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翰科技遭遇“专利流氓”因诉讼缠身被迫终止IPO

  “科创版第一案”一粒小小的胶囊胃镜遭遇的恶意诉讼风波,近日再次吸引了资本市场的目光!

  作为首批获受理的科创企业,安翰科技于3月22日进入科创板“考场”,5月份,遭遇了专利流氓的沉重一击:

  重庆金山医疗技术有限公司和重庆金山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重庆金山”)起诉安翰科技(武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安翰科技”),认为安翰科技的“磁控胶囊胃镜系统”产品侵犯了自己的知识产权,提起知识产权侵权诉讼并索赔天文数字5000万元。

  历时七个月安翰科技一直陷入伪专利诉讼之中,安翰科技因此案一度被媒体曲解、误读,大量断章取义的报道充斥眼球,度过了最为灰暗的一段时光。

  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对重庆金山的涉案专利进行再次审核,并宣告8项中的6项属于无效专利。

  据《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以上实用新型专利均已被现有技术公开或属于公知常识,相对于现有技术不具备突出的实质性的特点和显著的进步,不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3款的规定,宣告专利权全部无效。

  重庆金山这6项被“全部无效”的专利分别是:专利号201820275046.8,名称为“无线胶囊内窥镜”的实用新型专利权;专利号201720947925.6,名称为“一种消化道诊断仪及其胶囊内窥镜图像数据处理系统”的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201220196431.6,名称为“胶囊内镜”的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201320386725.X,名称为“胶囊内镜外壳结构”的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201420171032.3,名称为“一种具运动定位功能的胶囊内镜系统及其胶囊内镜”实用新型专利;及专利号为201621444940.0,名称为“一种胶囊内窥镜工作系统”的实用新型专利。

  6项专利均与其OMOM“胶囊内镜”产品相关。

  领先就招黑?专利流氓的阴谋组合拳抡向安翰科技

  领先就招黑,似乎成了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共同遭遇,特别是在上市的敏感时刻,竞争对手打击、负面集中出现几乎成为常态!

  近年来,有不少企业因为专利纠纷而止步于IPO,专利诉讼已成为竞争对手的有力武器。例如今年1月~4月,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里,鸿合科技就遭遇竞争对手两次专利诉讼阻击。值得庆幸的是,最终鸿合科技安然过会,有惊无险。

  安翰科技,是一家以医疗技术见长的科技公司,也受到专利诉讼、恶意举报以及舆论曲解的组合攻击,在这个过程中,竞争对手的阴谋组合拳“功不可没”!

  今年5月,重庆金山在最“恰当”的时机起诉安翰科技,挥舞专利大棒试图给对手沉重一击,认为安翰科技胶囊胃镜产品涉嫌侵犯知识产权。任何一家正常经营的公司,都会意识到竞争对手的意图,就是通过8起恶意诉讼,阻止其IPO进程,并借机扩大自身品牌知名度。为了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安翰科技随后对重庆金山提起“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的诉讼。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当时重庆金山在明知自己拥有的专利完全是毫无价值的“伪专利”,仍然坚持提起诉讼,其用心不言自明。

  也许重庆金山意识到仅仅提起诉讼是不够的,只有不断加码,才能让安翰科技的IPO功亏一篑。重庆金山迅速祭出第二招,将其认为安翰科技存在涉嫌虚假宣传的情况,以书面材料形式向上海证券交易所进行举报。

  第三招则更为凌厉,也更为险恶。就在提起诉讼后不久,有媒体发布《科创板涉嫌欺诈发行第一股:“安翰科技的谎言”》一文,指出安翰科技开展胶囊胃镜检查项目的门店数及使用量存在夸大的情况,并指安翰科技涉嫌利用未披露关联方来分担公司产品推广宣传的成本费用,甚至可能存在通过股东代持来虚构交易等问题。

  随后,重庆的部分媒体集中推出一系列报道,看似专业却并不属实的一系列稿件将安翰科技推向风口浪尖。对安翰科技来说,这些媒体的推波助澜,在当时的情况下尤为险象环生。

  主流媒体则表现的非常理性。作为四大证券报之一的上海证券报在7月份推出《多维透视安翰科技“内核”》一文,非常明确的指出,在安翰科技舆情风波中,及时澄清了事实真相,就舆论质疑的问题给出了客观调查的结果。同时,上海证券报指出:普通公众对于企业所处的细分赛道、产品特征有较强的陌生感,由此生成的观点和质疑未必理性和饱满。这篇报道,客观中立的对安翰科技进行了分析,让公众了解一个真实的安翰。

  然而,再理性的声音,也架不住对手的层层加码,三个连环招,招招见血! 恶意诉讼、书面举报以及媒体质疑的组合拳,让正值IPO审核关键时期的安翰科技有苦难言。在不公平、也不正义的艰难的7个月里,安翰科技忍辱重负,沉默地做着抗争。

  专家观点:当务之急应避免恶意诉讼侵害科创企业

  2019年7月23日,晶丰明源因遭矽力杰起诉专利侵权,临时被取消原定当天的科创板上市申请审议,被迫成了“科创板取消审核第一股”。尽管这段插曲最终并未影响晶丰明源闯关科创板,但“知识产权诉讼”无疑将会成为未来悬在拟上市公司头顶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中国的知识产权治理机制尚未完善,也没有形成保护与规制并重的理念,知识产权恶意诉讼行为在认定、识别和处罚上都存在立法不完善,司法实践模糊不清的情况。这恰恰给了一些心怀不轨的企业以可乘之机。

  今年年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中明确表示,加强对科创板上市公司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依法审理涉科创板上市公司专利权、技术合同等知识产权案件,对于涉及科技创新的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加大赔偿力度,充分体现科技成果的市场价值,对情节严重的恶意侵权行为,要依法判令其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积极探索在专利民事侵权诉讼中建立效力抗辩审理制度,促进知识产权行政纠纷的实质性解决,有效维护科创板上市公司知识产权合法权益。

  在重庆金山一系列“竞争手段”的背后,实际目的是想通过恶意诉讼打击安翰,独享胶囊胃镜市场这块大蛋糕。这种包藏祸心的计划和黑暗的操作手法,对内镜行业的发展形成了事实上的阻碍。最高法的解释,精准的击中了像重庆金山这类意图不轨的企业,彻底封堵他们恶意诉讼和构陷对手的行为。

  科创板上市的多为技术密集型企业,知识产权纠纷更为密集,如何透过表象直指核心,避免恶意诉讼对市场的侵害是当务之急。随着科创板规则的进一步完善,但愿像安翰科技这样具备技术实力的企业,其IPO遭遇不会在资本市场上以同样的方式重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