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变变,在具象与抽象之间   作者  赖柯羽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画是具象的阅读,文字是抽象的阅读。

对于低段孩子来说绘本里有很多可以津津乐道的东西,主题、线索、图画、细节……

最容易被忽略的其实是文字。

图画本身就是故事,读图是与我们这个图像世界最好的连接。

那么,怎样从读图转换到读文字呢?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在二年级的教材里,我尝试着把绘本故事的文字整理成文本形式呈现给孩子们。

《田鼠阿佛》故事兼具情节和诗意,如果只是单纯的文本,孩子们理解起来是比较困难的,其中不仅有很多生僻的字,更有深奥的生活观点。如果单纯作为文本呈现,对低段孩子来说是比较深涩的。

但是,在文本阅读之前,我和孩子们共读了这个故事的绘本,抛却文字,只读图。在图画的变化当中,在细节的发掘和猜想当中,故事简单又有趣,这其中有故事的娓娓道来、有即兴的讨论、有模拟表演、有引导启发之后的表达……这个故事清晰而完整地走进孩子心里。

之后,再请孩子们来阅读这个故事的文本。我神奇的发现,朗读更流畅了,文章当中的生僻字词如“牲口棚”“罂粟花”等很快理解,甚至故事的概括也更清晰,文本的掌握的效果超过了单纯的文字讲解。

读图的时候,是图像化的思维模式,跳出文字的约束,有形态、色彩变化,但这其间不也包含着文字的表达吗?

文字的呈现,是抽象的,这样抽象的理解有了前期图像的铺垫,难中有简,简中带深,对绘本本身的理解,反而深刻和透彻。

这样完成从读图到文字的转换,孩子们学得开心且有效。

但,不是每个文本都有绘本来配合的。如果将这个方法,转变一下,用在文本里,加入图画的方式会是怎样的呢?

在三年级的文字阅读《二重唱》节选片段当中,我用上了这样的方法。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重唱》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家迟子建的作品,她笔下欣赏蓝山风景这一段想象丰富,有大量的修辞使用,提升孩子们对修辞的掌握能力。

在文字文本理解之后,我发下素描纸,请孩子们画出文中作者这一路走来欣赏到的蓝山景色,尤其注意细节的描写。在画的过程当中,在线条与色彩的连接当中,既是对文字美妙描写的巩固,又是思维的发散。

我告诉孩子们可以画文中描述过的景色,也可以画文中没有,通过文字的联想可能存在的景色,比如说天空的云朵,路边的小草,草丛里的昆虫,隐藏在树林里的小动物……把他们的思维向更远处拓展。

从文字到画面,为文字赋予了色彩与具体的形状,可以将复杂的文字美化、简化,让思维跳开文字的约束,活跃起来。

之后请孩子们来表述自己画的画面,我发现孩子们在讲述的过程当中,有很多细节是文本没有,也可以合理存在的,我想,学习一篇文本,不约束于文本,有自己的想法,这就很好。

读绘本,学文本,学文本,画图画。将抽象和具象巧妙连接,打通孩子阅读和写作当中的又一个通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