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Punakaiki告别以及告别前的插曲-我的新西兰打工旅行日记第七章(16)

2013年3月5日 虽然来西海岸已经挺久了,可是我还是与韩国朋友JT保持着联系。上次他来看我给我带了两条牙膏,我还特别感激呢。因为这里买东西都不方便,而他刚好开车路过这里,我就请JT帮忙带牙膏,最后他都没有要我的钱,有这样的朋友我真的觉得很幸运。

上次他来时,我还去他住的Beach Hostel看海,JT还不厌其烦地帮我和大海拍照。那一次见到JT仿佛是回到了从前。在与一个很好的朋友在一起时,我不需要任何的掩饰,完全做自己,这样的感觉真好!

这段时间JT一直发短信问我是否要在6月一起去斐济玩。来新西兰以前,斐济一直是我梦想去的地方,可是不知为什么来这儿之后,却没有很强烈的欲望要去。今天我只是在网上查了一下斐济的住宿信息,然后发给JT 问他意见,我感觉自己也许没有那么想去吧。

今天的看日落活动同样是不能错过的。

看日落其实不仅仅是一种与自然的对话,更是自己与自己的对话,或者说是一种对情绪的整理。看到壮观的景致时,甚至不用“整理”,所有不必要的情绪都被清空了。


坐在大海边,任思绪飞扬

虽然,每次看日落时都要感受温度从暖到冷的变化,可当我见到那一次次让心灵震撼的景致时便顿觉一切都是那么值得,有一种“此生足矣”的感觉。这个黄昏,天空的云又彻底把我征服了……

云和落日

2013年3月7日 就要离开Punakaiki,我就抽了点时间给爸妈写了明信片。我几乎每到一处都给自己、爸妈或者朋友写明信片,一来能送出祝福,二来如果自己未来看到也能够勾起美好的回忆,所以我一直很喜欢以这种传统的方式定格记忆。写完后,我总爱拍照留念,这时的明信片仿佛成了一个人,在此刻与周遭的一切告别后,她就会飞到世界的另一头,带去我的祝福和回忆……


写给爸妈的明信片

今天刚好Jaimee、Morgan和我都有时间,Morgan就提议一起去kayaking(划皮划艇)。因为这里的价格比较合理,所以我欣然答应了。我们到达后问了负责人,说是30块可以划到天黑。那时已经5、6点了,我们觉得也不错,反正自己爱划多久就划多久。

Jaimee和Morgan都划过皮划艇,就我没有,我还真有点紧张的。付完钱后,我们先穿好防水鞋还有救生衣,然后负责人跟我们到附近的草地上把三条皮划艇拉到了河边。还好有Jaimee在,他把我的船拉到河边,帮我拉着船,确保我安全坐进去之后才放手。皮划艇里的空间比我想象的要小的多,我们每人坐的都是单人的皮划艇,基本上没有什么多余的空间。划桨的两头的设计也是不同的,Jamiee告诉我要有弧度,我琢磨了半天才划得像样一些。

坐在皮划艇上感觉就像在水中一样,近距离与水接触让我有一种特别奇妙的感觉。两边都是秀美的山,水特别清澈,能见到水里的石头和水生植物。要知道,这可是在国家公园里啊!

以前在电视上看别人划时好像都不费什么力气,我现在知道了那只是“看起来”而已。真正划的时候要费挺大体力的,所以很快我就落后了。Jaimee干脆用绳子把他的艇和我的艇连在一起,然后带着我划。我一只手都不用动,就飞一般地在水上“游”了起来,真是太刺激啦!


带着我在水上“飞”的Jaimee

享受够了在水上“飞一般”的感觉后,我还是决定自己划。结果被他们两人远远地抛在了后面。中途我因为搞错了方向,卡在了一块石头旁,后来硬是把自己解救了出来。我继续慢慢划,没有全心全意地欣赏风景,因为已经消耗了一些体力。


在Punakaiki国家公园里独自前行……

我又划了好久,路过一处水很浅的地方,有很多石头而且有坡度。我尝试逆流而上,可是没有成功。最后,我只好下艇,把艇拖过了这一处浅滩。拖完之后,我划了一会儿,终于见到了Jaimee他们。那时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打算回去了。刚好我们旁边有一处可以顺流而下,Jaimee就硬是把我连人带艇地拖到那儿,让我的艇顺着湍急的流水而下。可是没想到,我的艇因为流水水势太猛,中途被卡在了一块大石头上,我试着用桨把艇解救出来,结果我身子一倾,翻船了!

也许那一瞬间真的太短了,我完全没有时间做准备,只记得在水里疯狂地翻腾,然后叫“Jaimee, I can’t swim!”吓得我乱了手脚。只听得Jaimee说“It’s ok。”他说什么水不深之类的话,不过Jaimee真的是高看我了!虽然以前爸爸带我学过几次游泳,但我绝对还是个旱鸭子,掉到水里还是会淹死的那种!听他说水很浅,我就赶快巴拉手脚往前,往前……啊,总算到了浅处,我终于能站起来了!

我很庆幸我“活”下来了,可接下来有更棘手的事——我的手机和相机都湿了。还有,Morgan问我眼镜哪儿去了,我才发现我的眼镜掉在水里了!Jaimee站在石头上往水底望,Morgan划着皮划艇回去看,也没找到。他们说,天色太暗了,只能下次来。Jaimee安慰我说下次他会和Mel一起来,一定会帮我找的。他们都已经尽了力,我也不好再说什么。Jaimee一开始是想让我体验一下刺激的感觉,没想到我掉进了河里。

我们回到出发点后,天已经黑了。按了好久的门铃,才见一个男人很不耐烦地来开了门。他不耐烦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划皮划艇到晚上近9点的。我们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事,他说如果他在,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原来之前接待我们的人只是来帮老板的忙,老板说一般划皮划艇之前他会让戴眼镜的人用绳子把眼镜,也包括其他的随身用品。这位老板对我的遭遇感到非常同情,我还把具体掉眼镜的地方画图告诉了他。他说一有时间就会帮我去找,他说帮客人找东西他们是他们常做的事情。可能是老板的脾气有点古怪,说话方式又很特别,Jaimee和Morgan在一旁笑。我想,我的遭遇这么惨,你们还有空笑啊!

回到咖啡馆后,Mel听到我的遭遇很关切地问我怎么样,因为我的身体都被水浸湿了,我在岸上等Jaimee找我的眼镜时都冻得瑟瑟发抖。虽然后来Jaimee借我衣服穿,我还是觉得冷。我终于明白了以前在电视剧里看到的落入水中的人上岸之后瑟瑟发抖的样子是符合现实的了。

晚上Mel,Jaimee和Morgan都去酒吧了,我因为心情还没平静下来,加上明天要离开了,还有行李要整理就没有去。

其实,我心里真是很担心,没有手机、相机、眼镜,我该怎么办呢?我马上就要开始环南岛的旅行了,现在这三样最重要的东西都没有了,我该怎么办?我不断问自己,问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可是再想也没有办法了,还是先整理行李吧!

2013年3月8日 今天没有眼镜,我的工作受到了一点点影响,不过还好,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差,起码我带着阅读眼镜(是看书时用的眼镜,能凑合着戴)凑近收银机屏幕时还能看清上面的字。本来我挺早就能结束工作了,可是因为忙,我的工作超出了预定的时间。

最后的离别时刻终于来了,只记得和Pier的临别拥抱抱得特别紧,毕竟从一开始的不和谐到后来的互相调侃,这个结果还是让我很欣慰的。Pier在餐巾纸上写上了她的Facebook名字还有其他人的联系方式,我也和Grant的妻子告了别,虽然她和Grant一样是那种严苛的老板,不过相遇就是缘,给对方一个拥抱,好好说再见。

开车去Nelson的司机是我上次从Nelson到这儿的同一个司机。我感觉生活真是奇妙,我仿佛又回到了原点,不同是这一次心中仿佛不是那么空荡荡的了,而是丰富的。随着车的行驶,Punakaiki蓝色的海在我眼前略过。其实,Punakaiki的海不常是蓝色的,今天我走了,却又这么蓝了,还真的有点不“甘心”。我还想看更多蓝色呢,心里有好多不舍,我很不敢相信我又在路上了……


Punakaiki的蓝色大海

再见,狂野的西海岸!
坐在巴士上,心情很复杂……

5个小时后,回到了Nelson,Kevin说我变胖了,也变得成熟多了,大不一样了,听到这样的评价我挺开心的。这一次我能自己做咖啡给Kevin了,我还帮Kevin清洁咖啡机,总之,能用自己所学做一些事让我很开心很满足。

晚上,我专门去了以前工作的泰国快餐店去看Vut。没想到Vut说我明天可以去工作!我就在Nelson呆两三天而已,真是没想到Vut这么慷慨,主动给我提供工作机会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