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性使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那有一句俗话说:“爷疼长子娘疼幺儿”,我是老幺,在我看来这话一点不假。母亲对两个姐姐颇为严苛,唯独对我宠溺有加,但凡我开口想吃什么母亲一定尽力而为,这也造成了姐姐们对我心存芥蒂。

记得七岁那年春夏之交的一个下午,我感冒发烧不思茶饭,母亲坐在椅子上抱着我,心疼地用手抚摸我的头道:“哎哟,这不吃饭哪么搞啊,不吃饭病也好得慢,你说你想吃么子?”

我不想吃,所以未予回应,把头耷在母亲怀里,俨然一副病重的样子,两个姐姐也在一旁很担心地看着我。

“吃不吃梨子罐头啊?”母亲问。

我听罢忽然眼前一亮来了精神,连连点头,母亲差了大姐去对面的经销店去买了一个来。

母亲用刀背敲破罐头盖,用勺子一口一口喂我,很快瓶见底汤见枯。母亲欣喜万分道:“咦,罐头还是吃,还吃不吃?!”

胃口大开的我如鸡啄米般地频频点头,大姐望望二姐,二姐望望大姐,嫉妒写在脸上,都不约而同地嘟起嘴用眼横我。

母亲又命大姐去买来一罐,这一次同上一次如出一辙,大姐二姐惊讶得张大嘴巴面面相觑。

母亲比上一次还要高兴,连忙说“吃得是好事,吃得是好事,吃得说明快好了。你还吃不吃?”

也许母亲只是随便说说,可我抬头望了一下大姐,望了一下二姐,畏畏缩缩地点了点头,因为两个姐姐常常会背着母亲对我做点小动作——揪揪小脸,拧拧耳朵,打打屁股,我也是害怕的。她们看出我还想吃的意思后嘴巴张得足以放下个鸡蛋,两双眼睛鼓得要掉出来了。

母亲歉意地笑着看大姐,大姐心领神会地跺了两下脚身子乱摆两手乱甩地出了门。罐头买回来了,我又重复先前的动作很快吃完。这次母亲不再问我,大姐走到那把长木靠背椅上坐下背对着我望向门外,二姐吃吃地笑了起来。

大姐愤愤不平道:“她哪的是害病啊,就是得的好吃佬病!”母亲不语却笑了,我有些心虚地把头埋进了母亲怀里。

次年六一儿童节的前一天,父母忙得不可开交,收钱的抽屉忘了推拢,我被那钱诱惑着,更被经销店里不曾品尝过的三毛五一袋的黄色饼干诱惑着。想起那饼干便不由自主地舔嘴巴,从未私自拿过钱的我几次上前摸那堆着的钱票,数好三毛五捏在手里又迟疑着放下走开,见无人注意我又上前捏在手里,但手心有汗心里发虚又放下了。

这样往返三次作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最终失去理智拿着三毛五飞一般地跑向经销店,满脸赤红地买了饼干躲在礼堂后面战战兢兢地吃完。可是刚吃完一会,那馋劲又卷土重来,我琢磨着还来一次,那敞开的抽屉,躺在里面没有数的钱以及那可口的饼干无一不在向我招手,我想各种理由说服自己去拿,但想到母亲对姐姐们声色俱厉的样子又有些后怕了。

可即便如此艰难的抉择,我还是做了一次一次又一次,令人咂舌的是我总共买了六次。最后一次店主刚把饼干放在我手里便被二姐横空伸过来的一只手抢走了,侧身一看,一张极怒的面容逼视着我,顿时脸颊绯红双腿打颤心脏狂跳不止,意识到自己即将面临狂风骤雨。

我双腿绵软斜着肩跟在二姐身后回家,母亲早已等候多时黑着脸眼里闪动着火焰,嘴巴像要吃人,她一把夺过二姐手里的饼干,第一次劈头盖脸地对我骂开了。

“你个小东西胆子不小,我说抽屉里面的钱哪么少了呢,我猜只有你,她们俩个不敢动的,还真是娇儿不孝娇口上灶,象你这么吃,沈万三也要被你吃垮,这袋你不准吃了。”她把饼干放到了身后的柜子里又转身道:“你拿了几次钱?”

我撇开腿站着,双手扭绞着衣角音如蚊呓道:“六——次。”

“么子啊!六次!”她眉毛上挑怒目圆瞪抡起右手抢前一步向我。

我吓得双手护头蹲了下去,她只是吓唬我,没真打,但我是吓得魂飞魄散,毕竟平生头一遭啊。

第二天是六一儿童节,老师吩咐我们回家拿点钱去乡上开六一儿童节大会,我回去了,但惊魂未定的我不敢再找母亲开口,只得悻悻然出了门。

母亲知道我是回家拿钱,可怜兮兮的样子让她心疼不已,赶忙差了二姐用塑料袋装了一些一毛两毛五毛的硬币给我送去,起初我不肯接,她给一下我用手打一下后退几步,最终还是接了,待二姐转身,我蹲下来数了下,共三元六毛钱,心里吃了一惊又喜滋滋的,明白母亲仍是喜欢我的。

开会的礼堂前摆满各种小吃摊,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我不屑于看同学表演,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把钱花玩。

临回家前老师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我一个急得不行,却在卖桃子的摊前找到了我,十分恼怒地用拿在手里的报纸拍我的头道:“死好吃,快回去!”我才拿了桃子屁颠屁颠的跟在老师身后回家。

往事记忆弥深,现在想来自己的确很好吃,长大后的我依旧比同龄人嘴馋,脑海里也曾跳出过一个想法——这么好吃的我会不会将来跟我的孩子抢着吃呢?

事实证明答案是否定的,我的担心也是多余的。如今年介中年的我正在重复母亲的昨天——孩子想要的东西尽力满足,她们爱吃的东西我尽量少吃或者不吃。偶尔在场的母亲不无疑惑地问:“你小时候那么好吃的人现在哪么不吃了呢?”我笑着回答说:“我觉得她们吃了比我吃了还舒服。”母亲看着我笑了,大概我是说出了她的心里话。

爱孩子是母亲的天性,也许这就是母性使然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