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郎探母》观后感

提早了半小时到了逸夫舞台,正是午饭时间,却到处都是黄牛窜来窜去:“票有多伐?”、“票要伐票要伐?”、“你给400就好了!”。走进场内等朋友,N个带着行李箱杀来的票友目不斜视前往检票口。瑜老板的人气果然不同凡响。

这是我第二次正经八百在逸夫舞台看京剧。隐隐期待又带点怯意,生怕众人叫好时我完全不知所彩。坐在不算最佳的位置看着空座越来越少,与朋友讨论着这一场是年轻人多还是老年人多的问题。最终结论是一半一半——因为黑头发更多些。

灯光关闭,锣鼓响起。瑜老板踱着步子一亮相,便是一阵彩。“金井锁梧桐,长叹空随一阵风……”戏,就这样开始了。

我听老生并不多,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瑜老板功力究竟如何。但第一场《坐宫》的结尾,就领教了。那一声“叫小番”!高亢清亮,底蕴十足。演对手戏的田慧,是梅葆玖老先生的入室弟子,娇俏柔媚,很能体现梅派的韵味。看得我忘了拍视频,只有叫好的份。嗯,全场最爱的就是她了。可惜《坐宫》之后就换了蔡筱滢。她上场之后,我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梅张的区别。蔡筱滢没有那么甜,更温婉一些。身段上倒是更俏皮,想来是为了与萧太后撒娇而备的吧。

中场休息的时候,听见周边的人聊天,原来是一群台湾妹子结伴而来。似乎她们比我更不熟悉京剧,连瑜老板出演的是谁都没闹明白。可是我身边的姑娘全程认真地录着音,似乎还不时做一些笔记。

回头观望,竟见到了几个老外,甚而还有黑人前来捧场。不由再次感慨,幸亏有瑜老板不遗余力频繁出现在各大综艺节目上宣传京剧,不然真不会有如此之多懵懂之人前来。

京剧也好,摇滚也罢,总要在剧场里才能充分展示其特有的魅力。在一个特定的氛围下,全身心投入去表演和观赏,用唱腔、身段、鼓掌、喝彩互动,带起的是最真实的愉悦,一种发自内心的荷尔蒙交流。这是唱片无法替代的。这就是现场的魅力。

瑜老板在她第三次谢幕时不断比划着617的手势,于是我急匆匆离开,转去售票处买下了6月17日《兴汉图》的门票。这一次刻意选了舞台左侧的位置,可以看到琴师。待我拿到票,后面买票的队伍已经成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