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1)

接下来的这些事情,说实话,我不太想去回忆,满满的都是温暖,但是满满的也是心酸,也是感动,也是眼泪,也是一份压力。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青医的主任就跟我家里人说过,我这种情况最好是进行骨髓移植,但是骨髓移植之前的化疗加上移植再加上移植之后恢复的费用可能得准备上百万,我家里自然是拿不出来,所以只能治到哪一步算哪一步了。而我自己其实也没想过要移植,毕竟那个费用对我来说太过遥不可及。原本我也就想着凑够了这个疗程的钱,让我别那么痛苦就行了,但是我的同学们知道了之后他们却不是那样子想的,他们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无论如何,都是治疗下去!

据说成人的急淋单纯靠化疗也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性治好,刚开始的时候,我就一直认为我会是那百分之十,但是伴随着脑白的出现,这个几率几乎降低为零,接着还复发了,那么即使进行骨髓移植的能够治愈的几率也降低了很多,由于复发,癌细胞可能会产生耐药性,能不能重新缓解还是问题,加上脑白,基本就属于高危中的高危了。

然而幸运的是,虽然折磨了我这么一段时间,但是这一个多月,我的脑白已经处于了一个缓解的状态,复发的白血病在打完这个疗程的化疗之后也完全缓解,这就满足了进行骨髓移植的自身条件,只要有合适的供者,就可以进行骨髓移植。

接下来想要进行骨髓移植,还差两个条件,第一就是合适的供者,第二就是最大的问题,钱。前面说过我二姐从云南回来了,我有两个姐姐,本来配型成功的几率应该不是很低。于是在医生的指导下,她们带着我的血样本去青岛一家机构做了配型检测,经过差不多一个周的等待,当拿到结果的那一刻,我的心真的很紧张,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这一哆嗦了!

由于是低分配型,只能看到六个点,首先看到我大姐的,就跟晴天霹雳一样,当头掉下一个雷,我跟我大姐六个点一个都没配上!这是我亲姐吗?怀着忐忑的心情看了我二姐的,六个点配上了三个,那时我还不懂,也不知道半相合移植的概念,反正整个人心情一落千丈。

后来跟我二姐又做了一个高分的配型,十个点配上了五个。那时我开始加了一些QQ群问一些前辈,慢慢的也知道了半相合移植,也就是说我二姐跟我是可以进行骨髓移植的,那我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可笑的我那时候还以为骨髓移植是个手术,上手术台一天就完事的那种手术,还在妄想着排异是什么东西。

配型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钱的问题了,其实在我同学知道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开始酝酿要行动,在这里,首先我必须感谢两个人,一个是我高中的班长,王某,一个是我高中的铁友,于某,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俩都是女生,也就是她俩,发起了下面的行动。

因为我一直在医院,所以我的同学亲戚朋友对我的付出我并不能亲眼看到,我只能通过网络世界看到他们,获得信心,也收获一份感动。

他们行动的第一天是艰难的,但是越是艰难,他们越是向前。随着活动的发起,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里面,他们建立的组织叫做人多力量大,随着力量的不断壮大,大家终于也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通过在朋友圈的传播,第二天开始有一些热心人士多多少少给我的账户里打钱了,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然而那会儿还没有什么轻松筹的平台,这个样子其实是杯水车薪,因为移植能早不能晚,其实时间压力很大,如果就这么下去的话,肯定凑不出移植的费用。于是他们有了下一步的计划。

在第三天的时候,他们决定召集我的同学朋友,面向社会进行募捐,只有这样,才能完成这一艰巨的事情,因为人多力量大,因为有你们这一帮值得付出一生的朋友,我才有了这次新的生命,我才能坐在这里写着这些让我落泪的字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