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选择,纪念重庆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还是那个平凡如一的我,10分钟10分钟地等着去目的地的车,熟悉的永远都是你我嬉笑怒骂的单调,伤感是中学生情书里才写的,悲伤寂寞近不了身。人生百态什么的那盘炒了又炒的菜,我尝也不想尝,我只想永远做你天底下的绿叶,一年四季只守护你开一朵貌美的花。手机里无限循环的情歌是往常那一支,就连头顶上倒把挂的月亮洒满的都还是你那迷人的微笑。表面看起来,这一天不过是惯常的每一天,只有我看得见那无形中更改的朝向,想让那班叫做时间的列车就此停住,不再一路南辕北辙地开下去。

       

          1

        我站在门口撑起了雨伞,给老夏发着消息。

          “快出来了,我在门口等着你!”

          “小林子跟着我了,一大早就守在我房间门口,怎么办?”

            “啊!”我无语。

          老夏从楼梯下来,一脸无奈,身后果然跟着小林。

          “你两共一把伞吧,我有伞,我先走。”别看我年纪小,只有十八岁,也永远只有十八岁,但是我还是挺懂事的。小林追老夏很长一段时间了,端茶递水,拎包跑腿,忙的不亦乐乎。这不,我给他创造机会了。只是我和老夏相约最后一天的山城游显得尴尬了。

          “夏夏,小心‘,慢点,别让雨淋到了。”小林把伞完全都摞到老夏头上,果真男人,不畏风雨,只为美女!

          “老徐!”老夏箭一样冲到我面前,双手一把搂住我的胳膊,“快走,快走。”

        走了几步,我回头小林已经不见了。空中夹杂着水汽,潮湿的却是某人只为某人炙热的心!

          有时候我感受到的别人的感受,何尝不是自己曾经得来的感受。

          在我十岁的时候,准确来说,是九岁三百一十七天,小学三年级。那个时候的学生课桌还是双人的,原木色,又矮又窄,桌面刻着好多大人物的提名,坑坑洼洼的,铺上作业本,笔尖一用力就破洞了。

          这一天,我的同桌曹露芬的橡皮擦不见了。她可是大美女,眼睛美,鼻子美,嘴巴也美,头发还是美,就连她穿的衣服也跟着她一起美了。男同学都喜欢她,我也不例外。

          “我的橡皮擦不见了,还不快给我找找!”

            文具盒里没有,书本里也没有,地上也没有,“会不会你放到课桌里面了?”我问道。

            只见她的手和我的手同时迅速伸进了课桌里面找了起来。

            哎呀,不小心,真的是不小心,摸到她的小手了,手上一阵温暖,心里一阵惊慌。

            “别自作多情,我是不会喜欢你的!”大美女翻起了白眼,愤怒的走开了。

            她说什么我都只是笑一笑,谁叫她那么好看,我喜欢呢!

          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坚持不自作多情!

            女同学问我这个字怎么读我不做声,因为我怕自作多情。

            女同学叫我帮她捡起掉在我旁边的铅笔我不敢动。因为我怕自作多情。

            女同学语文课代表检查我背诵古诗,我开不了口,最后只能抄写十遍,因为我怕自作多情。

          有些你害怕做的坚持不去做的事情最后你还是忍不住去做了。

            姑姑,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叫她。在中学毕业的最后一天,她递给我的纸条,在前后左右同学手里几经辗转终于到了我这里。

            “谢谢你无微不至的照顾,为我打饭,为我打水,为我打伞,甚至为我打架!你很好,你的爱沉甸甸,我太小,受不起。人生很长,路太遥远,你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儿的!”

            浩浩又纯爷们起来了,一口气咕咚下一瓶雪花啤酒,“你知道的,我有喜欢的人的,不要紧,下辈子,下辈子,你跟我,我一定要,一定!”

        那是我第一次喝醉,感觉什么知觉都没有,却还是做了梦,真的梦到了下辈子,在一个昏暗的路口静静的等着,只是平常总是梦到的浩浩没再出现。

        爱情,出生的时候大多是伟大的,死的时候不一定是光荣的,而我注定只是卑微的,卑微到自作多情也要去微笑,卑微到像奴隶一样去讨好,卑微到只能到下辈子去绝望,卑微到不认识自己,卑微到尘埃里,然而并不会开出花,因为,没有人会爱尘埃里的你!

      如果可以选择,我还是愿意做那个平凡如一粒尘埃的我,继续傻傻的对你自作多情,继续傻傻的寻找你所说的比你好的女孩儿,继续傻傻的等着你承诺我的下辈子。人可以爱很多很多次,爱情的酒就只有手里这一杯,我会一直等你,或者你,或者你,来跟我一起干了这杯!

        2

        公交车上,老夏闭着眼,两只耳朵插着耳机,我随手拿了一只,里面放的是by2的《不够成熟》,老夏确实是不够成熟的,长不大还挺犯二,有一次在宽阔平坦的路上走着走着突然跌倒地上,整个左脸摔破皮,流血不止,能干的出这事的脑子估计是以前就摔坏过。

          其实也不够漂亮,一次我逗老夏,“老夏老夏,你造吗?你很难得的呵,你是星星,天上来的,人间是看不到的呵!”说完我用手做了一个从天而降的姿势。

        老夏乐的合不拢嘴。

          “只说了前半部,后半部是你是天上宫廷的批量制造的宫女,经导通寸法外观检测均严重不合格,最后被一脚踢下凡间了。哈哈哈哈……”正当我得意的时候,屁股上面传来强烈的阵痛,终究是躲不过老夏的家传绝学无敌小粗腿啊!

        其实还不够丰满。一次我洗完澡躺在酒店床上看电视,老夏突然闯了进来,看着我光溜溜的上半身,终究是抵挡不住我的魅力,露出邪恶的笑,扬言要掀开盖在我身上的被子。我向来是有节操的,当然要誓死保卫贞操,于是一番惨烈的战斗后双方陷入僵持。

        “我又没什么看头,又不像你”说完用手指了指她的胸口。

          老夏双手死死护住胸前,曼妙的身姿左一扭右一扭,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其实我,里面都是海绵的啦!”

      重庆的一个月,每天都是有车接送上班的。重庆的路不像武汉一路平坦,都是上坡下坡的,也看不到武汉常看到的电动车和自行车。高架桥挺多的,纵横交错绕来绕去,最后都感觉晕乎乎的了。

    重庆姑娘很美,腿修长,走山路走出来的,皮肤白皙,吃火锅吃出来的,为人也够热情,教我工作的女孩儿,小个子,瓜子脸,两个小酒窝总是印在脸上,在我请教她问题的时候,总是热情的回答,“要得要得!”

    重庆全是火锅,就是太辣。小面不错,最爱抄手,总是跑去食堂排队守着师傅给我做抄手,一大碗,飘着红通通的油,抄手下面铺一层青菜,吃起来特别香。

      工作的地方一次偶然遇到一美女,白色格子衬衫,碎花过膝裙,黑色高跟鞋,走起路来,刘海时不时遮盖白嫩的右脸,纤细的手指娴熟的把刘海撂到耳后。后来又遇见好多次,走的最后一天,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就跑到她工作的地方,对着她说,“你好漂亮!”她一下子愣住了,对我的突如其来不知所措,还没等她反应,我又说“我明天就离开重庆了,再见!”说完笑了笑,转身走了。

      2015年第一次出省,到深圳,深圳的路很宽很整洁,两边的绿化很好,种着很多不知名的树,空气中也弥漫着各种扑鼻的芳香。第一次满怀心喜去世界之窗,结果失望而归,只记住了仿造的埃菲尔铁塔。第一次去大梅沙,看到大海,无边无际,海水和天空一样并没有那么蓝。第一次去红树林,也并没有看见那么稀有珍贵的鸟,只能隔着海远远望去深圳湾大桥对面的香港。第一次认识来自云南的姑娘,她总是蹲在一个角落,手不停的忙碌。一头黄灿灿的发,特别显眼,身上散发着不知名的香水味!

    “你们湖北的,皮肤真好,又白又嫩,不像我那里,紫外线太强。”她抬起头一脸羡慕的看着我。

  后来她居然换了一头全蓝色的头发,显得更加显眼了!

    再后来就没再见过她了,忘记了她的模样,忘记了和他说的每一句话!

      一直都喜欢在另一个陌生城市的感觉,耳后传来的是不太熟悉听不太懂的方言,眼睛里都是风格各异热闹依旧的街道。路上的行人迎面而来又插肩而去,谁又和谁说了一句最简单的问候,谁又和谁一瞬间相视而笑,谁又忍不住偷偷多看了漂亮姑娘一眼。我只是来自远方的匆匆过客,留不下一丝足迹,带不走一片云彩!

      旅途的列车上,如果我已到站,请别刻意叫醒装睡的我,让我一路旅途下去。

      短暂的旅行什么也改变不了,最多只是在人生的册子里多了一笔色彩。每次出差回来总是莫名的感伤。又回到原点,往昔一样简单单调的生活,重复再重复。心是被鱼线牵绊住的风筝,依然向往天空,只是身体像一只囚禁的鸟。 总是借口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囊中羞涩没有余钱,琐事太多没有闲情,一万个理由阻挠放飞的翅膀。

      一生总需要那么一次冲动,给自己点勇气吧,做一回倔强的少年,夕阳西下,破败的小山岗,偷偷擦掉眼角最后一滴眼泪,背着单薄的行囊,踩着月亮的影子,忘却青春疼痛的一抹,远征向往和未知的远方!

    ……

  如果可以选择我愿我是一叶扁舟,顺江而下,看潮起潮落,观闲云野鹤,赏日月星辰,听夜的私语,闻百花芬芳。

    我该漂泊到哪里?到哪里就是哪里!

    什么时候停下?想什么时候停下就什么时候停下!

   

    3

    磁器口古镇,老夏钻进一间旅游纪念品店,挑选起钥匙扣,可爱猫咪造型,木制的,正面是刻画的百家姓,反面写有重庆,磁器口,解放碑的字样。

      找了许久都没有看到夏姓的钥匙扣,老夏有些生气,两只手在堆积如山的钥匙扣里不耐烦的来回扫荡,“老徐,我被百家姓忽略了,你快帮我找找!”

      “怎么会,难找,找不到是因为你最珍贵啊!”

        “来重庆豆沙包吃多了是吧,嘴巴甜的,这么会说话。”老夏刚说完,眼睛就落在了我手里的钥匙扣,红的,粉的,蓝的,全部都是唐姓。老夏一脸鄙夷,“跟我在一起,心里却想着别人。”

        思念就像太阳照射出来的万丈的光,你不知道会延伸到哪里,有没有温暖到此刻想念的那个人。

          前些天给唐唐外卖了点吃的,唐唐不知道,微信群里问我寄的是什么。

          “是不是唐唐最爱的鲁二哥?”微信群里的小霞又来凑热闹了。

            “瞎说,什么鲁二哥,唐唐最爱的是我,小徐哥!”我扔给小霞一个敲打的表情。

            小霞连发好几个偷笑的表情,“到底外卖的是什么嘛?”

        我回答说,“玫瑰,一飞机玫瑰,从重庆空运过来的,铺满你的床边,铺满你的整个房间,铺满你每天上下班来回走过的路,铺满你未来的每一天@唐唐”

        想你的时候,空气都是多余的,呼吸都感到疼痛

        想你的时候,是异常寂寞的,心里满满都是你,再寂寞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孤单。

      想你的时候,我的心是一朵为你怒放的花,在这座陌生城市的每一个雨夜,只等着你来采!

        如果可以选择,此刻,我愿做一朵瞬间开放无声消融的雪花,潇洒的从天而降,在你绯红的面颊,你的热度让我彻底融化,那又怎样,我看到了你一眼,也亲吻了你的脸。

      我拉着老夏来到古镇靠近嘉陵江边上的宝轮寺。老夏抬头看到直通山上的石阶,立马就不干了,“老徐,咱们还是去逛街吃陈麻花吧,你看这么多石阶,等走上去都累死了,还烧什么香,拜什么佛?”

      “来都来了,还是去烧烧香,拜一拜吧!你看我都一大把年纪还单着,我怎么也要去求个姻缘。”

      缘分就像等公交车,当你跑到车站的时候,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要搭的那路车刚刚开走。

      当你到达站台,静静等车的时候,车很久很久都没来,最后好不容易来了,满心欢喜的往车上冲,居然人太多挤不上去,只好等下一辆。

      又过了很久,来了一辆,幸运的挤了上去,走了几站路,突然发现路线反了,只能下车,跑到马路对面车站继续等着。

      我希望有一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静静流淌的一股溪流,如奔赴古镇道路上的一缕阳光,如随意掀开我手里书页的一阵微风。你在山脚数着晚霞,我在山头伴着日出。你在古镇那头看着风景,我在这头等着邂逅。你在书的扉页酝酿故事的开局,我在书的封底写好故事的结尾。

        不管怎样,最后,我们能在时间的某一个转角,遇见,就好!

      老夏怜悯的看着我,“好吧!好吧!姐姑且陪你去拜拜,小徐子,还不赶快过来扶着本宫。”说完一只手伸了出来,停在空中。

      我立刻扶着老夏的胳膊,一步步往上走。

      “菩萨保佑,我的另一半能早点出现,家人和朋友身体健康,平平安安,最好也保佑我能发个小财!”说完朝佛像跪着磕了三个头。

        “真贪心,那么多要求,不知道菩萨很忙的,每天那么多人求着保佑这个保佑那个,哪里应付的过来。”老夏斜视了我一眼,嘴里默念着什么,也磕了三个头。

        “也是哦,菩萨太忙了,那就给我一段好姻缘吧!”说完我又磕了三个头。

        唐唐其实也挺忙的,我还想着要她带我回家,给我煮火锅吃,和我一起斗地主。啊,怎么突然冒出一个男人,满脸怒气的瞪着我 。

        呵,忘了,唐唐早已是别人嘴里最甜蜜的糖了。

        冒出来的是唐唐的未婚夫。

        唐唐肯定去过很多次寺庙,才有了那么好的姻缘,看来我也要时常去寺庙拜拜了。

      提前祝唐唐新婚快乐,愿一生幸福!

      4

        每天送我们上下班的司机师傅操着一口重庆话,“解放碑,帅哥美女多惨咯!”

        我倒是一直想看看是帅哥美女是如何多惨了。

        这不,慕名而来了。

        解放碑,高27.5米,是为纪念抗战修建。四周高楼林立,商场遍布,人潮涌动。这边一对对俊男靓女十指紧扣窃窃私语,那边一排排卖房卖化妆品卖手机的商家在声嘶力竭的叫卖,解放碑底下一堆堆男女老少在尽情的拍照留恋……

        好一副热闹的景象。

        热闹是她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在我离开武汉来到重庆之前,田心已经先我一步离开武汉。

        有些事,如昨夜里的梦,手指轻轻一戳就破碎了,可你还是会想起。

        有些人,如夜空闪过的流星,眼睛一眨就消失不见了,可你永不会忘记!

        “你在哪呢?我在物流园门口怎么没看到你。”田心给我打着电话。

        “我在你对面了,马路对面。”马路对面一个女孩,穿着深蓝色牛仔外套,牛仔裤,上面留着大大小小的破洞,手机轻轻贴在耳朵旁边,眼睛不停来回张望,一副很焦急的样子。

      女孩像一阵风,飞快的跑到我面前,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猛的扑到我的怀里。

      时间仿佛就此停止。

      地球不再转动,星星忘记闪烁。

      身体每一寸肌肤都传递着暖意,

        眼睛里每一个倒影都包裹着温情。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的美妙!

      “师父,我,我想你!”田心声音小的像落在地上的绣花针。却足以震撼我的内心,让全身的血液都沸腾。

      “我也想你!”我两手轻轻搭在她的双肩,依依不舍的把她从我的身体上移开,呆呆的看着她。

        田心长长的睫毛随风摆动,肆意地舞蹈。乌黑亮丽的发梳着往常一样的马尾。薄薄的嘴唇依旧点缀着淡淡的口红,微笑像陈年的酒,让人迷醉!

        甜蜜就像手中随意摆弄的照相机,咔嚓一声就让这最美的瞬间就此定格,画面至此在心底留下你的烙印!

      田心大多时候是萌萌的,偶尔也犯犯呆。

      我能想象胖子狼吞虎咽的样子,左手一个大鸡腿,右手一个汉堡,嘴角两边还泛滥着口水。

    “对不起,真的不知道是你特意给我买的。”田心一脸委屈,偷偷的瞟了我一眼。

      “外卖喊你的名字打你的电话,你怎么会认为是别人送错了呢?还把他给别人吃了,我的心啊”我捂住自己的心口,装出一副很心痛的表情。

    “师,父,我,错,了!”田心的声音像刚酿出来的蜜,听着感觉骨头都酥酥的。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水土不服就服你了。没事,咱再去买,这次可别给其他人吃了。”

      车窗外吹进来的风无意间缭乱修长的发,落在我脸上,留下阵阵余香。田心靠着我的肩膀,脸泛着红晕,微微有些醉。

      “我没答应你之前,不许带其他女孩子回家!”田心嘟着嘴,侧着头看着我。

    我轻轻凑到 她耳边,说:  “那你,什么时候答应我?”

      “不理你,我,我喝的有点多了,什么都,都没说。”田心扭头只顾着看车窗外的黑夜!

      那一天田心20岁。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如 名师大家勾勒的一副画,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微笑挤出来的小酒窝如湖面泛起的一丝丝涟漪,我的心久久无法平静。明媚的眼眸,如雪山里走出来的一米阳光沐浴着我整个身体。随风飘动的白色裙摆如空中摇曳的云朵,最终坠入我的梦里。

    如果可以选择,就让每一天都是你永远的20岁吧!就让霓虹灯下你的倩影永远闪耀吧!就让蛋糕上点燃着的蜡烛永远明亮吧!就让唱给你的生日快乐永远在耳畔回响吧!

  你就像时间,如流水般从我的指尖悄然逝去,我无法捕捉,更无法挽留。

    你走的太匆忙,把你沉重的背包都落下了

    你走的太匆忙,把我嘴角的一声珍重都凝固了

    你走的太匆忙,把我的灵魂都抽离到风里去了

如果可以选择,怎么说也要来一场安静的离别吧,怎么说也要给一个深情的拥抱吧!怎么说也要说一句不舍的再见吧!

      ……

      “女人如衣,不就是少了件衣服吗,哭什么哭?”

        “我没哭,狗才哭。”

        “那你就是狗,哭成泪人的狗!”

      “放屁!我是马,千里马,驷马难追的马。”

        “对,是马,旋转木马,永远都追不上前面那只马的旋转木马!”

        “追不上就追不上,呜呜呜呜,让我哭会儿,呜呜呜呜呜,我真的,是,狗。呜呜呜呜呜呜!”

        从此伤心狗单身狗!

      5

    洪崖洞,鬼斧神工般镶嵌在嘉陵江边山上的古老吊脚楼。站在千厮门大桥上,望着嘉陵江滚滚东去的流水,远处的洪崖洞灯火通明,光怪陆离,顿时感觉自己进入千与千寻的世界。

    这是第二次来洪崖洞了,这样美的地方,来再多次都不够。

    老夏突然停下脚步,习惯性花痴起来,傻愣愣的盯着路边弹着破吉他闭着眼假装动情歌唱的流浪汉,一副很痴迷很陶醉的样子,时不时还露出诡异,邪恶,猥琐的笑。

    “还不走,都站了一个世纪了。堂堂大家闺秀,不懂矜持,你看你,口水留下三千尺,眼睛瞪成一坨屎。”我很气愤,真的很气愤,最帅的我已经在她身边了,不懂珍惜,偏要盯着人家一卖唱的,真是朽木不可雕!

      据我所知,按照老夏一贯狂野的作风,我这样损她,大概是难给我留个全尸。没想到,老夏出奇的平静,像没听到我说的一样。

    老夏算是完了,中毒太深,居然为这厮矮挫卖唱的走火入魔。不行,我没法代表月亮消灭你,但是我要代表星星拯救你!

    我伸出左手,一把紧紧握住老夏有点肉嘟嘟的小手,拖着她往前走,没走几步,手掌传来一阵疼痛,只见老夏咬牙切齿的不停的用力捏我的手掌。

    “看你还敢不敢偷偷牵我的手,竟占我便宜啊,啊!”老夏举起拳头向我表示强烈的抗议。

    我满不在意的说:“搞笑,这种小便宜我才不稀罕了!”

    “那你还想占什么大便宜啊?啊?啊?”老夏咄咄逼人,挥着拳头就朝我打过来。

    我赶紧一个转身,飞快的溜走了。

    一个男孩想占的最大的便宜就是牵着一个女孩子的手,一辈子都一起走。

  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是在高一。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下晚自习,我和丁丁在回宿舍的路上正好碰到了。

    “今天好黑好黑哦,你得保护好我,护送我回去。”

我偷偷挪动一大步,挨着丁丁走着。

    “切,你送我回去差不多。”丁丁都没有看我一眼,两只手来回的搓来挫去,“今天真冷,手的冻僵了!”

    “这样好点了吗?”我不知怎么了,从兜里拿出自己的手很主动握住了她的手!

    丁丁满脸通红,一句话不说,甩掉我的手,头也不回的朝宿舍跑去。

    那一年冬天余下的所有夜晚,每一次下晚自习,每一次回宿舍那短短的三百米路,我都牵着一个红着脸,有些微微胖很可爱的小女生的手。

    呵,我只是不想再让她的手冻僵了而已,真的!

    这一辈子,想必会牵过很多女孩子的手吧,感受她们指尖传递过来的柔软和温度。此刻正牵着的手,可曾感到过心跳?咫尺的距离,是否有着天涯的相隔。

    光阴似箭,猛的不经意间回头,会发现,手里牵着的早已换了模样,不是最初的那个你。是怪人潮太过拥挤?道路太过坎坷?世事太过无常?我们太过软弱?是你刻意撒开我的手?还是我没有用力攥紧你的手?还是我们都不小心丢掉了彼此?

    常常一个人,在寂静的夜,靠着院子里落寞的老槐树,叼起一根不知名的烟,吐出几个烟圈,抬头望着无尽黑暗的天空,手里拿着的你的照片滑落,眼泪突然间止不住的流下来!

      我控制不住眼泪,就像我控制不住命运。再给我几秒,只要几秒,我就可以追上你,紧紧一把抓住你的手,不让你疯了一样横穿马路,不让那该死的侧面飞奔而来的车对你那么亲密如此野蛮的接触。

    砰的一声,这是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刺耳的声音,这是你的身体遭到摧毁的声音,这是我的心瞬间破碎的声音。

    在那以后心像一面玻璃,透明的,你就住在里面。天气不好的时候,我会在胸口遮上一把你喜欢的蓝色小伞,这样你就不会被风吹到,被雨打湿,被雪覆盖。 

    放心,现在的我一切都好。你呢,在我不知道的那一边了,是否,一切安好?

  如果可以选择,管它春夏和秋冬,管它山川河流和草原,管它谁是谁的谁,谁又不是谁的谁。管它呢!我只要一个冬天,永远定格在星光灿烂依旧的夜晚,我牵着一个红着脸,有些微胖,一句话也不说,头也不抬的女孩的手,从此再也不松开,默默的走着这一辈子最浪漫的三百米。

    6

    “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ktv里我唱着张震岳的《再见》。

    夜色已经降临,月亮也偷偷爬上来,这是最后一个晚上,真的要说再见了,对重庆这座城市,对这座城市我认识的人,我做过的事,我去过的地方。眼睛突然有些湿润,可能真的再见就是再也不见。

    房间里的灯忽明忽暗,茶几上胡乱的放着六个空啤酒瓶,老夏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脸色红晕,嘴里依然欢快的唱着,喊着她的《不够成熟》。而我只是呆坐在沙发的转角,恍然若失。这一个月的美好,这一里天的欢乐伴着歌曲慢慢结束了。曲终人散,一首歌化作回忆躲藏到心灵最深处去了!以后的日子,也许会偶然再次听到《不够成熟》,我想我一定会想起老夏,想起一同出差的小伙伴,想起山城夜色里闪耀的霓虹,一切的一切一直都在我身边,从未走远!

      你已经把曾经深深爱你的人,从脑海中残忍的划掉了吧!你已经被你曾经深深爱过的人,从脑海中被不舍的划掉了吧!你已经被无数人从脑海中随意划掉了吧!忽然听到一首久违的歌,你却再次把划掉的人回想过好多遍吧!

      小学的时候,每逢放暑假都会跟着表哥去舅舅家玩。舅舅家养鱼,有很大一块湖,湖水平静安详,像一块玲珑剔透的镜子。表哥经常带着我去钓虾。虾是水里的呆子,找几个细长的棍儿,一头系着毛线,抓几只土蛤蟆系在毛线上,放到湖里不到半分钟虾就上勾了,把棍慢慢往上提,贪吃的虾屁股动弹几下还是被我提到水桶里了。

    表哥总是裸着上半身,头发竖起来老高,打着赤脚,短裤兜里藏着他的宝贝单放机,声音永远调到最大,无限循环播放的永远是《爱江山更爱美人》。我总是在想表哥心里暗恋的张爱雯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居然让他宁可放弃这如此多娇的江山。

    这个时候头上总是少不了一巴掌,表哥吐出路边抓来叼在嘴里的毛草,“棍儿都被虾子拖到湖中央去了,想什么啊你,老弟?”表哥噗通一下跳到湖里,捞起棍扔给我。

  每次午夜的收音机里传来《爱江山更爱美人》的旋律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那段童年。只是现在蔚蓝的天空不在,清澈的湖水不见。眼角的泪,手里握不住的沙,都随时光慢慢飘散了吧!

    高中毕业的时候,我们兄弟几个总是挤在乱糟糟脏兮兮的宿舍,听着永恒的beyond,吃着油炸的花生米,叼着凑钱买来的香烟,喝着廉价的啤酒,说着我们以后要怎么样怎么样。 以后花生米来一火车皮,香烟来一火车皮,啤酒来一火车皮,花姑娘也要来一火车皮!兄弟几个听到花姑娘都嗨了,亮仔拿起扫把横在腰间弹起吉他,雷爷拿起作业本卷起来放到嘴巴当做麦克风,凯子抱起他珍爱的电子琴,我则是找来两把雨伞不停敲打床架和衣柜当起鼓手。最后我们一起相拥,互相对视,眼泪都止不住的往下流,一路《光辉岁月》到天亮。

        家驹走了,beyond散了,而你们如蒲公英胡乱纷飞的种子散落在天涯。

      《光辉岁月》不在,《海阔天空》依旧,《冷雨夜》说句《真的爱你》!

  听过的每一首老歌,都是回不到的过去!

  说出来的每一句承诺,都是如今没有完成的事!

  落下的每一滴眼泪,都是未曾得到的爱!

  时间的玩笑,昨天总比今天好。总是再听到一首歌的时候怀念我们的故事!

  青春在什么时候偷偷结束的?在成年的时候?在毕业的时候?在参加工作的时候?不,是在听到一首老歌开始无限怀念过去的时候!

    如果可以选择,就让我把这首歌永不停歇的唱下去,带着我们的故事,带着彼此的思念,飞到远方的更远方,回到爹娘的爹娘。去看看高山那头的森林,森林那头的大海,大海那头连着的蓝天!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

      最后的最后渴望变成天使,

      歌谣的歌谣唱着童话的影子,

      孩子的孩子你又飞往哪去?”

      ……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还是那个平凡如一的我,10分钟10分钟地等着去目的地的车,熟悉的永远都是你我嬉笑怒骂的单调,伤感是中学生情书里才写的,悲伤寂寞近不了身。人生百态什么的那盘炒了又炒的菜,我尝也不想尝,我只想永远做你天底下的绿叶,一年四季只守护你开一朵貌美的花。手机里无限循环的情歌是往常那一支,就连头顶上倒把挂的月亮洒满的都还是你那迷人的微笑。表面看起来,这一天不过是惯常的每一天,只有我看得见那无形中更改的朝向,想让那班叫做时间的列车就此停住,不再一路南辕北辙地开下去。

       

                                                          2017年10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