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日记 雨仁读译 第2232天】:“看望竺梅”

 

竺校长抗战西迁贵州日记(连载第2232天)

1946年2月24日(周日)重庆 , 晴热。中午70°F 左右。今日遵义晨10.5°C,午后23°C。

  时事:美外交部不承认西班牙佛朗哥政府,法国封锁法、西两国边境。蒋主席由沪返渝。

  晨七点起床。八点与余又荪、罗宗洛到"岭南"餐厅吃早餐。据罗讲,台湾大学战前办学经费八百万台币,现物价已涨十倍,故经费增至四千万台币并不算多。台大的教员分教授、助教授和助手三类。教授称讲座,预设共114 个讲座,各有研究室。教员总数不到三百人,而职员则超过一千人,罗去后,已裁员八百。中国籍学生有八百人,日本籍则有一千余人。

  膳后至聚兴村二十二号,晤济之与赵九章太太。

        九点,徒步至市民医院(领事街)看望竺梅,先遇到胡鸿慈(竺梅男友),知竺梅月初哮喘病发,卧床两周,昨才下地,面色苍白。竺梅现住在职员宿舍,有女看护陪同。副院长顾君新到任,欲扩建市民医院,故不能久住。若回遵义,而不久又将返渝,故不如至歌乐山上海医学院,拟商代院长谷镜沂。之后,式苹、式敏来谈。式敏随国立音专来渝游行。式敏高大,身重140 磅,式苹较秀气,有120 磅,也有气喘病。鸿慈备了馒头、牛肉,在院中餐。至一点,式苹等看电影去了。回。睡半小时。

  三点洗浴,不用炭盆烤火,已不觉冷。浴后阅报至四点半。与罗宗洛、汪戢哉谈。戢哉称钱宾四为无耻之尤,因其好迎合当局。我说未免过于苛责,而胡适评价为有学究气味,很是正确。托罗宗洛为竺梅在台湾找一国文或音乐教员之职位,并嘱其为浙大本届毕业生谋事。

        五点半至"滋美"餐厅晚膳,三人吃了六千元。七点半至美专校街一号,晤叔谅(陈训慈),谈一个多小时。知夏朴山于昨晚已抵渝,今日来过院中。叔谅谈及费巩事,说沈钧儒、黄任之在政治协商会上曾提出质问,陈布雷作答,说特务不知有此人,可由家属依法诉诸卫戍司令。关于浙江省府改组,李汉魂正四处活动。教育厅想让许绍棣调长英大,许不肯,故未动。

        叔谅廿七日飞杭,托其调查凤凰山地事。九点半回。

(贵州的青岩、遵义、湄潭和永兴,值得每个浙大人一生当中,去走一走、看一看的地方。以上文字系由贵州浙大校友雨仁每天读译自《竺可桢全集》之1940~1946年,一天一篇,持续七年,新鲜读译,与您分享,“穿越”西迁,见证校长在贵州抗战办学七年的每一天,感悟求是精神,弘扬西迁文化。误读与错漏,在所难免,敬请阅读原著。更多连载见~http://blog.sina.com.cn/xiqianqing)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