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九 牡丹仙子(三)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小屋的窗户紧紧的关着,显得有些昏暗,屋子里比外边要暖和一些,只是浓重的药味混合着一股发霉的味道显得有些反胃。

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到牡丹仙子和吕岩。两个人一个是天宫仙子,早就不受外物的影响。另一个则是修的人间道,早就见过人间百态,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

“两位......两位神仙坐吧”李闵氏搬过来两个圆凳:“老身家中贫苦,还望不要见怪。”

吕岩温和的笑了笑直接坐了上去,牡丹仙子看了一眼床上的病人,也坐了下去。

“这是犬子天赐,患有肺痨,两位是神仙,像是不会害怕吧。”李闵氏不知从哪里翻出了一个茶壶,两个茶杯,杯子上有浓浓的茶垢,茶自然也只是很低等的茶,从茶杯里的碎渣就能看出来。

牡丹仙子没有动,吕岩则是全然不在意的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老人家坐在儿子李天赐的旁边,安慰了一下满脸疑惑的儿子,看着两个人问道:“两位,现在可以说明来意吗?”

“我们需要您去跟我见个......见个人。”牡丹仙子开门见山。

“见个人,呵呵应该是见个神吧。”李闵氏冷笑了一声。

牡丹仙子一愣,吕岩则是脸色数变。

“呵呵,果然是他。”李闵氏脸上闪过一丝恨意:“这次又是为什么要见我?”

“您认识太白金星?”吕岩小心翼翼的问道。

“啊,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就到我都记不清年月了。”

——2——

吕岩有些坐立不安,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蠢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李闵氏究竟出身何处,但明显是活了几千年的样子,神仙这玩意儿肯定是不好使。

可是为什么李闵氏缺钱呢?还有这个肺痨的儿子怎么看也都是凡人呀?

“我既不是神,也不是仙,也不是人,当然更不是妖魔。”李闵氏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缓缓地道:“我只不过是个修炼天阴体的天阴女,所以寿命过于的绵长。”

天阴女!

吕岩和牡丹仙子对视了一眼,眼神里都有些惊讶,天阴女千年难出一位,短短时间内,两个人竟然见到了两位,这还真是......

“至于我的儿子,他就只是个凡人,只是一直被我吊着性命。”提到李天赐,李闵氏的眼里满是疼爱。

“这不可能!”牡丹仙子失声道:“生老病死乃是天道,莫说是凡人,就算是九天之上的诸位神也不可能强加影响,何况数千年之久。”

“呵呵呵呵呵呵”李闵氏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不错,天道不可违!但天道是有漏洞的,你们可知生死薄?”

“相传在地府深处,有一本记载三界万千生灵的薄,可管人生死。”吕岩沉声道:“相传此物当年被秦广王地藏所得,地藏王菩萨所解,二人因此修炼得道,共创地府。”

“不错,多亏了那本生死薄,我儿才能活到现在,”李闵氏眼里闪过一丝狠厉:“我儿也活受罪到现在!”

——3——

小芮躺在一朵巨大的花上,一朵充满了圣洁的牡丹花上。

看着小芮呼吸平稳,似乎睡得很香,阿哥心里又矛盾,又开心。

两个人终于不在有人追杀了,甚至还能在这仙境一样的谷里生活。可小芮已经躺在上边三天了,一直没有醒过来。

阿哥站起身,轻手轻脚的出了屋子。

屋外的篮子里放着很多水果,有很多甚至叫不出名字来。阿哥随意的拿出了几个,在旁边一条流动的溪水里洗了洗,咬了一口,唇齿留香。

如果小芮能醒过来,那就太完美了,阿哥感慨的想着。

阿哥大小芮两岁,两个人是邻居,从小就一起玩耍,也说的上是青梅竹马了。

“小芮,我爹说,等我到十八岁的时候,我就可以娶你。”

“娶?娶是什么意思?”

“恩,就是以后一起玩耍的意思吧。”

“哦,那我们现在也一起玩呀。”

“额,应该是住在一起,然后一起玩耍。”

“哦.......”

那一年,阿哥十岁,小芮八岁。

按照这个时代的剧本,两个人十六七岁的时候,就会结婚。然后两个人男耕地,女耕织,再生几个娃娃,等娃娃长大以后结婚再生娃娃。

可这一切,在小芮十二岁的时候发生了变化。

那天一天,一队鲜衣怒马的骑士到了村里。领头的人在小芮家待了一会儿,便接走了小芮全家。

据后来同村的邻居说,是小芮一个多年未谋面的叔叔当了官,所以接了小芮一家享福去了。

阿哥很伤感,他知道,自己的媳妇没了。阿哥也很开心,他知道,小芮是享福去了。

阿哥很奇怪,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过有这么个叔叔呀!

那一年,阿哥十四岁,小芮十二岁。

——4——

吕岩的手放在了本子上,遮挡住了还在动的画面。

“还要看下去吗,阿明?”吕岩看着阿明,眼神里带着担忧。

阿明认真的想了好一会儿,最后淡然一笑:“为什么不呢?终究只是过去,不是吗?”

吕岩沉默了一下,点点头,将手拿开,继续看向本子。

这一年,阿哥十八岁了,小草也离开四年了。

家里的人正在张罗着给阿哥说媳妇,不过阿哥对此并不上心,他的心里,总有一个挥散不去的人影——小芮。

虽然知道是不切实际,但阿哥依然幻想着哪天小芮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笑着问自己还要不要娶她。

所以,当小芮一身狼藉,气喘吁吁出现在阿哥眼前的时候,阿哥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大梦未醒。

好吧,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小芮并没有笑,而是大哭着扑到了阿哥的怀里。

“小芮,你是怎么了小芮!”阿哥显示慌乱,随后像是决定了什么,轻轻抱住小芮,扶着她的后背:“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你不是享福去了吗?”

小芮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阿哥,发泄般地大哭着。

阿哥没有再问什么,只是抱着小芮的手紧了紧,安慰着:“没事了,小芮,没事了,阿哥在这了,有阿哥在这儿了。”

小芮哭了很久,才渐渐转为了小声的抽泣。

见小芮似乎冷静了写,阿哥温柔地问道:“小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阿哥!”小芮抬起头,梨花带雨的脸上带着一丝与年龄不符的坚毅:“你还愿意娶我吗?”

“我只想娶你!”

——5——

小芮的故事很离奇,却也很狗血。

小芮确实有个叔叔做了官,只不过这个叔叔是小芮父亲的堂弟,还是很多年不走动的堂兄弟。

一家人搬过去的头三年,确实是在享福。吃的是珍馐美味,穿的是绫罗绸缎,出门有车,回家有仆人。最难得是,小芮得到了读书识字的机会。

一切似乎都向着美满的方向发展着,只是到了第四年,老天似乎决定亲手打碎他为小芮所营造的一切。

小芮的父母死了,死的很离奇也很安详。两个人晚上睡下,早晨就没了气息,而且脸上带着异常安详的微笑。

“叔叔,婶婶去了?”阿哥吃惊的问道。

“是,”小芮眼里带过一丝恨意:“而且我怀疑是我叔叔干的。”

“这,怎么会?”

“因为他一直想把我献给黄龙道人,我父母一直反对,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有用强。”

“这说不通”阿哥想了一下道:“如果你叔叔敢对你父母下手,直接把你送给黄龙道人不是更简单?”

“你不信我吗?”小芮坐起身急道:“我亲耳听到他和黄龙道人说的,要把我活祭了。”

“我不是不信你”阿哥也坐了起来:“只是那位黄龙上仙来过咱们村,怎么看都是为仙风道骨的神仙,不应该会害人呀。”

“你就是不信我!”小芮高声道:“我这一身的伤还能骗你不成,你不知道,叔叔派出来的人,有几次都要下杀手,他们......”

小芮话未说完,外边传出了一阵喊声,小芮哆嗦着拉着阿哥,颤声道:“他......他们......追来了!”

阿哥一惊,紧紧拉住小芮:“走!”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吕岩挑着扁担,扁担两头挑着装满水的水桶。吕岩的步伐看着并不稳,甚至感觉还有些摇晃,但水桶里的水竟未有一...
    TA君说阅读 120评论 3 5
  • ——1—— 咕咕哏儿! 鸡鸣时分,起床时。 吕岩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脸,让自己快速的进入清醒状态。 走到屋外,吕...
    TA君说阅读 90评论 2 7
  • ——1—— 时间回到现在,牡丹仙子已经被追杀了整整三天三夜,今日终于被吕岩堵住了。 牡丹仙子很确定吕岩确实想要她们...
    TA君说阅读 70评论 3 4
  • 百花谷 阿哥一脸的忧心忡忡,小芮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也是一脸的担忧。 他们找不到大白鹤。 从听到那声凄惨的鹤唳,他...
    TA君说阅读 74评论 9 8
  • 归心似箭闭门羹,他日伊人冷若霜; 不知所措向天问,泪流满面悲欲绝。 有人说,“其实,我们谁都没有错,只是结局...
    尘渺凡阅读 26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