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竺国内金蝉染病,玉兔精儿施计牟利

目录 

上一章  佛乡山脚乱象丛生,通天河中四人遇难

图片来源网络,侵来信必删

话说金蝉子在通天河失了真经之后,一路是忧心忡忡,郁郁寡欢。

这一日,风寒料峭,夜风袭人。金蝉子一夜之后是身躯有恙遍体发烫,自此一病不起。

净坛使者急道:“方出佛乡不到数百里,金蝉子便卧病不起,恐吾等东行传法之事因未择日祈祷,匆匆而行,猝而不吉,所以接连遇祸。不如暂回大雷音寺,修养伤体,择良辰吉日在行”。

金蝉子缓缓起身干咳了几声道:“净坛使者勿要说笑,东行之身已动,未传得一禅半经便折返西归,佛祖必然震怒,到时吾等必遭佛祖严惩,绝比东行十万八千里痛苦的多”。

斗战佛凑上来笑嘻嘻的对净坛使者道:“通天河丢失经书,其罪不小。难不成你甘愿受佛祖责罚,也不想东去,当时又何必自荐前往”。

净坛使者尴尬的笑道:“哪有的事,哪有的事。吾只是关心金蝉子伤病,关心而已”。金身罗汉道:“吾等皆不通医术,金蝉子一身肉胎,禁不起病痛折磨,不可久待,得速寻良医医治”。

说罢,金身罗汉扶金蝉子上马,净坛使者整理好行装,继续上路并找寻行人打听附近医师大夫。

不多时,几人便见道路上熙熙攘攘的行人。金蝉子于马上有气无力的说道:“依书中所载,想必前方不远便是距离佛乡最近的国度天竺国了”。

斗战佛道:“那吾等速前去找寻医师为你治病”。几人不在停下休息,直直前去。斗战佛在路上拦住一位行人道:“施主,请留步。不知贵处哪里有郎中大夫,吾有一同修染病在身,欲请良医医治”。

行人上下打量了斗战佛,又看了看金蝉子等人道:“尔等何人,来此何干?”。斗战佛道:“吾等自灵山大雷音寺而来,途经此地,欲前往东土”。行人道:“哦,原来是灵山的高僧,失敬,失敬”。

说着行人手一指城内道:“城内有一名医,似华陀在世,各种疑难杂症,药到病除,只是。。。”。斗战佛急道:“只是什么,还请施主明言”。

行人心想:“灵山高僧钱财自是充裕,何必提来羞辱自己”。于是行人道:“只是名医医术高明,城内男女老幼凡有疾病者具在此处医治,自是人满为患”。

斗战佛道:“不知那位神医是何模样,何处可寻?”。行人道:“医者乃一名女子,傲视高冷,与画中嫦娥仙子有几分相似,就在城中伴月堂内”。斗战佛听罢连忙道谢。

净坛使者听行人所言,医者与嫦娥仙子非常相似,便催促众人道:“大夫之处既已问得,吾等速去找寻,为金蝉子医治,迟了恐耽误病情”。说着踏步便走在了前面。斗战佛在后冷哼一声,金身罗汉牵着龙马亦赶了上去。

四人进入城中后,一路打听询问,终于来到了伴月堂医馆面前。不料眼前伴月堂果如行人之言,队长如龙,水泄不通,观众人面色,皆是痛苦难当,似是些顽疾缠身之人。净坛使者上前向一名正在排队之人问道:“施主,这可是伴月堂看病所排之队?”。那人道:“正是,正是”。

于是净坛使者卸下肩上行李,手一指长队对金蝉子道:“那便是伴月堂看病队伍,吾前去排队,你先在旁边休息等待吧”。

说完净坛使者便走到队尾排队,金身罗汉扶金蝉子在边上坐下,斗战佛亦守在金蝉子身边观望众人。净坛使者来到队尾只感队伍行进缓慢,一个时辰也少不了几人。

不一会,一名男子鬼鬼祟祟来到净坛使者身边小声道:“高僧在此排队不知身染何疾?”。净坛使者一看此人贼眉鼠眼不似好人道:“施主误会,非吾染病,乃吾同修有疾,吾在此替他排队”。

说着净坛使者手指向金蝉子。男子伸头看去,看到金蝉子面色苍白,连声咳嗽,转过头对净坛使者道:“吾见那位高僧病情颇重,可不宜久待呀”。

净坛使者打量了一下男子道:“难不成阁下亦是大夫,可解吾同修病痛?”。男子道:“高僧误会,高僧误会。吾只是一介平民,不懂医道,亦是前来排队之人”。

净坛使者叹气劝道:“原来同是排队之人,施主,安心排队吧,相信不久便可轮到吾等了”。男子挤了挤眼道:“高僧必不是当地之人吧”。净坛使者道:“路过此地而已”。

男子道:“哦,难怪高僧不知。天黑之后,伴月堂只售药草不在看病。当下时日不早,今日天黑前必不能排到高僧”。净坛使者一脸怀疑道:“施主此话当真?”。男子道:“怎敢欺骗高僧”。

净坛使者听罢转身欲前去告知金蝉子等人。男子一把抓住净坛使者道:“唉。。高僧勿急,吾有一法可助高僧”。净坛使者停下来看着男子道:“嗯?施主请讲”。

男子向队前手一挥,队前一人亦抬手一挥回应。男子转头对净坛使者道:“高僧请看,吾已排到队前,今日便可问医看病,吾可将此位置转与高僧”。

净坛使者一惊道:“施主若转与吾,那施主病情如何处置?”。男子道:“高僧果然是慈悲为怀,处处为他人着想。吾自有解决之法,高僧不必挂怀”。

净坛使者道:“位置转让与吾,施主可是有条件的吧”。男子哈哈一笑道:“高僧果然是明眼之人,吾在此地亦排了数个时辰,高僧只需给些茶水钱便好”。净坛使者问道:“需要多少?”。男子道:“只需五十两”。

净坛使者深知此事不必与金蝉子商量,吾等身无分文不说,金蝉子绝然也不会答应。净坛使者便一口回绝道:“施主,不好意思,吾等出家之人身无分文,不能与您交易了”。

男子一听事不能成便恶语相向怒道:“哼!穷鬼,浪费时间,祝尔等早为病魔所胜,下得十八层地狱,受尽折磨”。男子说完欲拂袖而去,净坛使者一听怒上眉梢抡拳欲打。

男子挺身向前迎打道:“吾不见世间有打人的僧侣,你若想坏了佛门名声,吾不躲闪,打便是”。净坛使者硬生生将拳头收回,不在理会。男子骂骂咧咧又说了几句,最后吐了一口唾沫在净坛使者向前,便离去了。

待男子走后,旁边人对净坛使者道:“高僧不必在意,刚才与你交谈之人乃是专门高价售卖队前位置,以赚取急于求医病患的财产之人。因其可用钱财换取进门示医之机,百姓常唤此类人为“门鬼“。方才高僧若未忍住性子出手伤他,人群之中他同伙数十人,见其受辱,必为难高僧”。

净坛使者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多谢施主告知。但不知那位男子所言,天黑伴月堂便不在看病之言可否属实?“。旁边之人抬头看了看太阳道:”确实如此,吾等处在此位置,今日已晚恐不得医治了“。旁边之人亦是摇头叹息一声。

不久之后,却见方才与净坛使者攀谈男子带着一名老者穿过层层人群来到先前招手那人处,老者从袖口中掏出银两塞给两位男子,两位男子收起银子,将位置让与老者,便勿勿离开了。

净坛使者感叹:”果然有钱可使鬼推磨,有钱便可凌驾规则之上,有钱便可将痛苦转嫁他人之身,唉!“。

不一刻,斜阳西坠,余晖染霞。伴月堂中走出一名平常老者手拿一包草药,随后跟着一名伙计。老者方出得门口,伙计便将伴月堂大门遮掩半扇,只留半扇出入。

随即堂门前排队百姓一片叹息。而后幼扶老,妇扶夫,拖着病身,哗然散去。

净坛使者赶忙抓住一人胳膊问道:”施主,队伍为何散去?“。那人道:”你有所不知,天黑后伴月堂只售草药,不在看病,刚刚伴月堂堂门半掩,说明已不在看病“。

净坛使者一指天上太阳道:”日落西山尚有一杆距离,何言天黑“。那人亦无奈道:”伴月堂只要掩了半扇大门,表示今日已不在看病,你若不信,可在此苦守,验明所言真伪“。

净坛使者无奈回到金蝉子等众人处道:”天黑后伴月堂便不在行医,已关张了“。金蝉子道:”救死扶伤,争分夺秒,岂有罔顾他人性命,拒病人于千里之理,有违医德呀“。

金身罗汉道:”百姓病痛应尽是些风寒小疾,未伤及性命,伴月堂才敢如此“。金蝉子又咳嗽几声道:”病痛小疾,不得时医治,积而成病,天长日久,顽疾缠身,生不如死矣“。

净坛使者回道:”唉,若想在此医治,得明日早起排队,方可得见大夫。不知金蝉子病况可熬得明日“。金蝉子长叹道:”不知城内除此伴月堂,是否还有医馆大夫“。

斗战佛接着道:”那你们在此等候,吾去城中寻找看看“。金蝉子回道:”有劳斗战胜佛了“。斗战佛翻身而去。剩下金蝉子三人在原地坐下休息等待。

夜幕渐渐笼罩,丝丝寒风,扎心刺骨,金蝉子有病在身,受不得这冷寒侵袭,咳嗽加剧,声声透着嘶哑声调,在冷清的街道上显得格外响亮。

金身罗汉凑过来小声道:”金蝉子可还撑得住?“。金蝉子有气无力道:”无事,无事“。金身罗汉只是叹气,却亦是无计可施。

伴随金蝉子声声咳嗽,不远处一座民宅”咯吱“一声门慢慢打开,探出一位男子左右观望,看到金蝉子等人后一愣,便抬脚向他们走了过来。

男子来到金蝉子身边道:”高僧,您可是身染重病,前来投医的?“。金蝉子道:”阿弥陀佛,正是“。男子又道:”今日伴月堂已不在行医,夜风寒凉,恐高僧病情加重,若不嫌弃吾房屋简陋,不如先去吾家暂住,明日在来寻医看病吧“。

金蝉子道:”多谢施主,贫僧有病在身,恐多有打扰“。男子道:”不打扰,不打扰,吾家中只有吾与老母,老母亲信佛,从小便教诲吾要行善积德,方才吾听见此处有咳嗽之声,特地前来一看“。

净坛使者对金蝉子道:”黑夜风寒,金蝉子又有病在身,不如应施主之邀前去施主家中暂住,明日在过来医治“。金蝉子缓缓起身双手合十躬身对男子道:”阿弥陀佛,多谢施主了“。

男子便领着金蝉子三人来到了自己家中。男子母亲见男子领回几个人,便问道:”吾儿,此何人呀?“。男子道:”乃是在伴月堂前等候医治的病人,吾见其不抵风寒,又有疾病在身,便领至家中安顿“。

金蝉子上前虚弱的声音道:”阿弥陀佛,贫僧来自灵山大雷音寺,路过此地,不幸身体染病,寻医到伴月堂前,不得医治。夜冷风寒,幸得施主之子相助,幸甚,幸甚“。

男子母亲道:”原来是大雷音寺高僧,吾儿行该为之事,高僧快请座下休息“。金蝉子依老母亲之言慢慢坐下,净坛使者问道:”不知此地哪里还有大夫?伴月堂人山人海,恐明日亦见不得大夫“。男子从家中端出饭菜和热水,听到净坛使者问话回道:”城中只此一处医馆,在无他处“。

净坛使者道:”硕大城中,为何医馆只此一处?“。男子道:”城中百姓疑难杂症频出,只伴月堂可解,药到即除。诸多药房、医馆被百姓视为庸医俗物,熬不出个三天五日,便关门走人了“。

净坛使者惊道:”原来伴月堂这般神奇“。金蝉子突然想起斗战胜尚在城中寻医,转头对金身罗汉道:”金身罗汉可否前往刚才休息之处,等待斗战佛回来,将其带回此处“。

金身罗汉点头出去了。金蝉子对男子又道:”吾还有一同修四处为吾找寻医馆大夫了,听施主所言,吾同修必是无功而返了“。男子亦点了点头。

净坛使者又问道:”吾今日在伴月堂前排队,见有人可以金银换得看病位置,伴月堂不管此事吗?“。男子回道:”哦。。。高僧所说的是门鬼吧“。净坛使者道:”对!对!对!听旁边的人亦唤其为门鬼“。

男子又道:”门鬼是此地一群恶势力,早与医馆勾结,更以恐吓、威吓手段将自己人安插到看病前列,在以高价出售位置,存在时日久矣。伴月堂只顾赚钱,哪里管的这些事,谁进得医馆便给谁看病即是“。

男子见金蝉子几人吃的差不多了,便收拾起碗筷说道:”高僧早些休息吧,病体不宜熬夜,明日亦需早早前去排队,方可得医治之机“。金蝉子吃过喝过后恢复些精神道:”阿弥陀佛,多谢施主劳心“。

男子微笑应答后便抽身离开了。不一会,金身罗汉领着斗战佛回来,斗战佛果然是一无所获。金蝉子一行人便在屋中休息了。

次日清晨,东方将白,晨光熹微,净坛使者便早早的来到伴月堂前排队,此时便已有几人排在前面,金蝉子等人亦在旁边等候。太阳升至一杆之高后,净坛使者身后已是人群挤挤,伴月堂伙计方慵懒的揉揉睡眼,慢吞吞的打开门迎客。队伍有秩序的一个一个的进进出出。

净坛使者前几个人中有一位老大爷,进去许久后才出来。怎料出来后却变得眼神空洞,面色压抑,手中提着一个药瓶步履沉重,缓缓而出。

走出人群后,老人仰头高喊:”想不到一世辛勤,半生积累,最后却换得区区几颗药丸,哀啊!痛啊!“。说完气血攻心,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老人干瘦身躯直直倒下,霎时魂归九泉,一命呜呼。手持药瓶散洒一地,几颗药丸滚向四面八方。引得周围人群一片骚动,指指点点,有人偷笑,有人惋惜,有人麻木见惯不怪。

金蝉子见状虽不明缘由,但逝者已逝,欲起身超度逝者,由于身体病态行动不便,一个趔趄又差点摔倒,幸有金身罗汉在侧扶住。就在金蝉子一起一扶间,恰好一队官府巡逻官兵经过,见有人暴毙,纷纷赶至现场。

官兵头目向伴月堂内看去,里面伙计给了个眼色。官兵遂盘问周围民众原因,得知是自己因气而亡后,便命人抬走了尸体,恢复了秩序。金蝉子摇头苦叹双手合十躬身向逝者道:”阿弥陀佛“,而后金蝉子坐定口诵经书,安渡亡魂。

真是:一生尘世悲与喜,日月一朝又一夕。多少辛酸苦楚泪,百年一梦了无痕。

又过了一刻,就医队伍终于轮到净坛使者。净坛使者回头使劲招手示意远处金蝉子众人,金身罗汉便搀扶起金蝉子来到净坛使者身旁,待前面一人出来后,金蝉子几人便进了伴月堂医馆内。

几人刚踏进伴月堂,一股中草药香扑鼻而来,随后过来一名伙计将金蝉子几人领入一间房内。

房内陈设简单,两把椅子,一张桌子,桌子之上有几本不知名书籍。对面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人,瘦骨嶙峋,白发长须,一眼望去倒似个名医模样。

大夫见金蝉子等人进入后抬眼看了看几人道:”哪位是患者,还请就坐“。金身罗汉扶金蝉子坐下,金蝉子道:”阿弥陀佛,有劳大夫诊治了“。大夫点点头道:”嗯!好说,好说“。

金蝉子坐下后,大夫左观右看金蝉子面色,又令其张嘴察其舌胎,还挑起金蝉子眼皮观察。一番检查折腾后,大夫坐定缓缓说道:”这位僧人的病情呢。。。“。大夫一边说话吞吞吐吐,一边一只手在桌上做着手势,似是在索要什么。净坛使者忙问道:”大夫,病情如何?“。

大夫见几人未有动作,伸回手一脸怨气道:”尔等非本地之人吧,这般不懂规矩!“。金蝉子道:”吾等是路经此地“。大夫冷哼一声道:”难怪,难怪“。大夫信手拿过一张纸,又拿过笔在纸上不知写了什么递给金蝉子后,向外喊到:”来人,带几位下去吧“。

金蝉子接过纸便跟随伙计出去了。出去后金蝉子打开纸一看,字体潦草,神鬼难辨。于是开口问伙计道:”施主,吾等这是去哪?是去抓药吗?“。伙计道:”非也,病还未看完,是去下一个大夫那里“。金蝉子又道:”这药方已开,为何还要继续就医?“。

伙计回道:”你有所不知,医馆内须对病患全面诊断方可开出救治药方。你手上的纸非是药方,而是方才大夫的诊断说明“。净坛使者笑道:”这医馆还真是细致周到,检查明了在行开药救人“。金身罗汉在旁冷笑不答。

不一会,伙计又将金蝉子等人带到另外一间房内,房内的布局和之前几乎相同。金蝉子等人左脚刚踏入门内,里面的大夫马上皱眉捂住鼻子,伸手一指斗战佛与净坛使者道:”你,你,二人止步,身上气味,甚是难闻,若是你二人其中一人看病,便请回吧“。金蝉子听罢叫他二人门外守候,金身罗汉陪金蝉子进入。

大夫亦道:”是哪位身患病疾,便请坐吧“。金蝉子闻言便坐下了,大夫起身来到金蝉子身边上闻下嗅,又将耳朵贴在金蝉子胸前听着金蝉子呼吸之声。许久后,大夫起身回到坐位上亦是吞吞吐吐道:”此病棘手难医,但。。。“。大夫说着,手亦是不停的在桌上做着手势,也似在索要着什么。

金蝉子转头看了看金身罗汉,金身罗汉道:”但什么,大夫不妨直言“。大夫一听亦是十分不悦小声嘀咕道:”没什么,没什么,真是不懂人事“。随手将金蝉子在上一个大夫所留的纸条拿过,提笔在上画了几道,又交还给金蝉子道:”速走,速走吧“。

金身罗汉急道:”尚不知是何病症,如何便走?“。大夫道:”会有人说与你听,离开,离开“。无奈,金身罗汉带金蝉子又走出房间。

斗战佛、净坛使者二人见金蝉子出来,上前问道:”如何?“。金身罗汉只是摇头。伙计见人已出得房间,便手一摆道:”诸位请这边走“。金蝉子几人又随伙计走着,路上,金身罗汉凑到伙计身边问道:”是不是吾等要为大夫准备些礼金打点,才可被认真诊断?“。

伙计惊道:”尔等好不通人情,不早做准备,如何可得医治?”,伙计方要转弯,摇了摇头改成直走道:“罢了,罢了,吾还是带各位到最后的结果处吧,免得白白耽误光景“。伙计是一脸叹气,金蝉子等人终于明白缘由,自知身无分文,也不做回返在诊断之想。

金蝉子几人随伙计在堂内走动时,看到十几个人簇拥着一位肥头大耳,身着华丽的中年男子。那男子却是痴痴傻傻,呆头呆脑,身边之人满手提着灵丹滋补猛药前呼后拥,一行人风风火火的进了一间精致房间。

金蝉子见景咳嗽了几声道:”施主,药堂内怎见人如此吵吵闹闹“。

伙计叹气道:”高僧有所不知。人生有富贵贫贱,富贵的人就医,灵药当饭食,贫贱的人治病,药草无一颗。那人是城中大户人家的傻儿子,天生痴傻,他父亲膝下只此一子,不惜重金,将其寄养在伴月堂,只想他有康复之日“。

金身罗汉道:”天生痴傻,凡草俗药怎见得功效“。伙计道:”谁说不是呢,可人父亲就是有钱,一线之机亦不愿放过“。

伙计转了又转将几人又带到一间房内,房内一位男子比前两位大夫略显年轻。大夫见金蝉子拿着纸条而来,便上前迎接道:”高僧快请坐,请坐“。顺势接过金蝉子手中纸条,大夫手捊胡须看着纸条摆了摆头似是看懂一般,放下纸条,对金蝉子道:”高僧病情不容乐观呀“。

斗战佛急道:”如何讲?“。大夫叹气道:”此病实属罕见,内有急火攻击腑脏,外有寒气侵入肌体。若是耽搁下去恐会四肢僵硬不可动弹,头脑呆滞宛如板木。在严重者,得眉脚以下截肢“。

此言一出,斗战佛气的七窍生烟,掏出铁棒将面前桌子击了个粉碎道:”你这庸医,满嘴胡言,吾虽懂不得半点医术,但从未听说人还可以眉脚以下截肢“。

说着斗战佛欲在一棒杀了那名大夫。金身罗汉忙上前阻拦道:”不可,万万不可“。只见那名大夫吓的已是屁滚尿流,哆哆嗦嗦的躲在椅子后一脸惊恐。

斗战佛怒气未消不顾他人阻挡在提棒时,远处厉声喝止道:”何人如此大胆,敢在此放肆“。原来,伙计听到房内有吵闹动静,马上报告给伴月堂老板。斗战佛欲行凶之时,老板正好赶来。

斗战佛动作被喝止后,大家齐齐看向发声之处。只见不远处一名女子,容貌端庄,姿态婀娜,身段轻盈似雪,气质完美无暇,但却面带凶相一脸杀气毁了精致的五官。

那名大夫见女子出面,马上溜到女子身后躲避。女子手执一根捣药玉杵指向斗战佛道:”何故在此放肆?“。斗战佛看了一眼女子问道:”你便是这伴月堂当家主事吗?“。女子道:”正是“。

斗战佛又道:”好!那你便评评理,吾同修来此看病,一番无聊诊断后,被告知病情严重须眉脚以下截肢,可有此理?“。只见女子一伸左手一根银丝飞出,瞬间缠住金蝉子左手手腕,斗战佛见状提棒便袭向女子。

女子马上喝止住斗战佛道:”莫动!“。随后女子将银丝收回道:”吾刚为他悬丝诊脉,他的确身染重疾。方才大夫说日久病重便是眉脚以下截肢,乃是比喻耽搁日久必死无疑之意,是尔等曲解“。

金蝉子双手合十躬身对老板道歉道:”施主,不好意思,是贫僧同修鲁莽了,贫僧替他致歉。不知贫僧身上疾病施主可有法可医“。

女子转身从腰间拿出一粒丹药道:”此药丸可解你身上病痛,不过此处非慈善之地,不会白白施舍于你,需五百两白银才可“。此语一出,金蝉子几人万分诧异。

同时,斗战佛察觉周围一股妖气窜动,双眼聚神如炬看向眼前女子。顿时,女子原形尽收斗战胜佛眼底,乃是一只兔子精。

斗战佛上前呵呵一笑道:”区区一只兔子精,在此耀武扬威,看吾扒了你的皮“。说着斗战佛双手握紧铁棒便要将其击杀,金蝉子一把抓住斗战佛又干咳了几声道:”不可伤害无辜!“。斗战佛急道:”她是个妖精!“。

金蝉子斥道:”妖精又如何,万物生于天地皆是平等,她既无伤天,又无害理,如何便起杀戮之心!“。斗战佛无奈缓缓放下棒子。

兔子精呵呵一笑道:”料想不到你这和尚还是个知情懂礼之人,好吧,这颗药便赏赐于你“。说完,兔子精将手中药丸轻轻一弹便飞到金蝉子手中。金蝉子躬身道:”阿弥陀佛,多谢施主“。

兔子精一转身道:”既已得药,便不要在伴月堂逗留,速速离开吧“。金身罗汉扶着金蝉子便向外走去,斗战佛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兔子精回身跟上。

不料斗战佛一转头却见净坛使者呆若木人痴痴的看着兔子精。上前用手在净坛使者眼前摆摆,净坛使者毫无反应,嘴中口水却已垂下三尺。斗战佛狠力一瞅净坛使者耳朵道:”呆子,还动了妖精的心思,速走,速走“。净坛使者吃痛回过神后仍是不情不愿,一步八回头的跟着向外走去。

出了伴月堂后,金蝉子欲服下丹药,金身罗汉阻拦道:”赠送者乃是妖怪,恐其有诈“。金蝉子道:”吾观其面相和善,不似奸恶之人,不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着便服下了。

片刻后,斗战佛问道:”如何,如何“。金蝉子道:”只觉身轻,丹田内有股气环绕流动。却还是有些胸闷、咳嗽“。金身罗汉道:”应是药效还未完全发挥“。金蝉子叹息道:”药丹既已服下,吾等还是继续上路吧“。几人整理行装谢过收留一晚的农家便继续东行了。

未行多远,天色渐暗。金蝉子仍是咳嗽不止,虚弱不已。斗战佛道:”那兔子精果然是招摇撞骗,所产药物毫无效果“。金蝉子回道:”恐是吾体质羸弱,久拖致病情加深,才使得药物没了效果,不必理会这顽疾小病,吾等继续东行,不可耽搁传法大业“。

净坛使者手一指前方道:”天色已晚,前面不远有一处寺院,吾等前去借宿一夜,明日在行吧“。金蝉子看了看前方道:”就依净坛使者之言吧“。

几人来到寺前,净坛使者上前敲门,出来一位小僧。净坛使者道:”吾等自大雷音寺而来,途径贵地,天色将晚,欲借宿一宿,不知是否方便“。小僧双手合十道:”高僧稍待,容我通禀“。

小僧进去后禀告方丈道:”寺外有大雷音寺而来的四个和尚,其中一位好似生了病,欲借宿一宿“。方丈道:”快快请进来吧“。

方丈一见金蝉子一身病态,忙出殿外搀扶。金蝉子亦是咳嗽不止,方丈道:”高僧所染何疾?“。金蝉子道:”尚不明确,白日在伴月堂中看病,不知病因,只得一颗药丸,服之无用“。方丈细细打量金蝉子道:”高僧貌似有心事藏于心内,致使心火旺盛。连夜赶路在受风受寒病邪入体,近而得病“。

金身罗汉惊道:”方丈慧眼,吾几人丢失些许经书,使得他忧心忡忡而得病,不知方丈可有医治之法“。方丈呵呵一笑道:”此事极易。高僧必须平心静气,抛却心中杂想。吾在命人熬一碗姜汤,趁热服下,休息一晚,即可痊愈“。

金蝉子道:”阿弥陀佛,多谢方丈指点“。说着金蝉子闭眼打坐,静下心来。方丈又吩咐小僧下去熬制姜汤。斗战佛有些不放心道:”吾亦去帮忙“。说着斗战佛随小僧一起下去了。

小僧到达厨房后便拾起姜块切起来,斗战佛道:”吾可帮上什么忙吗?“。小僧看了看水缸道:”劳烦高僧到院中水井处打些水来吧“。斗战佛闻言提起水桶便出去了。

正当斗战佛朝水井旁走去时,发现有一人鬼鬼祟祟的在水井旁东张西望,见四下无人,便从怀中掏出一包药粉,欲撒向水井。

斗战佛上前一把抓住那人手腕,一时吓的那人魂飞魄散,拔腿欲跑,斗战佛反手将那人仍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这一跤摔的那人是头昏脑胀,眼冒金星。

斗战佛又顺手一提将他拿到厨房内,小僧一惊道:”高僧,这是何人?“。斗战佛心知此事不能私自解决道:”看好他,吾去叫他人前来“。

斗战佛来到前堂悄悄的叫来众人,路上斗战佛向众人说明情况。众人到达厨房后,那人一身酒气散发出来,众人纷纷捂鼻。方丈上前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到此?“。那人有意隐瞒嘀嘀咕咕不肯开口,斗战佛提拳欲打道:”在不老实,打得你皮开肉绽“。

那人心知斗战佛厉害闪避道:”我说,我说。吾是城中王二,见今夜苍茫夜色,特意见寺内参拜佛祖,呵呵呵“。王二说完尴尬一笑。斗战佛掏出铁棒在手中把玩道:”王二你的嘴和吾的铁棒有的一比,硬的很啊“。

王二一见斗战佛恶狠狠的眼神吓的浑身一激灵道:”我说,我全说。有人派吾前去水井投毒,今夜我贪了几杯,迷失方向,不巧才来到寺中,见寺中亦有水井,便。。。“。

斗战佛道:”何人指使你,投的又是什么毒?“。王二吞吞吐吐道:”这。。。“。斗战佛转脸一声:”嗯?“。王二赶忙交代道:”是伴月堂的大夫指使,投的毒便是我胸前的这包药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毒“。

斗战佛将王二胸前的药粉拿出递给方丈。斗战佛又问道:”你还知道什么?“。

王二道:”投毒之事非吾一人,城中尚有十余人行动,伴月堂每人分发药粉外,还赠了一粒丹药,言吾等吃了丹药便不受毒粉侵袭“。斗战佛问道:”丹药何在?“。

王二道:”亦在我怀中“。斗战佛从王二怀中掏了掏果然拿出一粒丹药,斗战佛将丹药拿在手中细细观察,又回想起伴月堂兔子精赠金蝉子的丹药,二粒药丸果真是一模一样。

斗战佛心中已明暗想:”那兔子精会治个什么病,定是一个方子医遍天下疾病,怎不误人误事“。斗战佛同样将丹药交与方丈道:”贼人在城中肆虐,吾欲去擒捉,有劳方丈顾好金蝉子可好?“。

方丈道:”阿弥陀佛,高僧慈悲救世,放心去吧,寺内上下必保金蝉子周全“。斗战佛便向外走去,净坛使者紧跟其后。金身罗汉向二人道:”吾在此地看守金蝉子,以免突生变数“。斗战佛点点头道:”也好,也好“。斗战佛与净坛使者出了寺内腾云而去。

二人进得城内后,四下找寻果然抓到几个鬼鬼祟祟向水井投毒之人,斗战佛就地将这些人绑在水井之上。严刑拷问后,这些人据实交待与王二所言无有出入。斗战佛大怒道:”这兔子精真是狡诈害民,不可留她“。招呼净坛使者直奔伴月堂。

不一刻,二人来到伴月堂门前,斗战佛也不多话抡起铁棒朝门就是一击,千斤之力,木门应声而破。

斗战佛叫道:”兔子精,你想躲到何时,还不现身“。只见兔子精悠悠从堂内走出道:”白日毁吾桌椅尚不怪你,又来砸吾门栓,绝不轻饶“。兔子精手持玉杵指向斗战佛。

斗战佛怒道:”吾来问你,你唆使手下向城中百姓水井投毒,在售药救治,进而谋取暴利,你作何解释!吾说你怎对所有病人皆是一种治法,还百治百灵,原来你早知他们身患何疾!“。

兔子精道:”无中生有,血口喷人,枉吾施舍丹药救你同修,想不到佛家之人亦恩将仇报,看杵!“。

兔子不在多言举杵便攻。斗战佛听兔子精如此一说,不由得心生理亏之感,毕竟食了人家的丹药,遂力少三分,举棒相迎。兔子精玉杵已到眼前,斗战佛凝气纳元奋力一挡,兔子哪是斗战佛对手,登时被弹出战圈,撞在伴月堂梁柱之上,眼前一黑,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斗战佛趁机疾驰到兔子精身边举棒欲将其打死,忽然天边传来一声:”且慢动手!“。斗战佛寻声看去,见天边有一仙子,飘飘而来。

借着月色看去,那人薄纱罩住清秀窈窕身体,杨柳细腰,亭亭玉立。头插凤钗,鬓发如墨如瀑倾斜而下。叶眉含黛,杏眼脉脉。秀鼻蕴润,樱桃小口一点红。指若葱根,美腿修长,举止典雅,落落大方,真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斗战佛一见道:”哦。。。你是何人?“。仙子道:”吾乃月宫嫦娥仙子“。嫦娥仙子手一指地上的兔子精道:”此乃是吾的玉兔“。

斗战佛看了看嫦娥仙子又看了看地上的玉兔精道:”既是天上之物,下界行此伤天害理之事,不尊人道,有违天条,断不可留“。说着提棒欲打,铁棒棒威赫赫,一棒下去玉兔精必是当场毙命。

眼见铁棒即将临身之际,却不料净坛使者提起钉耙挡住斗战佛铁棒。斗战佛惊怒道:”净坛使者这是何意?“。净坛使者道:”斗战胜佛息怒,嫦娥仙子既来,定有缘由,不如暂且听她何意,若投毒之事真非玉兔精所指使,不是错杀好人“。

此时,玉兔精趁机化出原形,猛然一跳跳入嫦娥仙子怀中,嫦娥仙子轻轻抚摸玉兔,安抚于它。

斗战佛见状质问道:”嫦娥仙子莫不是要包庇玉兔精,助她逃脱惩罚“。

嫦娥仙子回道:”斗战胜佛息怒,方才玉兔已向吾讲明,投毒牟利之事乃是伴月堂四位大夫所为,玉兔亦今晚方知,正欲前去阻拦,斗战佛便已到了。四位大夫所投之毒乃是万毒散,中毒者有万种症状,解法却可只配一种,伴月堂内有药丹千余颗,化而为水,教百姓服之即可“。嫦娥仙子说完转头便要离开。

斗战佛面对嫦娥说辞只气的牙痒痒,明知其所言为假,亦是无的办法,只好到伴月堂内寻找药丹。

嫦娥仙子方欲离开,净坛使者自后面高喊到:”仙子留步!仙子留步!“。说着净坛使者腾云来到嫦娥仙子面前道:”吾乃佛门净坛使者。听人言嫦娥仙子深居月宫,不知有缘可否探访?“。嫦娥仙子看了一眼净坛使者欠身道:”方才多谢高僧出手相救,若有缘在行感谢“。

说完嫦娥仙子飘然而去,净坛使者望着嫦娥仙子远去方向,呆呆相望,目光久久不移。待斗战佛寻得药丹包裹而出时,净坛使者还在远望。

斗战佛在下大声叫了几声亦不见回应。这时斗战佛掏出如意金箍棒,念动咒决,金箍棒迅速变长,大力捅了一下净坛使者屁股,净坛使者这才醒过神来。

斗战佛嘲讽道:”不想净坛使者身在此处,魂儿却跟着嫦娥仙子去了月宫了吧“。净坛使者道:”莫要胡说,莫要胡说。金蝉子还在等待吾等,速回,速回吧“。遂二人翻身回到寺中。

斗战佛见到方丈后,对方丈只说伴月堂投毒害人,指使之人已被正法。又将药丹交到方丈手中,言将这些药丹化水,便可救治城中百姓不在受病痛折磨,玉兔精与嫦娥仙子之事一字未提。

方丈自是答应道:”阿弥陀佛,此等功德,老纳必定完成“。第二日清晨,金蝉子悠悠醒来,果然病好大半,只剩下身体尚有些乏力。

斗战佛将昨夜之事讲与金蝉子听,金蝉子第一句竟然问道:”那嫦娥仙子可如传说中一般美貌?“。净坛使者在旁道:”嫦娥仙子,花容月貌,难以用言语形容“。经净坛使者一说,金蝉子未能亲眼所见显得有些懊悔。

金蝉子又问道:”城中水井尽已被投毒,那千颗药丹可够?“。斗战佛道:”药丹化水,分与各处百姓,应是没有问题“。

不及金蝉子多问,方丈走进屋内道:”寺外有一队官兵,言国王有请高僧“。金蝉子惊道:”这是何故“。方丈道:”不知。但观其形式,不似祸事“。斗战佛道:”金蝉子勿怕,吾等陪你走一遭便是“。金蝉子几人整理行装,辞别方丈,便随官兵入城见国王去了。

官兵将金蝉子等人带入宫内后。国王见金蝉子来到后,马上离了座位上前迎接,双手紧握金蝉子手道:”高僧来到天竺国,何不命人通告一声。本王不曾宴请迎接高僧,高僧便悄悄为本国做了天大善事,真是我佛慈悲“。金蝉子狐疑道:”不知国王所指何事?“。

国王道:”当然是伴月堂之事,本王早知伴月堂图谋不轨,一时不得线索才未冒然行动,幸得高僧相助,铲除奸佞,还国民一片青天。本王已将一干人等抓获,个个据实以招,本王必依法论罪“。

金蝉子道:”阿弥陀佛,济世救人本就是佛门宗旨,从不敢忘却。带罪之人,必是一时糊涂,还请国王从清处罚“。国王道:”嗯,好,高僧果然菩萨心肠。本王有意留高僧于国内任国师,济世救人,宣扬佛法,不知高僧意下如何?“。

金蝉子道:”阿弥陀佛,多谢国王美意,贫僧奉如来佛祖法旨前往东土,重任在身,不可中途贪图富贵,无功而终“。国王叹气欲在挽留,但见金蝉子一脸坚决后道:”既然高僧身带佛旨,那本王也不在勉强。高僧可将通关文牒拿出,本王为你盖上金印,遇上关卡也好放你通过“。

金蝉子一愣道:”贫僧出得佛乡之时未考虑周全,未有通关文牒“。国王道:”哦。高僧不必惊慌,本王为你起草一份通关文牒助高僧远行吧“。金蝉子躬身道:”阿弥陀佛,多谢国王“。

不一刻,国王命人写好通关文牒并盖好印章递与金蝉子。国王又道:”这里还有些金银,聊表寸心,高僧一路远行,想必可以用得上,还请高僧收下“。侍从刚端上金银,不待金蝉子推辞,金身罗汉便将金银接了下来,金蝉子见罢有些不悦躬身道:”阿弥陀佛,多谢国王了。若无他事,吾等便告辞了“。

国王躬身道:”祝高僧一路顺风“。金蝉子等人离开之后,天竺国投毒涉案大夫、亲自投毒之人尽皆斩于市槽。城内百姓喝了寺内药丹之水,果然全部好转,此事一出,金蝉子路过的寺庙名声大震,香火自此不绝,佛门又在天竺国成功俘获一批虔诚信徒。

天竺国草草收场,东行之路才刚刚开始,后面还有多少劫难,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章 平坦石路怪事丛生,天降神仙扬善惩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