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把女儿的脸皮用刀割下,贴在自己脸上,和女儿的爱人亲热

母亲把女儿的脸皮用刀割下,贴在自己脸上,穿上女儿的衣服,打扮成女儿的模样和女儿的爱人亲热。


在寒冷的北极,赛娃的爱人在战争中失去生命,她也在战乱中被一帮德国人奸污,就在她挣扎在死亡边缘的时候,她在雪地里发现了一个弃婴,出于怜悯之心,她把孩子抱在怀里,给女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安佳。

为了安全起见,赛娃带着安佳逃离到更远的北极,养了几条狗用来保护她们,从此母女相依为命,山上的小动物,海里的鱼,都成了两人维持生命的食物。除了为生存奔波,闲下来的时光,赛娃最喜欢干的事就是为安佳绑辫子,享受苦难中难得的一点慰藉。

赛娃和安佳在冰天雪地里一过就是20年,和谐的母子关系因一个男人的到来发生了质的改变。

赛娃在一次外出中,无意间遇到了受伤的男人洛基,赛娃把他搀扶到家里,然后对他悉心照料。洛基的伤好了之后,他带着赛娃出去找水源,找食物,慢慢的相处中,两人产生了感情。


赛娃和洛基的暧昧,被养女安佳看在眼里,她总会及时的出现在赛娃和洛基的面前,缠着洛基陪着她玩。


果然,男人都是喜欢年轻的女人,洛基就这样当着赛娃的面,和安佳浓情蜜意起来。目睹两人的恩爱,赛娃的心里充满了悲哀。然而让她更难以忍受的是,寒冷的深夜里,洛基和安佳还会在她身边毫无顾忌地亲热,为了避免尴尬,赛娃只得离开帐篷,给他们腾出地方,孤零零地一个人站在冰天雪地里,被妒嫉摧残的体无完肤。


即使这样,安佳仍然嫌赛娃碍眼,她和洛基商量着要离开赛娃,回到洛基熟悉的现代社会,当安佳对赛娃说,这里生活太艰苦了,她和洛基准备到其他地方去,要把食物分成两半,一半留给赛娃,一半他们带走时。

赛娃的心里开始有悲变恨,她强忍着愤怒,然后面不改色地对安佳说:“让我再给你绑一次辫子吧。”


安佳毫无防备,赛娃给安佳扎好大长辫,在她的脖子上绕了两圈后,猛拉辫尾,把安佳活活勒死了。为了报复那个见异思迁的男人,赛娃把安佳的脸皮用刀割下,贴在自己脸上,穿上安佳的衣服,打扮成安佳的模样等着洛基回来。

从外边回来的洛基把赛娃当成了安佳,两人亲热中,赛娃的脸皮不下心落下,洛基看清楚后,吓得光着身子在雪地里夺命而逃。

这是一部根据英国小说家萨拉曼特兰的短篇小说《真实的北方》改编的电影《遥远的北方》,影片以丰富的想象力,引起人们更深层的思考,在极地这个生存条件极其艰难的地方,人们远离社会,道德信仰都在不断被挑战,为了生存,会相互依靠,相互取暖,更会相互残害,甚至出现人吃人的悲剧。


这部影片虽然是在讲母亲和女儿的关系,甚至女人和男人的关系,但实际上该片是在说人为抗争自然环境的恶劣,而付出了多少生命与痛苦。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