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学渣的高校日常 第一话 废物竟是我自己

“一个个的都是狠人,本以为和咱同届的新生也就那样,结果大家伙都搁这演我呢是吧?”

学校的花圃中,一位双手插兜的少年飞起一脚将路边其他学生喝剩的可乐罐踢飞,忿忿不平地嘀咕着。

“您可真有素质嗷,喜欢乱丢垃圾是吧?”另一位戴着口罩,身高略矮的少年上前打趣。

“……阿相,就凭你每次班里一有人带零食都做伸手党的鸟样,哪来的脸说我?”

“别这么说嘛,总比你好点。”

“傻*”

眼前的这位少年名为韩炳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父母给他起了这么个鬼名字,也许是怕他夏天太热吧,现为本届高一生,浅浅练过一些技能,对绝大部分知识都有所涉猎,目前正在被他身处的新环境所苦恼。

略矮的少年名为郁金相,至少在韩炳冰眼里,他是个连游戏解谜都不会的废物。目前因一些原因成为了韩炳冰的死党之一,并被其进行游戏指导。

“回教室吧,马上该上课了。”

开学一个多月,在高中的氛围里,韩炳冰产生了一种这辈子从未感受到过的情感——焦虑。

由于语文老师要求每天一位同学上语文课时上台进行演讲,且本次演讲主题统一为自我介绍,所以班级同学就因此迅速地熟悉了起来。

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认识同学的机会,但在他们身上,韩炳冰发现了许多与曾经同学的不同。一开始的几个还是比较正常的,但后来画风逐渐出现了变化。

“靠,这都什么玩意儿?艺术体育样样精通,琴棋书画一样不落,探索发展智能AI,继承传统老手艺人,还有《碌碌无为、一事无成》的全能土豪……这特么是一个普通高中里普通班级的配置?你给我闹呢?”

一只手拍在了韩炳冰的大腿上:“冰冰~看啥呢?眼神呆滞,双目无神,是不是想学姐呢?”

向左看去,韩炳冰的同桌正盯着他,这一脸屑笑的人名叫田思辰,正是上文提到的那位土豪全才。家里一堆考级证书,游戏大把氪金,经常携带零食,待人……这条略过,总之也在一些机缘巧合下成为了韩炳冰的死党之一。

“我想你妈个香蕉皮,这种事只有卢刚正才会干,你这个碌碌无为的死男同赶紧给我滚。”韩炳冰一把甩开田思辰的手,看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前排的卢刚正:“啊?”

“没你的事,听你课去。”

“6”

这位被称为卢刚正的同学本名卢程涛,卢刚正这个外号事实上是由他的自我介绍而来。由于他平时带着几个人整天去各个年级的各个班级溜达,欣赏各种学姐的美貌,又在自我介绍中描述自己为《洁身自好、刚正不阿》,因此荣获班级第一个公认称号“卢刚正”。

“老田,你说班级里这帮人都这么多才多艺,不会只有我一个废物吧?”

“害,自信点,确实就你一个。”

“跟你商量这件事果然是个错误的决定。”

韩炳冰趴在了桌子上,思考着应该如何与同学相处。一束暖阳落下,阳光正好打在了他的脸上。

“我囸,爷的24k钛合金狗眼要被闪瞎了。”

于是,韩炳冰把脸转向另一边,闭上了眼睛,在老师谆谆的教导声中,认真地进入了梦乡……

“焯!老师刚刚都走到我旁边了你怎么没叫我?”韩炳冰下课后摇晃着田思辰的头,简直想把他从天台扔下去。

“我这不是看你睡得香嘛,不忍心啊。”田思辰摆出一副无辜的眼神,但嘴角标志性的屑笑早已暴露了他的意图。

“6”

“下课啦,陪我去上撤所。”郁金相一把拽住韩炳冰,好似泼皮无赖一般将对方往厕所拖去。

“我囸你仙人!老子不去,老子不去啊啊啊——”

他的声音越飘越远,逐渐消失在了走廊里。

卢程涛拉起田思辰的手:“走,咱们上楼看学姐去。”

“这就不必了,毕竟呢啊,咱也是有家室的人,怎么能做这种缺德的事呢?”

卢程涛见邀约不成,当场开始呵斥田思辰:“你不就交了个女朋友吗?你在狗叫什么啊?”

“咳咳!涛涛,不要说这么大声嘛,这种事传出去了影响不好。”田思辰那似乎比地壳还要厚的脸皮上难得地显出了一丝羞涩。

“……就你那点破事儿,连保安亭里边养的那条大黄都知道。咋滴?公开的秘密也是秘密是吧?”

“愚蠢,一点都没有仪式感。”

“……”

周一的体育课在上午第四节,期待着中午到底吃什么的学生们大都会显得很积极。但是,总有那么几个例外——

“居然还要跑圈,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跑圈!”韩炳冰口中的抱怨毫不遮掩,肆意地宣泄着。

跑完一千米后——

“我……就说……我他妈的……讨厌……跑圈……”

“啪叽”

少年倒在地上,左手食指向前伸出,右手耷拉下去,右膝微微蜷曲,身边似乎还响起了奇怪的音乐:

“ki bo o no ha na~”

“只要我们不断前进,道路就会不断延伸,所以说……不要停下来啊!”

韩炳冰,卒,享年15岁。

……

虽然这位少年看似干啥啥不行,但他干饭第一名。当来自食堂深处的召唤之音降下时,传说中的「食堂の饿鬼」将会苏醒……

“叮~叮~叮~叮~”

“这个声音……莫非是!”韩炳冰用生平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爬起来,又因为脚疼趴了回去。他眼中绽放出疯狂的光芒,四肢并用发挥出了博尔特般的速度向食堂阴暗地爬去,“终于下课了,快点让我去干饭!”

韩炳冰,堂堂复活!

干饭道,下周休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