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快点长大 早点实现我的“梦想”

96
寻陌_在路上
2017.08.24 13:39* 字数 2166

本文参加#感悟三下乡,青春筑梦行#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爸爸要挣钱养我和弟弟,还要给妈妈治病,我想快点儿长大,去帮爸爸挣钱养家。”12岁的小寒眉头紧锁望着远方,目光却格外坚定。简单的话语,却藏着不简单的“童年”,渴望真正长大的孩子,却是让我如此酸楚。在他们的世界,所谓的“梦想”到底指的什么?

2017年8月,在四川农大“寻陌”团队和云南邵通布嘎乡150名小学生20天的相伴后,“开心加油站”暑期夏令营宣告结束。离开你们的我,似乎也成长了很多,难以忘怀的是你们稚嫩的脸庞和本不该出现在你们这个年纪的沉重的梦。

“我要好好学习,以后考上大学报答爷爷”

  一公里的山路上,小勋浩一直紧紧拉着我的手,未曾放开。那是我第一次到小勋浩家中家访。


志愿者姐姐陪孩子回家。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进门,浓烈馥郁的烟草味扑鼻而来。“哥哥姐姐,你们要等一下哦。我爷爷正在准备烤烟,等一下才能从烤房里出来,你们一定要等一下哦,不要走了。”8岁的勋浩表情很认真,似乎生怕我们走了。

  记得小勋浩的爷爷从烤炉里出来时,衣服和头上沾满了烟灰。“爷爷,你蹲下来。”懂事的小勋浩左手抵住爷爷的额头,右手轻轻地为爷爷拂去头上的烟灰,鼓起圆圆的腮帮子,使劲儿地吹走发丝间的残渣。

  一系列动作衔接流畅,娴熟之至。这时候的爷爷似乎更像个小孩子,乖乖地蹲着不动,任由小勋浩摆布。而小勋浩则像个大人似的,吹完之后还不忘帮爷爷做个“发型”。

  听爷爷说,浩浩家有五个兄弟姊妹,平常都由他照顾,而勋浩是最小的一个。“我老了只能在家种种烟。现在是农忙季节,又刚好是暑假,浩浩会主动来帮忙打烟(即收割烟草),是最乖的一个孙子。”爷爷对小勋浩的评价极高。

  听到爷爷夸奖,小勋浩害羞地把脸埋进爷爷的胳肢窝。

  “但上学的时候我决不允许他们来帮我打烟。”爷爷语重心长地说,“孩子小就应该多读书,多学点知识,以后才不会像我们一样做个不认字的农民。”

  小勋浩紧紧靠着爷爷,若有所思地垂下眼皮,看着自己的脚尖。

  “浩浩,你的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呢?”当问到浩浩的父母,爷爷慌了神色,赶紧帮忙回答:“他们在浙江打工,过年的时候回来一次。他们会回来的。”

  原来,浩浩一直对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父母长期的不在身边,他总是生气地说他们不会回来了,不爱自己了。爷爷顾及到小勋浩的感受,总是不提及这个话题。

  送我们走的路上,小勋浩又一次拉着我的手,郑重地告诉我说:“我要好好学习,以后考上大学报答爷爷。”

  “那你爸爸妈妈……”我不敢再往下说。

  “我知道,我都知道!他们去很远的地方都是为了我们,为了爷爷,所以不能跟我们在一起。但是,我真的好想他们啊,我想他们多回来陪陪我们,陪陪爷爷!”小勋浩的泪水早以决堤,绯红的脸蛋被冲刷出道道印迹,他低声抽泣着,手里紧紧攥住爷爷的衣角。

  我一时慌乱了心绪,不知如何安慰,只好静静地陪在一旁,轻轻地拍着他瘦小的脊背。

  “我想快点长大,考个大学好好报答爷爷。等以后我能挣钱了,爸爸妈妈就可以回来陪着爷爷了。”

  看着小勋浩稚嫩的脸和坚定的眼神,我的心像打了结一般揪着难受。小小年纪的他却明白太多大人的无可奈何,单薄的脊梁上承载着这一个家庭的所有“梦想”。

“我妈妈虽然得了乙肝,但是她很善良的”

  7月26日,我们来到小寒家中家访。

  初见小寒的母亲时,她正在田地里劳作,听到小寒叫她,一路小跑回到家。近看才发现妈妈虽然微胖,但是脸色发黄,连眼球都是泛黄的。

  “小寒,要拍张全家福吗?”

  “可是我弟弟不在,我不知道他去哪儿玩了。”小寒的弟弟年仅5岁,因为年幼无知,性格又顽劣,小寒和妈妈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于是我拉着小寒和她妈妈,为她们拍了一张照片。合影中抱住小寒的妈妈笑得很开心。这是她们母女唯一的合影。

  提到爸爸时,小寒妈妈立刻红了眼眶:“他爸爸在广州工作,一年回来一次,但隔不久就给家里寄一次钱。”此时的小寒倚靠着门框,背对着我们默默地擦拭自己的眼睛。

  我们得知小寒妈妈一直生着病,但当我们问及她得了什么病时,小寒却突然默不作声,像是揭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她的神色显得有些不安与焦灼。

  “老师,小寒懂事,从来不跟别人讲我生了什么病。我是乙肝患者,这个病治不了,也不能累着了,我的病拖累了这一家……”小寒妈妈还未讲完却已泪流满面。

  “姐姐,我妈妈虽然得了乙肝,但是她很善良的,她从不让我和弟弟做农活。”小寒含着泪急切地向我们解释,生怕我们看不起她的妈妈。


哥哥姐姐在小寒家家访。图片发自简书App



  “姐姐,我很想爸爸,但是我知道他不能回来。爸爸要挣钱养我和弟弟,还要给妈妈治病。”12岁的小寒望着远方,坚定地说,“我想快点儿长大,去帮爸爸挣钱养家。

  结束家访后,当志愿者顶着烈日准备踏上归程时,不经意回头望去,小寒正在一个人在家里做饭,她忙碌着的小小背影晕染着不平凡的色彩。

  这种超越年纪的懂事让我感到心疼。尽管脸庞依旧稚嫩,但她幼小的心灵担负了太多不该在这个年纪该承担的东西。不知归期地等待远方的家人和过早地面对现实生活的残酷让她们太早地成熟,失去了很多童年时代的该经历的孩子无忧无虑的东西。


“姐姐,我好想妈妈啊。”而姐姐能做的就是替你拭去泪水。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许对这些孩子来说,我们只是匆匆过客,但能陪伴他们度过短暂的20天,发现每个孩子身上的善良和单纯,对我来说却是获益匪浅。也许,他们才是老师吧,是我的生活老师,哲学老师,人生老师……

  亲情对于留守儿童而言无疑是最为欠缺的,但是他们却能用另一种方式成长得更加坚强。希望他们能快乐地长大,实现他们心中的梦想,成为能够让家人安心依靠的力量。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