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节 门 派(十)

张明乾继续说道

:“虽然党明乾早已抱定必死的决心,不过如果自己并没有如愿杀死郑广坤,那么在九泉之下自己必将无颜面对对自己寄予厚望的师傅张秉乾,想到这里党明乾已经抱定了玉石俱焚之心,党明乾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决不能让郑广坤把战局拖延到天黑,就在党明乾思忖间,郑广坤右手的阳钩携风雷之势已然到了党明乾胸前,党明乾把牙一咬不退反进疾速向阳钩上迎去,于此同时党明乾右手的烈火刃也闪电般地直劈郑广坤咽喉,党明乾玉石俱焚的打法使郑广坤大吃一惊,就在一愣神间,郑广坤右手的阳钩不由得失了准头,但锋利的爪钩还是划破了党明乾的右臂,殷红的鲜血顺着党明乾的胳膊一滴一滴滴落在冰冷的地面之上,郑广坤的爪钩之所以没有刺进党明乾的胸膛,是因为郑广坤在一瞬间只顾着全力躲闪党明乾刺来的烈火刃,可就算躲得再快,郑广坤西服的领口还是被烈火刃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一缕银芒顺着郑广坤的脖子飞速向地面上坠去,郑广坤见状顾不得去攻击党明乾,而是探出左手死死地将银芒攥住,虽然此时是党明乾不可多得的重创郑广坤的好机会,但党明乾却并没有这样做,因为就在银芒坠落的一刹那,党明乾分明已经看到了从郑广坤脖子上滑落的银芒到底是什么东西,党明乾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从郑广坤碎裂的领口上掉落的,正是一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易拉罐拉环,穿在易拉罐拉环上的绳索,是由数根白线拧成的,由于时间过于久远或者曾被郑广坤的汗水无数次的浸泡,白绳已经微微泛起了淡黄色,而且党明乾看得出来,这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算不上项链的项链对于郑广坤来讲意义十分重大,否则郑广坤绝不会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而非要保住这条项链,就在一瞬间,一个幼小的身影不由得在党明乾心底愈发的清晰起来,郑广坤见党明乾并没有趁人之危对自己痛下杀手颇感意外,因为郑广坤心中清楚,党明乾此行就是专程来取自己性命的,想到这里郑广坤不由得冷冷地问党明乾为什么不杀死自己,郑广坤一番话未等说完党明乾早已泪流满面,党明乾强忍激动的心情一个字一个字地喊出了一个令自己日夜牵挂的名字——党卫民,郑广坤对于党明乾居然能够叫出自己的名字也颇感意外,于是郑广坤连忙追问党明乾到底是怎样知道自己来历的,党明乾闻言收起玄冰烈火刃以万分激动的心情告诉郑广坤,自己就是当年孤儿院中曾与党卫民相依为命的孤儿——党卫国,郑广坤听到党明乾的话也十分震惊,但由于天师派弟子精通推演之术,所以对于党明乾的话郑广坤并不能完全相信,而党明乾却并没有因为郑广坤并不相信自己而感到懊恼,而是将当年发生在孤儿院中发生的事,一件又一件耐心地说给了给郑广坤听,郑广坤是越听越心惊,因为党明乾说的这些事无一不是只有自己和党卫国两个人才知道的,所以纵使天师派弟子的推演之术再高,也不可能将事情发生的本末叙述得如此详细,直到这时郑广坤才真正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当年自己在孤儿院中唯一的朋友和大哥——党卫国,于是在阔别十三年之后,一对曾经同甘共苦的好兄弟再次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化干戈为玉帛之后,无比兴奋的郑广坤提议两个人一起出去坐坐好好地叙叙旧,于是党明乾和郑广坤一起来到C市市里找了家小饭馆边吃边谈,根据郑广坤的叙述,当年党卫民离开孤儿院之后所发生的事才开始一点一点地浮出水面……”

张明乾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十三年之前,党卫国误以为党卫民的心情好了一些之后便沉沉地睡了过去,听着党卫国细微的鼾声,党卫民心中百感交集,自小就能看到别人所看不见的东西的党卫民根本就不可能像党卫国那样豁达,方才党卫民强颜欢笑,只是不想让党卫国和李阿姨替自己担心而已,所以对于党卫民来说,孤儿院无疑已经成了一块伤心地,如今的党卫民就算是死,也绝对不愿意死在孤儿院里,于是党卫民趁着夜色的掩护,偷偷从孤儿院后院围墙的豁口逃了出去,当时正值深冬季节,而且天上还飘着细碎的雪花,虽然党卫民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衣,但凛冽的寒风还是像鞭子一样狠狠地抽在党卫民的身上,望着空荡荡的街道和马路,党卫民才发现自己根本无处可去,除了孤儿院之外,党卫民在C市无亲无故,所以如何躲避严寒已经成了党卫民急需解决的头等大事,党卫民静下心来仔细地思考了半晌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可以容身的好去处——C市火车站,因为党卫民曾在孤儿院的老师们的带领下,多次到C市火车站进行过义务劳动,所以党卫民依稀还记得火车站怎么走,而且火车站上人员流动性大,所以自己躲在火车站里根本不容易被人发现,想到这里党卫民就立刻动身前往火车站,由于路线记得不是很清楚,所以党卫民多走了不少弯路,实在冷得受不了的时候,党卫民就钻进有暖气的楼道里暖和一会继续走,就这样走走停停,直到天蒙蒙亮党卫民才抵达了C市火车站,由于走了一夜的路,所以党卫民实在是累坏了,再加上没有东西吃,所以党卫民刚一进入候车大厅便靠在暖气上睡着了,党卫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虽然党卫民的精神好了许多,但他的肚子却早已饿得咕咕叫了,所以党卫民必须要解决自己继寒冷之后所遇到的第二个难题——饮食问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张明乾继续说道 :“郑禹坤告诉党卫民,要想战胜恐惧就一定要敢于面对恐惧,不仅如此,党卫民还一定要学会把恐惧化为力量...
    长白居士阅读 91评论 0 0
  • 张明乾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党卫民逃下火车的一年之后,党卫民刚好10岁,有一天,一列从北京开往C市的火车进站了,...
    长白居士阅读 74评论 0 0
  • 张明乾继续说道 :“就在饿得几乎要昏过去的时候,党卫民突然发现在火车站中有衣着褴褛的人向出入站的旅客乞讨,虽然党卫...
    长白居士阅读 79评论 0 0
  • 党卫民知道党卫国对他好,于是死缠着党卫国送他点什么东西来纪念两个人纯洁的友谊,党卫民的这个要求可难坏了党卫国,因为...
    长白居士阅读 69评论 0 0
  • 张明乾继续说道 :“张秉乾见党卫国的态度如此坚决,于是含着眼泪完成了天师派的掌门的继任仪式,从那一刻开始,党卫国就...
    长白居士阅读 6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