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春雨时

96
七日鱼
2017.03.25 22:51* 字数 937

春季总是湿湿黏黏的,尤其在广东,刚过回南天,好不容易清爽点了,却又下起了雨。

最近总觉累,按我们这儿的话来说,体内湿气重,要祛湿了。

以前母亲在家里时,总要不时地买点茯苓、牛大力煮点排骨汤,说是既祛湿又补肾。每次我都笑她,好像家里人总是肾亏。

当时根本没觉得这汤有什么用。可今天身上长了一个小疱子,虽不大,却很痒,总要不时地抓抓,这才又想起了母亲的汤。想要出去买点回来煮,却被一场春雨拦住了。

这雨从下午一直下到了晚上,淅淅沥沥的,不算大,可又绵绵不绝,没有一点停的势头。

我们这儿的春雨就是这样,不会太大也不会太小,不算轻柔也不算强势,只要让你不能忽略便可以。

也许是南方的四季不分明的缘故,我对季节并无太大感触,不会特别觉得哪个季节最美,哪个季节特忧伤,只要不下雨就行。

因为,每回一下雨,所有一切事情都会变得不方便,人会烦燥,这种印象源自小时候读书时:

最痛苦就是正要上学,突然“哗啦”一声,倾盆大雨说来就来。只得无奈地穿着灰蒙蒙的雨衣骑着自行车出门,时不时还要伸手抹抹脸上的雨水;湿漉漉的水泥路,黑乎乎的泥巴溅起,弄脏了裤子或裙子;路上的一切都会被一道道自行车流掩盖,丑陋了几分。

如果是在上课时下起了雨,那多半,放学会我就会被困在课室里很久。不要想着有人会给我送伞,因为父母也要在单位避雨。等雨停了,常常是一家三口同时到家里。

所以我对雨并无半分好感,我怎么也欣赏不了文人笔下的雨景,也不喜欢温润这种词。“春眠不觉晓”这种美事也断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北方的大气干爽才是我羡慕的。

一位朋友到东北旅游,打电话跟我说那儿的郊外太美了,沃野无限,蓝天碧草……

我就坐在窗边,听着窗外的雨声遐想起来……

虽然我不喜欢雨,可我也知道春天是需要雨的,正是播种时,万物都需滋润。

每个季节总要给人留下点特殊印记,人和天较劲是一件傻事,顺时而为才是生活的本质。

正如我母亲,春天煮点茯苓汤,夏天煮点绿豆汤,秋天弄点冰糖雪梨,冬天就多炖点羊肉,好像听着指令,配合着老天爷过日子一样。

那天,听着儿子读课文:“春雨,像春姑娘纺出的线,轻轻地落在地上,沙沙沙、沙沙沙……屋檐下,一群小鸟正在争论一个有趣的问题:春雨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心底突然一阵柔软,或许等我再老些,就会不那么排斥春雨,甚至喜欢上它,心平气和地过日子。

杂而又杂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