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周权臣宇文护时代的落幕

北周的贺若敦依仗自己的才能,看不起别人,见到和自己差不多的人都是大将军,而唯独自己不是,加上与陈朝在湘州的那次战役中,自己全军都返回没有损失,本以为该受到赏赐,结果反而被除名,所以对朝廷的使臣口出怨言。

晋公宇文护大怒,将他召回,逼他自杀。临死前,他对儿子贺若弼说:“我的志向是平定江南,现在看来是实现不了,你一定要完成我的遗愿。我因为口舌不谨慎而死,你不能不深思啊。”又用锥子把儿子的舌头扎出血来告诫他慎言。只可惜,多年以后,贺若弼还是和他父亲一样,死于口舌之上。

北周信州的蛮人冉令贤、向五子等据有巴峡叛变,攻陷白帝城,党羽连结有二千多里,北周派元契、赵刚等人前后对他们进行讨伐,都没有攻克,于是,周武帝下诏派开府仪同三司陆腾督率王亮、司马裔去讨伐。

陆腾把军队驻扎在汤口,冉令贤在长江南面据守险要地形,设置了十个城池,勾结远处的涔阳蛮人互为声援,自己率领精兵在水逻城固守。

陆腾召集将领们询问对策,大家都认为应该先攻取水逻城,然后进攻长江南面一带。陆腾却说:“冉令贤依仗水逻城固若金汤,外部寄托涔阳蛮人的支援,加上物资和粮食充足,兵器和军械精良新颖。以我方深入敌境的一支孤军,去攻打对方严阵以待的军垒,如果不能一次攻克,会更加助长他们的气焰。不如把军队屯驻在汤口,先攻取长江南面的地方,好比剪掉了他们的羽毛,然后向水逻城进军,这才是克敌制胜的战术。”

于是,他派遣王亮率领军队渡过长江,只用了十天就攻下八城,俘虏和收纳投降的分别以千计。然后挑选骁勇的士兵,分几路进攻水逻城。信州蛮人将帅冉伯犁、冉安西速来和冉令贤有仇,陆腾派人对他们诱说,用金帛贿赂收买,收他们当向导。

水逻城旁边有一座石胜城,冉令贤叫侄子冉龙真在那里据守。陆腾秘密地劝诱冉龙真,冉龙真便举城投降。水逻城的守众溃散,被杀死一万多人,俘虏了一万多人。

冉令贤逃走时被追上抓住,被处斩。陆腾在水逻城把群蛮的尸骸堆成高丘,以后各部蛮人见到这种惨状,就大声痛哭,再也不敢叛乱。

向五子王盘据在石墨城,叫他的儿子向宝胜据守双城。自从水逻城被平定后,陆腾不断派人去劝说,他们还是不肯投降。陆腾于是发起进攻,把他们全部捉住,共生擒一万多名俘虏,把所有姓向的酋长全部处死。

信州的旧治所在白帝城,陆腾平定诸蛮后,把治所迁到八陈滩的北面,任命司马裔为信州刺史。

小吏部陇西人辛昂,奉命出使梁州、益州,并且替陆腾操办军粮。当时临州、信州、楚州、合州的民众很多参加了叛乱,辛昂对他们说明利害关系,人们都来归附他。

辛昂于是叫年老体弱的背粮食,身体强壮的男子参加打仗,大家都愿意为他效力。辛昂完成使命返回时,正遇到巴州万荣郡的百姓造反,进攻包围了郡城,阻断山路。

辛昂对部下说:“乱民凶狡猖狂,我们如果先坐等报告朝廷,郡城一定会陷落。如果有利于百姓,不如先斩后奏。”便在通、开二州招募壮丁,得到三千人,加倍地赶路,出其不意,直逼贼垒。

贼寇以为大军到来,便望风瓦解,郡城得以保全。北周朝廷嘉奖辛昂,任命他为渠州刺史。

北周随恒公杨忠去世,由他的长子杨坚继承爵位。杨坚是开府仪同三司,晋公宇文护想用他做自己的心腹,杨坚曾把这件事告诉父亲杨忠,杨忠说:“两个婆婆之间的媳妇最难当,你还是不要偏向他!”杨坚谨遵父训,便推辞了。

当初,北周太祖宇文泰在西魏当丞相时,曾经建立左右十二军,隶属相府。太祖死后,都归晋公宇文护调度,凡属军队的征发调动,非得有宇文护的文书不可。宇文护的府第驻军守卫,人数超过皇宫,他的儿子和僚属都贪婪残暴恣意横行,士民都深以为患。北周国主宇文邕对此一直隐晦退避,别人也猜不到他的深浅。

稍伯大夫庾季才精通天文,宇文护问庚季才说:“近日来天文星象怎么样?”

庚季才回答说:“受到您的厚恩,怎敢知无不言,最近上台星有变化,对宰相您不利,晋公您应该归政给天子,同时请求回家养老,这样就能享年高寿,受到周公旦、召公的美名,子子孙孙常为国家重臣。不然,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宇文护听后沉吟许久,才说:“我本来的志向就是这样,但是经过推辞没有得到同意。你既然是天子的官员,可以按照朝廷的规定,只去朝拜天子就可以了,不用麻烦您特意来见寡人了。”从此以后就对他渐渐疏远了。

卫公宇文直是周武帝宇文邕的同母兄弟,原本和宇文护的关系非常亲近,后来在沌口打了败仗,被罢免官职,因此怨恨宇文护,劝周武帝杀死他,企图自己得到宇文护的职位。周武帝便秘密和卫公宇文直、宇文神举、王轨、宇文孝伯进行策划。

周武帝每次在宫中见到宇文护,都是行兄弟之礼。如果太后赐宇文护坐,周武帝就站立在一旁。这天,宇文护从同州回到长安,周武帝驾临文安殿见他,引导宇文护到含仁殿见太后,并对他说:“母后年纪已高,却很喜欢饮酒,我虽然屡次劝她,没有得到采纳。兄长今天参见时,希望您能劝说她。”

说到这儿,又从怀里拿出《酒诰》递给宇文护,说:“用这个来规劝母后。”

宇文护进殿后,像周武帝所说的那样对太后诵读《酒诰》,还没有读完,周武帝便在宇文护背后突然用玉笏打他,宇文护遭到突然袭击,跌倒在地。武帝命令太监何泉用御刀砍他,何泉心里惶恐惧怕,不敢用劲,砍了几次,都没有把宇文护砍伤。宇文直一直躲藏在殿内,这时跳了出来,手起剑落,将宇文护杀死。当时宇文神举等人都在殿外,没有别人知道。

宇文护死后,周武帝召见长孙览等人,告诉他们已经将宇文护处死,命令拘捕宇文护的儿子柱国谭公宇文会、大将军莒公宇文至,崇业公宇文静、正平公宇文乾嘉,以及他的弟弟宇文乾基、宇文乾光、宇文乾蔚、宇文乾祖、宇文乾威和柱国侯龙恩、侯龙恩的弟弟大将军侯万寿、大将军刘勇、中外府司录尹公正、袁杰、李安等人,将他们在殿中逐一处决。

当初,宇文护杀了赵贵等人后,许多将领都感到内心惶恐。侯龙恩得到宇文护的信任,他的堂弟开府仪同三司侯植对侯龙恩说:“皇上年纪还轻,安危依靠几位公侯。如果对他们诛杀过多来树立自己的威望权力,不但国家极其危险,恐怕我们的宗族也因此而遭到衰败,兄长您怎能知而不言!”侯龙恩没有听他的话。

侯植又乘机对宇文护进谏说:“晋公您以骨肉之亲,身受国家社稷的寄托,希望以诚意对待王室,按照伊尹、周公的榜样,那么境域之内都会觉得万幸。”

宇文护说:“我誓志以身报国,您难道认为我有别的企图吗!”又听到他和侯龙恩说的话,暗中对他产生忌恨,侯植因此忧愁而死去。等到宇文护失败被杀,侯龙恩兄弟都被处死,武帝因为侯植的忠诚,特意赦免了侯瑱的子孙。

大司马兼小冢宰、雍州牧齐公宇文宪,一向得到宇文护的信任,遇到对别人的赏罚,宇文宪都能参与意见,权势很大。宇文护有什么要向朝廷上言的事,都叫宇文宪向武帝转达奏报,其中有时有不同的意见,宇文宪顾虑武帝和丞相之间猜疑而形成怨仇,都婉转地进行申诉,武帝也察觉到他的用心。

宇文护死后,武帝召宇文宪觐见,宇文宪脱下帽子向武帝拜谢,武帝对他加以安慰勉励,派他到宇文宪的住所收取兵符和各种文书薄籍,宇文直素来忌恨宇文宪,坚持请求武帝杀死他,武帝不肯答允。

宇文护的长子宇文训是蒲州刺史,这天晚上,武帝派柱国越公宇文盛乘车去传唤宇文训,一到同州,就传达了武帝对他赐死的命令。宇文护的另一个儿子昌城公宇文深出使突厥还没有回来,武帝派开府仪同三司宇文德送去诏书将他就地杀死。

第二天,下令大赦全国,改年号为“建德”。

武帝翻阅从宇文护家中所搜得的文件,看到有假托符命妄图制造异谋的,都被处死,唯独得到庚季才所写的两张纸,大谈星象变化的灾难吉祥,应该把朝政大权还给武帝,武帝赏赐给庚季才三百石小米,二百段布帛,提升为太中大夫。

周武帝这时才开始亲政,他很注重威令刑罚,尽管是骨肉至亲也不宽恕。齐公宇文宪名义上升为冢宰,实际上夺了他的实权。

卫公宇文直性格浮躁诡诈贪婪狠毒,想做大冢宰,没能如愿,心里很不痛快,又请求当大司马,想掌握兵权。武帝猜到他的用意,说:“你们兄弟长幼有序,怎能反而处于下列。”因此任命他为大司徒。

这一年,突厥的木杆可汗去世,没有立儿子大逻便而是立了弟弟,就是佗钵可汗。佗钵以侄子摄图为尔伏可汗,统治突厥的东部,又任命自己的弟弟褥但可汗的儿子为步离可汗,统治突厥的西部。

这时,佗钵称雄塞北,北周和他和好亲睦,每年送给他们丝织的彩缎十万段。在长安的突厥人,穿锦吃肉的数以千计。北齐也怕突厥入境骚扰,争着用厚礼贿赂他们。佗钵可汗因此更加骄傲,对部下说:“只要在南面的两个儿子经常孝敬我,我就不怕贫穷!”

阿史那后得不到北周国主武帝的宠爱,神武公窦毅娶襄阳公主为妻,女儿还小,秘密对武帝说:“现在齐、陈、周鼎足而立,突厥势力正在强盛之际,希望舅父能够忍耐,加以劝慰安抚。”周武帝感悟,对她的话深表同意并予以采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
    Sao_Year阅读 11,602评论 0 10
  • 想起了我一对高中同学的事。 这两个人可以说是金童玉女了,撇开学生时代的恋情这件事不说,至少从颜值上来说绝对是很般配...
    Secreto_阅读 162评论 0 3
  • 对于一个能拿整根儿黄瓜蘸芝麻酱吃就绝对不会麻烦到把黄瓜切成片凉调或者烹饪的妈妈来讲 给孩子们做饭绝对是一个很大...
    颜阳天阅读 31评论 0 0
  • 我经常会问我自己:“在你死去的那前几十秒,你脑海里是否会有后悔的念头?再给你一次年轻的机会,是否还会选择这样的一生...
    活着至少疯一回阅读 94评论 0 4
  • Treat people with kindness because behind every face is a...
    JessicaH2017阅读 511评论 8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