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群

96
快来看哥
2016.06.21 00:38* 字数 1022

今天群里已经开始出现离别的话题,一股淡淡的情绪开始弥漫。

   前几天到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回来那天,当地侗家人请我们喝酒,大家都进入醺醺的状态时,有个大姐端起一大碗酒,要我喝,我不肯喝,她就唱起侗歌,大致是要喝一杯离别酒的意思,不喝不让我走。由于南北区域语言有差异,我听不懂她唱什么,我也用侗语唱了一首,表达我的离情别绪。我的侗歌大意是:

舍不得舍不得也要舍,

就象蜜蜂舍不得花,

蜜蜂舍不得花都容易,

可叫我怎么舍得你。

说实在的,大家唱唱好玩,仅相处一两天,刚刚认得,那有那么离愁。舍不得的前提是已经拥有什么,害怕失去,然后才产生上述说的离情别绪。

就我们这群今天上午出现的离别话题,按常理来说,也是开开玩笑,说说好玩而已,然似乎却确实有点舍不得就此把这个群解散了,有一点舍不得的意思儿。

我参加这个活动原本是非常偶然的,也不太把这当回事儿。上个月偶尔在朋友圈里读到一篇鸡汤文章,觉得还有意思,看文章出处是写手圈,就点进写手圈,在写手圈看到一篇开始关于开展医治懒惰活动的启事,觉得自己正正需要。多年来,自己以忙为理由,可说是基本不看书了,更不用说是动笔。不动笔不仅是不会,更是因为多年来忙于生活工作杂事,对动笔已经是一件恐惧的事情,哪个要我写材料,简直是要我的命。然自己也清楚,不读点书写点东西是不行的,久了,就懒成习惯了,就什么都不想动了,脑袋就生锈了。

活动开始后,头几天都没有完成作业,当然忙也是客观原因,但主要原因还是惰性已经很牢固了。正值当时经常出差,我就想放弃,但又有所不苷,就唆使我妹来顶替我。我把这个说法跟李老师说,老师沉默了一会,觉得不太妥当,不同意替换我,怕开坏这个头,仅同意由我妹替我做这个作业。

我妹是个机关干部,又正是多愁善感的年龄,写点东西应该不是问题,能够把她锻炼一下,也是个很好的事情。她也豪言壮语,说一天写一章,写一部穿越小说。可现实是她只穿越进去,就等着我天天催了。没办法,我又三天两天凑作业。

因为是应付,自己写的东西不看,也不看别人的,每天只掂记着完成任务。而一天,竟有一个叫免娘的关注我,还给我点评论,让我惭愧,又让我感动,接着的几天,又有群相继加我为好友,群友们真是善解人意又能包容。

于是我也去看群友们的作业,我自己叫作业,也叫他们的为作业。不看不打紧,看了,就惭愧了。这可是一个了不起的群,这可是一群才华横溢的才子。有的群友知识面相当宽广,把众多知识娓娓道来,应该是什么博士之类什么的。;有的群友语言优美,想象丰富,文字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