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了吗?问问自己会不会死?

遇到事情的时候,就问自己,会不会死?

不会。那去他妈的。

会。我靠那不能搞。

这段话,是我在看完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后,最印象深刻也是最喜欢的一小段了。

当我读到这段话的时候,可谓是眼睛一亮。这段话我第一次读到的时候,乍一看,这也太简单粗暴了吧,现在不都是各种煽情加引导地揭示所谓的生活的哲学吗?张真是有个性。这样的行为终极判断模式真是帅爆了。

人的各种行为的最终界限即是死亡:人死如灯灭,现时间的喜怒哀乐离别愁,均与你断了干系。当人的行为触及了死亡边缘的时候,这人不是看透了喜怒哀乐离别愁(真假只有自己于独自一人于寂静处方知晓),就是被其所控制了,所谓情绪的囚犯,走不出去,故想发泄或是彻底摆脱。

死,一直是大家讳莫如深的话题,老一辈的人是因为那个年代的文化中忌讳谈论死亡,认为谈论死亡就仿佛是在召唤死亡的来临,故一般看看小孩或是大人不小心将死说出口时,其他人都会用呸来将死亡的晦气冲走。在新一代的新新人类中,死亡已不再是个不能摆上桌面谈论的话题,我们学会将认识到死亡是人生的一种常态,却又不会失去对生命的敬畏。我们呼吁平等地对待每一个生命个体,同时我们正视死亡的来临。传播媒体也开始呼吁人民群众正确看待死亡,这是一种人生状态,迟早会来,我们要做的不是担心它的到来而闭口不提,我们要做的重要的事情是在死亡来临的之前,做自己内心想要完成的事情,不让最后一口气夹杂着遗憾的气息。

我想我之所以喜欢作者的这个反问的方式,是因为这里面透露着一份活着的哲学:当你有事情没有完成,当你还有爱的人,当你被爱着的时候,不要轻易的靠近死亡。人死如灯灭,这句话很久远,却很科学,不管人是不是有灵魂,是不是我们的肉体在这个世界中听着所有机能的运行而灵魂却能在其他平行世界中继续存在,我们和这个世界的关系就在肉体僵硬的那一刻失去了关系,你远离了你爱的人,用悲痛冲刷爱你的人的心头肉,化作了酸涩了眼泪。你是无法和这个世界和解的,因为感情是发自灵魂而生的,感情债也是。

一直认为,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去触碰死亡。我们可以去谈论死亡,只因为这是我们坦然面对死亡的一种方式,却不是我们轻视生命的理由。人在很多状态下都会觉得自己生不如死,失恋的心如刀割,每一寸回忆都仿佛是一把无形的利刃,一下下划得心头软肉面目全非。工作不如意,事业遭遇打击等等,心头产生的负面情绪总会让我们在某一刻觉得不如死去,但我们只是失去了一个不爱我们的人或是与某个人有缘无分了或者回到了起点而已,我们还有很多想要爱着的和爱我们的人,我们不能辜负他们,我们的离开对于他们同样痛不欲生,谈何忍心。

除非身体不能支撑我继续下去,不然我一定死皮赖脸地活着。失恋了吗?伤心了吗?回忆如刃,不敢让自己清醒吗?事业收打击了吗?觉得已经没有心力再支撑你面对现实了吗?所以你让自己的意识陷入酒精、药物的麻痹?让自己的意识在高频的节奏中、在速度的激情中忘记自己?还是选择给自己一段时间去适应改变了的生活,心理学研究表明,当人的情感或是生活状态突然改变了状态,带来了改变只会在短时间内起作用,人是适应性的,过了那段时间,就会习惯新的状态,和以前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不管是情况是往好了走还是变得更加糟糕,并没什么不一样。

是的,你可以选择你的方式去面对你的悲伤、无奈。

但,遇到事情的时候,就问自己,会不会死?

不会。那去他妈的。

会。我靠那不能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引言 1.4本书结构 引言:介绍项目管理的基本原理,PRINCE2对这些原理的处理方法,以及PRINCE2与...
    Seymoure阅读 419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