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买游戏机送男票的钱买了一支口红送自己

我第一次有了口红的概念,是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

有一天放学后,我自己步行回家。当时刚下完雨,我一边走一边踩着路边的积水,还蹲下来玩水。

我蹲下来的时候,瞥见离我不远处有一张“状元饼”的红色包装纸。出于小孩子的好奇心,我捡起来打算拿回家做剪纸。我的手湿漉漉的,拿着这张纸的时候,我的手被这张包装纸染成了红色。

也不知道我哪里冒出来的突发奇想,就往自己的嘴唇上抹了上去。抹完之后,我把脸往积水上凑,从水的倒影中,我隐隐约约看见了自己泛红的嘴唇。

我屁颠屁颠往家里跑,在路上撞见了邻居家阿姨。阿姨看见我的嘴唇,问我怎么嘴唇这么红。我狡黠地一笑,说学校里举办文艺晚会,我刚表演完。

还有等阿姨继续问我,我就一溜烟跑回家了。回到家,我迫不及待拿着凳子去照爸妈房间里的大镜子,直到爸妈快要回家,我才依依不舍擦掉了这被包装纸染红的唇色。


后来好多年,我都几乎忘记了“口红”这玩意儿,这大概是后来沉迷于学习,心无旁骛。(此处应有掌声)

直到大学毕业之后,偶尔有一次我照镜子的时候,仔细端详了一下自己这张饱经岁月摧残的脸。

天呐,这哪里像是一张20来岁的脸。脸色苍白,毫无生机。

总觉得哪里缺点什么,啊,对,口红。

那时候我正攒钱准备给男朋友买一台绝对能够让他欣喜若狂的游戏机,决定试探一下他。

我:我想买一支口红。

他:那就买啊~

我:你觉得买什么颜色好?

他:啊?买口红还要想买什么颜色?口红不就是红色吗?

我:……

他说完这句话,就继续低头玩他的手游了。所以,我就在那一瞬间,下定决心要把买游戏机送他的钱,拿来买一支口红送给自己。


有时候,觉得女生就是太贤惠太懂事了。自己的零花钱总是舍不得花,总想着给男朋友买点什么,怕他冷着,给他买外套;怕他饿着,给他叫外卖;怕他无聊,给他买机器。

我有两个朋友,为了区别她们,暂且管一个叫小草,一个叫小花。

小草是那种特别善解人意,温柔的女生。自从谈恋爱以来,自食其力,每一次约会都坚决要AA制,不花男朋友一毛钱。男朋友家境也不是特别好的那种,有时候自己甚至还会给钱男朋友花。

小花呢,听名字就是那种人长得好看,家里又有钱的女孩子,重点还撒得一手好娇,把男朋友迷得神魂颠倒的,没错,为她花钱也花得心甘情愿的那种。

有一次过圣诞节,小花在朋友圈晒出了自己收到的礼物和男朋友精心为她准备的浪漫惊喜。

而小草什么都没有,那天她在宿舍里吃泡面,因为男朋友那会经济拮据,她把自己的奖学金给了男朋友当生活费。

那一次,小草突然好渴望自己也能收到男朋友送的礼物,哪怕只是一个不起眼不值钱的小玩具。

在元旦那一天,小草把原本攒钱要给男朋友买一件羽绒服的钱买了一支阿玛尼小胖丁送给自己。

小草涂上口红那一刻,我真觉得她神采飞扬,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讲真,买口红和男朋友本来就是互不相干的两码事。

可是,当你看到自己男朋友一心只顾着玩手机打游戏的时候,连你今天涂了不一样色号的口红都看不出来,亲吻你的时候连你换了一种味道的口红都尝不出来,你说,你还要这种男朋友有何用?真的打算留着过年?

他很明显就是对你的事情不够上心嘛!

这真的不是一支口红的问题,就好比你来了大姨妈,他只会说“多喝热水”

同样的,你问他买哪个色号好看,他只会说“红色”

OK,我不奢望你花时间给我挑口红色号,也不需要你掏钱给我买。

我自己掏钱自己买,老娘我自己花自己的钱,你就不要给我瞎bb。


有一个朋友有一个极品前任,总是取笑自己女朋友涂口红的样子像个猴子屁股,表示不能理解,甚至每次亲嘴之后都要用纸巾擦干净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女朋友的口红有毒一样。

想叫他买一支口红送给自己更是奢望,不买就算了,还要一直在那里BB。

老娘自己花自己的钱买还不成吗?不喜欢就滚。

你每天只会一边打着游戏机一边喊着要奋发图强赚钱养我可是遥遥无期就算了

你每天只会叮嘱我要多吃饭多喝水早点睡觉从来都不会问我今天吃什么为什么睡不着就算了

谁叫我喜欢你呢?

可是,我即使再喜欢你,我也不能辜负我自己啊。

所以,想到这里,我立刻下单买了一支口红送给自己。

记住,重要的不是口红,只是这支口红是善待自己的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