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鹰视狼顾的萧道成

弑君不是小罪,萧道成深知,自己已处于风口浪尖,在决断上不能再容得片刻犹疑反复,他只有拿出强硬的做派,把自己更加逼上人生的更高峰。

刘昱死后第二天凌晨,万事戒备的萧道成在中堂槐树下,召集禁卫和辅政大臣,而树下躺着的是身体分成两半的那昏君尚未入殓的尸体。

见到比景,京城其他三贵目瞪口呆,这个时候萧道成道出了人生迄今最霸气的语言,他说,天子猝死,事已至此,刘丹阳,你是宗室之后,你来主持大局如何。?

刘秉心惊肉跳,生怕天下会以为他夺权弑君,连忙摆手拒绝。

萧道成也没打算再和他商量,又对袁粲说,袁尚书名满天下,要不劳烦尚书你来主持大局?

袁粲惊讶半天,他没想到萧道成竟然还真胆大妄为到谋杀君主了,嘀咕一声后,也连忙退后几步。

萧道成而后环顾四周,再扫过褚渊木然无神的脸后,哼了一声,用长刀将三贵往后挪在一边,厉声而又镇定地说,既然如此,那在下代表几位托孤之臣说一句,国不可一日无君,事不容缓,立马备法驾,前去恭迎安成王登基。

这年,英俊潇洒的安成王刘准年刚十岁。

群臣听了这个决策,也恍惚半天,袁粲听后,觉得此刻决断如通过,萧道成一人则必成董卓,他刚想陈词,此时,荣升“典韦”角色的王敬则眼睛朝他一瞪,用刀直插花岗之上,厉声说道,非常时刻,现在谁要再喊一声,吃老子一刀。

袁粲看着明晃晃的大刀,意见陈述不得,为表示与整个事件无关,他只得甩袖气愤离去。

废旧立新的事情就如此定了,根本还没有人敢同情到躺在地上的那具凉的尸体。

又过一天,萧道成将自己的府邸移到安成王东府,控制京城所有兵马大权,并要王太后颁布了写好的诏书,由传玺侍中当众宣读,将刘昱的荒唐罪行批评一顿后,废为苍梧王,拥护刘准登基称帝(加一则小故事,当初宣读废位通告的是值日中书舍人虞整,这家伙是清谈家,为了不担这个废位的历史责任,喝花酒醉得不省人事,萧道成后面奉朝请兼任中书通事舍人刘系宗宣读,虞整丢官)。

又几日,萧道成又被新上来的皇帝加封了许多职位,粗略一算,他的职位已经累积到了原来刘准的职位,到这为止,萧道成成为了三公以上的唯一官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实际宰相(录尚书事、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徐州刺史、都督七州军事),封邑五千户,班剑三十人,党羽尊他为录公,记住,这已经是一个消失了几十年的霸道称呼。

刘秉、袁粲、褚渊、沈攸之本是正宗顾命大臣,如此一番调任之后,一下子成了萧道成手下,视为傀儡皇帝的打工仔,他们暂时没话可说,但若人还在朝堂,迟早会出问题的。

萧道成在拥立皇帝树威,并以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姿态全盘接管朝政以外,萧道成即将成为天子的各种流言在祖国大地到处流传起来,明日这里有条寓言,后天又在那里挖出了一个宝贝,大后天天上又出现了一颗闪亮的星预示着天下大变的吉兆等等,好运似乎不一而足,而这各类征兆传闻,让早就妒火中烧、远在荆州的萧道成亲家沈攸之,各种不是滋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