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集轶事

老家镇上有个集,每逢阴历一、六,来自各处的小商贩都聚集在镇子上,卖着各色东西。这期间有几件事情印象比较深刻。

(一)红蓝相间的布

那时候,小镇的规模还没有现在这么大。集刚好处于小学到我家的路上,每次恰逢赶集那天,上学放学的时候,就从小贩支着的摊子下面旁边经过,可能是统一规定的,卖衣服、卖布、床品等摊子,全部都要支上红蓝相间的布,把一家家分开,红是深红,蓝是以前的老蓝布颜色,上面会耷拉下来一块,随风飘荡。从下面经过的时候,那些布在头顶上摇曳着,阳光透过来,洒下红色、蓝色的光影,小摊的后面就是大片的麦田,风吹过,刷刷刷。

(二)钉马掌

农村的集,卖什么的都有,农具、簸箕、筛子、小板凳、小桌子、木匠打的门、牲口交易等等,农村需要的一切,这里都可以买到,也都有人卖。对了,还有小猪娃和小羊羔,也都是赶集时候买的,小鸡仔什么的,应有尽有。

最有趣的就熟中学外面大院子里的牲口交易市场,我家在中学住,每次逢赶集的时候,就会在那里看那些老头交易牲口、给马钉马掌。先要用一把类似凿子的东西,铛铛铛地给马修蹄子,老师傅很有准头,修完再拿个铁掌给马钉上去,有时候马也尥蹶子,老师傅就会用自己的独门绝技给马制住,小时候每每看这个,都乐此不疲。

(三)磨石碑

牲口市场的下面,有一排房子,像以前供销社的样子,但从我记事起,那边就不是供销社了,有一些卖东西的,还有饭店,其中最西头,跟牲口市场最近的地方,是一个刻碑的。我们那边是山区,产石头,山上有很多大青石。我不知道他的石头是不是在当地开采的,但是每每都能看到他用一个很大的东西,在那里磨石头,把石头打磨成光滑平整的样子,然后拿个小凿子叮叮当当地在上面刻字,大多是谁家里有人去世了需要立碑,就会上这里定做一个。不得不说,刻碑确实是个手艺,落笔无悔,你刻上了就不能改,每一笔都要美观、俊逸。如同现在很多人练字用的拓本,书法家先写到纸上,然后刻碑的再刻到石头上,如此能保存下来,我们如今看到的留存下来的拓本,不知应感谢书法家的技艺高超还是雕刻家的技艺高超。在我看来,雕刻家应该更厉害一点。虽是临摹,但一定也有他的创造。

不过稍微大一点的时候,这个师傅就搬走了,以后再也没有见识过这门手艺。

(四)站在最高处

没上学的时候,爸妈有时候会带我赶集,那时候整个镇上除了一个供销社,别的卖东西的很少。一到赶集的时候,所有人好像都会涌过来,附近镇子的人有的也会来。熙熙攘攘的,我记得爸妈总是伸着一根手指头让我攥着,怕走丢了,但有时候他们也会停下来挑选东西或者跟熟人聊天,或者碰到亲戚了,我也会跟着亲戚家孩子玩一会儿。有一天,妈妈跟我约定,如果赶集时候找不到她和爸爸了,就去镇政府广场旁边的信用社门口的台子上站着,那个台子有一人多高,过年看戏的时候也有很多人站在那里看。

结果,真的有一天,我跟爸妈走丢了。那时候还没有上学,并没有走熟从广场到家的那条路。我记得自己发现找不到人以后,迅速地开始往信用社门口的台子那里跑过去,一点都不敢耽搁,跑到那里,一会儿,爸妈就找过来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智慧的约定。

(五)大马戏

脑子里只有隐约的印象,在集上,有一个大铁网,有人在里面围着网骑摩托车,嗡嗡的发动机的声音,叹为观止,这算是奇闻异事吧,所以至今都能记得。

(六)追日落

从小学回家的路上刚好是向西行,家所在的中学的西边,刚好是一座大山,所以每天下午放学,一个固定的日程就是,追日落。看着太阳一点点落到山头,再一点点没下去,红彤彤的,老大老大的,美极了。看到太阳快落下来,心里就有急迫感,不敢在路上再耽误,一定要赶在完全落下去之前回到家。这可能也是一种仪式感。但现在回想起红彤彤的落日,依然觉得好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约十二年前,因你上班就近的原因,一大家人从西门的一百平方的房子,搬家搬到了玉林小区几十平方的老房子里。 你说,你要...
    青云扶摇而上阅读 407评论 7 28
  • 这是我第一次走近吉河。 即使是在下游,在和汉江汇合的地方,吉河依然不很宽阔,我可以用溪流来形容她。当然,被称作溪的...
    江南秦裔阅读 674评论 21 28
  • 国庆放假,我们一家驱车去看儿子小航的外婆,外婆家在离县城约28公里的石镇窑前村,石镇素有“干年古镇”之美誉,...
    小航的日记阅读 176评论 1 9
  • 好久没有逛街了,刚好今天星期天,县城的街日,去逛一逛,不买也是客,看看还是很不错,顺便理个头发。说起理发,已经好长...
    海里淘金阅读 128评论 1 8
  • 我家村庄的西面是一个省道,沿着这条省道往南走有一个十字路口。这路口对我们那里的人出行相当重要。它东边连接小...
    ZZF琉璃阅读 62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