎于环境和各种不可控因素,或者说“我真的错了,我以后改过”之类的虚假忏悔,我还真TM信了。

之后,一旦我放下戒心,他便立刻卷土重来,令我苦恼不已。

那么,怎样对待控制型人格的人才是真正有效的办法呢?

1、不要期待他们会自动改变

如果对他们心怀期待,就会将他们偶然的言行误解为他们改变的转机,导致日后不必要的伤害。

永远需要明白的是,控制别人是他们内心主动做出的卑鄙选择,如同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一样,不要听信他们向我们提出的帮助他们改变自己的请求或是自己即将发生改变的承诺。

这就好像装睡的人故意说一些梦话让我们以为他们已经清醒了一样,纯粹就是在玩我们呢!

2、在他们的言行持久、稳定、根本性的改变之前,不要放下任何形式的防备

何为防备?不相信他们的话,对他们的无端控诉、唾骂、恐吓、威胁、建议、中伤、要求、请求、质疑充耳不闻,完全不做任何回应。

不做回应包括被指责时不进行任何形式的自我解释,被中伤时不进行任何形式的辩解。

但同时,当我们的界线被侵犯时,却要立刻以全力进行反击,在不构成人身伤害的前提下,阻止他们对我们边界的侵犯。

3、远离、隔离、不接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