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檀迦利5~10

        人生路上累了,就休息一会,懈怠一会,人不 可能一直精神饱满。懈怠时,推开手边的一切工作,好好的懈怠,懈怠完再继续。

        懈怠时,说明找不到路了,找不到方向了,所以要懈怠一会,懈怠了之后,就要找到方向了,即使你没找到方向,你也需要用加倍的努力来找到方向。

        懈怠的时侯就是休息的时候,休息就是干自己想干的事,休息的方式有很多种,可以是玩,也可以是看书。干自己喜欢的事,就很开心,干自己不喜欢干的事就极不情愿。

        当把学习变成了为了学习而学习,那么,懈怠的就太厉害了。

        人生路上需要向神性礼拜,需要用花来向神性礼拜,虽然那朵花颜色不深,不鲜艳,香气也很淡,但是只能用这朵花来礼拜,因为这是你采摘的,只有你采摘了它,它才会变得光宠。

        趁着时间未到,赶紧礼拜,要不然时间过了,就没法礼拜了。

        现在,正是我们学习的年纪,趁着还没有老,赶紧学习,要不然时间到了,想学也学不进去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朵花献给学习,别老了再后悔小时候没有努力学习。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装饰会成为我和神性之间的合一之玷,我们不需要这个装饰,装饰只能让外表得到好处,并不能让我们的内心得到好处,装饰会遮住错误,而错误就会生根发芽,只到让这个错误越来越明显,到那时,你想改都改不掉,到那时,再好的装饰都遮不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错误越来越大,只到把自己摧毁。

        诗人把自己比做苇笛,让神来吹苇笛,想让神来吹苇笛是很难的,必须要付出很多的努力才可以让神吹,。想让神吹苇笛吹得好听,还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王子的衣袍和珠宝项链,是在舒适区的象征,那样华丽的衣服只能在舞台上或者宴会上穿,过了,就脱下来,走出舒适区,去外面的世界转一转。

        在外面的世界,难免是会遇到困难的,但是,只有经历过困难,才会成长,失败乃成功之母。

        母亲,这是毫无好处的。父母一直让你在舒适区待着,总有一天,父母会离你而去,那时,没有了舒适区的你,该如何生活?

        我们一直在不断的满足我们身体的欲望,这其实是把我们自己背在了身上,这就像是一个乞人一样,而最愚蠢的是来到了自己门前求乞。我们身上有些价值连城的珠宝,可是我们不知道,一直在别人的门前求乞。那时欲望已经成为了我们的负担,我们需要把欲望放在那双能担当一切的手中。

        那价值连城的珠宝其实就是我们自己,我们我们可以把我们身上任何部位换成钱,当然,我们不愿意,我们并不愿意把自己身上任何部位换成钱,那是我们肉体的欲望,欲望,是永远不会满足的,但是,我们可以满足一点。

        神性经常在谦虚的人群中歇足,我们要靠近在人群中歇足的神性,但是,我们无法到达谦虚的人群中最深的地方,神性就在那,就在那谦虚的人群中最深的地方,神性经常穿着破敝的衣服在那谦虚的人群中行走。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我们只有谦虚才能接近神性,而骄傲不行,只有谦虚是不够的,还需要自信,只有自信加上谦虚才能够接近神性。

        骄傲和自信不一样,骄傲是认为干一件事绝对能干好,于是就不认真去干一件事。而自信是认为这件事我能干好,要认真的去做,再加上谦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