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霜雪寂寒宵】第十八章、候馆梅残

【前情】第十七章、萍踪且踏莎行http://www.jianshu.com/p/cab17b91fc17

“当然是在夸你了。”

“鬼信嘞!”

梅林淡雪,穆君兰信步踱着,耳朵上犹有被掐出来的粉红,仿佛还带着小卓指尖的余温。

穆君兰抚摸着自己的耳朵,脸上却莫名浮现出了一丝羞怯的笑意。

小卓一直是个很凶的女孩子,准确地说,凶的不像个女孩子。

穆君兰却并不怎么在意。他不记得小卓已经掐过他多少次,只记得和她一起玩的日子,真的很开心。

他就是这样一个呆呆的男孩子,或许更像一个呆子。

——然而有时呆子是不是会比别人更幸福呢?

穆君兰不知道。

他现在只想去看看阁楼上的那个小姐姐。

候馆梅残。楼高莫近危阑倚。

小楼的窗子依然敞开着,仿佛在凝望着一片虚无缥缈的影,等待着一个永远不会到来的人。

穆君兰呵了一口气,抬头仰望时,那如玉的少女仍然静坐在窗棂前,不知执笔书写着什么。

“灵姐姐!”

笔尖轻落。

“穆公子,何事?”

灵儿清冷地询了一句,眉目轻垂,婉娩的令人心碎。

穆君兰愣了片刻,忙不迭地提起手中的食盒,呼唤道:“灵姐姐,我来给你送栗子糕了!”

灵儿只幽幽地看着他,低低的声音道:“穆公子费心了。”

阁楼狭小,却格外整洁精巧。

穆君兰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这个粉妆玉琢的姑娘。

她就静静地坐在书案旁,烛火映在苍白的面容上,宛若明玉。

“穆公子请坐吧。”

穆君兰局促地点了点头,抖了抖衣襟上的雪,坐在案前,将手中食盒打开。

木质的夹层中,几块精致的糕点摆放着,隐隐透着热气。

穆君兰微笑道:“灵姐姐,尝一尝吧。”

灵儿微垂了头,纤指轻轻拾了一块,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着。 

“好吃。和我娘做的一样……”她喃喃念着,似在自语。

穆君兰随手夹了一块塞到嘴里,看了看她:“对了,嫣儿姐说你是任叔叔的故人之女,不知道是哪位故人啊?”

灵儿秀睫轻垂,淡淡道:“无名之人,不提也罢。”

穆君兰心下迟疑,目光不由自主挪向了书案描摹了一半的肖像。

一个翩若惊鸿的男子。

细看画中人,非得一句“冯虚御风,羽化登仙”可以描述。偏生那如玉的面容,着墨却模糊不清。

穆君兰凝神看着这幅肖像,迟疑问道:“这位公子……莫不是灵姐姐的心上人吗?”

“你若说是,那便是吧。”

灵儿淡然说着,灯火幽然,她的肌肤几乎通透晶莹。

穆君兰微微一颔首:“姐姐的画技真是好……这画中人,和姐姐一样好看。”

灵儿细嚼着糕点,轻声道了句谢:“多谢穆公子。”

穆君兰微微笑着,眨眼道:“姐姐明日跟我们一起吃饭吧,今天府里新来了个教书先生,姐姐一定会想见见他的。”

灵儿略一怔:“教书先生?”

“说起来我还奇怪,这位先生昨个儿没见影,今天大清早……”

穆君兰话说了一半,却忽听到了楼下管家的呼唤:

“兰少爷,老爷请您过去一趟。”

穆君兰的脸色,瞬间同身上的袍子一般,绿了。

盏中茶青绿。

灯火却昏黄。

任雪嫣的字迹清瘦,却并不是十分好看。恰如她那清秀却又太过稚嫩的容颜,菡萏初露。

“你的手拿刀似乎比拿笔更稳些。”尹霜尘悠然说着,提笔圈点着她默写的错字。

“拿刀的手若不稳,我恐怕早已死了一百次。”

任雪嫣站在书架旁,仰视着最上层的书卷。

“我总觉得‘纷缊宜修,姱而不丑兮’这句是你写的不对,我得找那本《楚辞》看看。”

尹霜尘皱眉道:“你有《楚辞》?”

任雪嫣回头瞪了他一眼:“难不成就你有?” 

尹霜尘哂笑:“私以为姑娘收藏的都是些……那样的书。”

“你少管中窥豹了。”任雪嫣没好气说着,踮起脚去够顶层的册子,广袖垂落下来,露出了半截腕子。

尹霜尘默默看着,却发现她的手臂上浅浅淡淡,带着几道猩红的伤痕。

任雪嫣卖力掂着脚,无奈比架子矮了许多,手抖之间,一本卷册在她的额头上砸了一下,翻滚着落到了地上。

尹霜尘无意间向地上瞥了一眼。

《金瓶梅词话》……

尹霜尘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任雪嫣讪讪地看了他一眼:“都说了你少管中窥豹……”

她嘴上念叨着捡起书本,却忽然被一只手夺了过去。回头看时,却见尹霜尘已经抬手将书放回了原位。

“我来找吧,我看你也够不着。”

任雪嫣仰视了他一眼,扁嘴摇头。

“手腕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尹霜尘随口问道。

任雪嫣道:“哦,是我爹打的。”

“你爹?”尹霜尘不觉一愣:“他那么疼你,怎么会打你呢?”

任雪嫣讪讪一笑:“不学会挨打,怎么能打人?”

尹霜尘无奈道:“女孩子家,打打杀杀的干什么……”

“我若不能保护自己,那没人能够保护我。”

任雪嫣的神情骤然凝重了起来。

“任何人都不能……”

尹霜尘的目光微动了动:“你父亲呢?他也不能保护你?”

任雪嫣凝视着他,幽幽道:“也许你比我更清楚,尹三公子。”

尹霜尘仿佛被人抽了一鞭子。

他当然更清楚。

盏中茶已凉。

任雪嫣秀睫轻垂,低声道:“我小时候曾经问过爹爹,为什么要舍弃闲云野鹤的生活,去做这武林盟主。爹爹说,他想保护我们一生无虞。只可惜……命运无常。”

“你年纪并不大,却似乎经历过很多的样子。”尹霜尘幽然道。

任雪嫣苦笑一声:“也许比你想象的更多。”

“和这架子上的书一样多?”尹霜尘打趣地说了一句,终于从书丛中拿下了那本《楚辞》,放到了她的手上。

“这么一来,我倒是很想听听你的故事。不过,要等你把今天的书背完。”

任雪嫣白了他一眼:“我倒希望你敷衍些了。”

月华如练,回廊笼火悠长。

尹霜尘和任雪嫣并排走着,怀中抱着满满一摞古书。

“我明早出去一趟,上午不用教课了。”任雪嫣裹了裹肩头的披风,随口道。

尹霜尘看了她一眼:“才学了一天,就贪玩旷课了?”

“少胡说了,是正事。”任雪嫣皱眉道:“明日你且好好待着,记住,别招惹我那个熊弟弟。”

尹霜尘略一沉吟:“那个男孩子?我今天见过一面。是任盟主的幺子?”

“不,他的父亲是清音岛穆伯伯,我爹的师兄。”任雪嫣低声道:“我这个弟弟顽劣得很,说得不好听些,简直就是人来疯。一天到晚,不知道从哪里就会冒出来——”

她这句话未说完,一旁的厢房内就猛然飞出来一个人,空中一个滚儿,结结实实砸在了二人面前。

“吭吭吭……叔叔你干嘛打我啊……”

任雪嫣默默看了一眼脚下的小包子,回头瞅了一眼尹霜尘:“你看,这就冒出来了。”

小包子可怜巴巴地捂着脑袋,抬起头正对上两人的目光。

“嫣儿姐!你可来了!叔叔打我啊……”

穆君兰嘴上吭叽着,刚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抱住任雪嫣的大腿,却早已被揪着衣领子拎了起来。

任叶桐不知何时已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脸色阴得几乎能拧出水来。

“臭小子,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

“说!错哪儿了?”

穆君兰哭丧着脸说:“不该大晚上的去后院找小姐姐……孤男寡女的不成体统……”

“你还好意思说!”任叶桐斥道。

“……”

尹霜尘抱着书瞅着缩成一团的熊孩子,神情复杂。

找……小姐姐……?

任叶桐面色冰冷,看了一眼尹霜尘:“你走吧。”

“哦……好。”尹霜尘木然应了一句,刚迈出几步,忽然回头看向委屈巴巴的小包子,皱眉道:“小小的年纪,怎么能不学好呢?”

任叶桐听罢,凝眉拍一下穆君兰的额头:“听见了吗?小小年纪不学好,平时就是骄纵惯了,越发没规矩起来。罚你去院子里蹲一个时辰马步,做不完别睡觉。”

“啊——?”穆君兰大惊失色,回头狠狠瞪着尹霜尘。

尹霜尘讪讪一笑,悠悠转过身去,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迈着四方步向前走去——

随后就梆的一声……结结实实撞到了门廊上。

任雪嫣一惊:“哎!先生你没……”

“我没事没事……”尹霜尘手捂着额头,哑着嗓子道:“雀蒙眼……没看清……”【雀蒙眼:夜盲症古称】

“……”

任雪嫣愣愣地目送着尹先生步履蹒跚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默默拍了拍欲哭无泪的熊弟弟:

“好好蹲,姐姐睡觉去了。”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