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父亲是2010年因工地出事故离开我们的,父亲走的时候,母亲还是一个没有劳动能力的病人。

我和妹妹均已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小家。而我远嫁后,又去离家乡很远的地方打工,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2007年,母亲因目睹表姐被表姐夫拳打脚踢,一气之下,晕倒在地,呕吐物脏了一身。父亲连忙将母亲送到医院,整整伺候了一个月,母亲才从晕迷中醒了过来。

醒过来后的母亲,捡了一条命,却从此失去了劳动能力。除了做饭,连衣服都洗不动。父亲一个人承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活,二十多亩田地也一个人种着,农闲时还去城里工地上干些拆迁的活,父亲从不叫累,可他真的累,经常在吃饭时打盹,为此还摔破了很多碗,引来母亲不少的责怪。

父亲去世时,正是秋收后,庄稼都收割完毕,土地也整理平整,也许他预感到自己要走了,母亲干不了重活,所以他把所有的农活都干完了。

把父亲的葬礼安排完,亲友散去,家里就剩下我们一家老小,母亲的去处成了问题。

母亲的身体留在农村,是不可能,我和妹妹不放心。我在外面打工,母亲也不能随我去,我们便商量带母亲去妹妹家住。

母亲也同意,便收拾几件衣物,去了妹妹家,我也离开了家乡回了公司。

02

走的时候,我依然沉浸在悲痛中不能自拔,更放心不下的是母亲。我担心母亲与父亲那么恩爱,倘若她放不下,又伤了身体怎么办?还有母亲的性格那么强势,和妹妹住,能否合得来。

事实,我的担心并不多余。回公司不久,便接到母亲的电话,让我把他们的遗产与妹妹平分了。电话里母亲在哭泣,还叮嘱我不要给妹妹打电话,我心乱如麻,在电话这端哭泣。

我猜测母亲一定是和妹妹有了矛盾,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可远在千里之外,我该如何去找她,真担心她出了意外。

小时候,妈妈和爸爸吵架时,就经常想不开,我曾在黑漆漆的夜,在后山坟场里找过她。现在,爸爸去了,和我们有点矛盾,我真担心她失去活下去的信念。

考虑了一下,我还是给妹妹打了个电话。妹妹慌慌张张地回了老家,找到母亲,好说歹说,把她带回了家。

听妹妹说,妈妈在她家的日子,她总是和妹夫吵架,妈妈说看不惯妹夫日常的轻闲,动不动就在妹妹面前数落,有时候赶上妹妹心情不好了,两人就吵起来了。

妹妹和妹夫吵架,母亲自然也觉得别扭,和妹妹的关系也不太好,自己觉得绝望,就寻死觅活的。

妹妹虽然找回了母亲,可母亲实在不愿意跟他们小两口住一块了,要在城里租房子单独居住。

妹妹拗不过她,只有在市内开始联系起房源来,可房子说要就要,一时半会上哪找去啊。这可怎么办?我的电话快被妈妈打爆了,再也没心思上班了,我在思索如何安顿妈妈。

对于妹妹,我始终有种亏欠感,母亲本应由老大我来赡养,我却为了生活在外漂泊。

一时半会我也不能回去,我突然想到了老公。让老公去接母亲小住段时日,等妹妹房子找好了,再接母亲回去。于是,母亲便跟老公去了老公的家乡。我心里极不是滋味,母亲这么大年纪了,假如我不是在外漂泊,就能在家陪她了。

母亲和老公相处倒也相安无事,我每天一个电话打回去,是希望母亲在异乡不要孤单。

妹妹很快找好了房子,并开车接回了母亲,母亲回乡的那天,很开心,大概是因为想家了吧。

回乡后的母亲,独自居住在妹妹给她租的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里。

那时候,母亲还可以走路,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跑回离县城二十多里地的老家,到爸爸坟上哭泣,如此的思念,以至成疾,母亲经常生病住院。

03

终于在又一次病倒后,在市一医院住了半月有余,病情不见好转,怕她失去行走的能力,我便扶着她,每天在病床前练习站立和短暂的行走。大概是怕自己瘫痪在床,再也不能回乡去爱人的坟头诉说思念,她自己也努力锻炼。

说真的,我非常害怕母亲瘫痪在床,也希望她日常生活能自理。母亲瘫痪后的生活可想而知,会给我妹妹两家的生活带来很多的不便。由于远嫁,又和老公异地生活,家里那时还有房贷,如果我辞掉工作回家乡照顾母亲,生活压力可想而知。首先,生活不能得到保障,其次,我的孩子没有人照顾。而母亲由妹妹一人照顾,我也良心不安。

那段时间,我在医院彻夜失眠,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我也担心家里的孩子,孩子9岁,我让他自己呆在家里上学,我离开的时候,做了一大锅饭放在冰箱,让他每次放学回来吃多少就热多少。约摸着他快吃完了,我就再回家一趟,做些饭放冰箱。

公司那边我已请好了假,暂时不会有问题。老总知道我母亲的病情后,建议我去一家专门治疗偏瘫病人的私人医院,兴许母亲将来会走路。

我把老总的建议转告给妹妹后,妹妹不太相信小医院的治疗能力,为此,姐妹两个有了争吵,妹妹说小地方不可信,我的意见是,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去治。在我的坚持下妹妹妥协了,但她给的话语是:“去,可以,但是,我不去看护。”

就这样,我只身一人带着母亲来到临省小镇的医院。医院医疗条件实在差,但慕名而来各地的病人挺多,来的第一天,医生就让我扶着母亲练习走路,母亲左腿无力,我一个人搀扶不动,医生就帮忙搀扶了几天。

后来见医院围墙是铁栅栏围起的时候,我异常兴奋,便带着母亲去围墙周围练习,这样,我们就不用麻烦医生了。

每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就起床搀扶着母亲练习走路,等太阳出来,母亲也走累了,我便让她先歇着,然后便去街上买饭回来。

在我们的努力下,母亲进步很快,半个月后,医生叮嘱我们可以出院了。如果回去后继续锻炼,母亲的腿会恢复到正常人的状态。

我如释重负,苦心终于没有白费。

出院后,我把母亲带到了我的家,这样我既可以照顾母亲,又可以照料孩子了。

04

回家后,陪了母亲几天,她自己可以在家扶着墙走路了,我就去上班了。我也很想在家陪她,但她这样的身体,一年住几次院,我更想多挣点钱,为她准备点医药费。

每天早上我都会带她去小区练习走路,到了上班时间去上班,中午回来给她和孩子做饭,晚上下班回来伺候她和孩子,还要给她熬中药,忙完这一切,夜都深了,我也筋疲力尽。但是我很快乐,能够和自己的父母亲在一起生活,是我的苛求。他们年轻时吃了太多苦,我想尽我最大的能力,让他们的晚年幸福一点。父亲去了,我更应该对母亲好一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的脾气很暴躁,经常无端的发火。有时气不过,我也会顶她两句。母亲的性格很强势,一气之下就给妹妹打电话,要回老家,而且坚持要回。我委屈的大哭,求她别回,她执意不听。

那天早上,我带着泪花去上班,中午回来,家里空了,给妹妹打电话,才得知她用车把母亲接走了。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嚎啕大哭,我付出那么多,我不嫌累,为什么妈妈就不理解呢?

母亲回了老家,又一个人住在出租屋,妹妹没有时间照顾她,给她请了一个保姆。

大概得这种病的人脾气都不太好,妹妹每次去看母亲,都被她气得哭。

保姆给母亲做完一天三餐饭,晚上就回自己的家住。

有一个冬天的早上,被手机铃声吵醒,是妹妹哭着打来的,说是母亲夜里起来上厕所,在床边摔倒后爬不起来,呼叫了一晚上,才被早上来做饭的保姆听见,由于天冷,母亲衣着单簿,早已冻僵。

毫无疑问,母亲又住院了,这次彻底瘫痪了。我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

瘫痪在床,按照母亲的想法,喜欢住在家乡,那里亲人多。可是妹妹那么忙,没时间照顾她,只有请保姆,但是上哪去找24小时伺候病人的保姆呢?

由于找保姆需要时间,医生又催促出院,我又提前几日回了家照顾孩子。我们姐妹在电话里商量,先把母亲放在朋友介绍的养老院里一段时日。

母亲很聪明,到了养老院,安排好母亲,妹妹要离开时,母亲便明白妹妹要把她放养老院了。母亲哭了,哭得很伤心,央求妹妹,想跟妹妹回家。母亲身体好的时候曾说过行动不便时,就跟着我们姐妹俩生活,不去养老院。

在我们那儿,谁家孩子要是把父母送到养老院,是要遭人嘲笑的。看着母亲哭泣,妹妹的心像刀割,但还假装开心,说过几天就来接她。

在母亲的绝望中,妹妹悄悄溜出了医院,给我打电话,姐妹俩哭成一团。母亲的性格实在难伺候,但又那么可怜。

那一晚,我们姐妹俩都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我给妹妹打了个电话,把母亲从养老院接出来,送到我家。我辞掉工作。

妹妹去接母亲的时候,母亲正在向门口张望,看到妹妹的身影,母亲向个孩子,伸出双手,哇地哭了出来,妹妹也是流泪自责。

妹妹说去养老院的时候,母亲把被子尿湿了,衣服也是湿的,真是活受罪,只一晚而已,就体验了别人照顾和自己照顾的区别。

妹妹把母亲送到了我家,还记得妈妈曾经离开我家时,对我说“再也不来我家了”,我心痛地看着载着她的车子远离。

这次笑着看着载着她的车子又来了,我好想说:“妈妈,伺候你,是我的福气,你为何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呢?”

05

也许我的性格太直,太拼,总是相信付出才有回报,总想让母亲多锻炼,最好能自立,想去哪去哪,不用躺在床上让别人伺候,而忽略了母亲的身体接受能力,她毕竟是个病人。

妹妹虽然也会被母亲气哭,但是她会背着流泪,流完泪依然哄母亲。我曾憎恨妹妹给母亲请保姆,滋生了母亲的惰性,才造成后来母亲的瘫痪。

现在母亲去了,哭得最伤心的反而是我,甚至生病住进了医院,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自责,我远嫁,给她的照顾本来就少,在母亲因病脾气不好的时候,还不知道哄她。

如果,一切重新来过,我想我不会这么做。我会哄着她,迁就她,也再也不会让她去养老院,一天也不会。

可惜,母己逝,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