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从此都是你

  第二十二章

  由于余景灏考虑到谢欢没有吃晚饭,一晚上过去了肯定很饿,既然是在照顾病人那么就要尽职尽责。所以天蒙蒙亮的时余景灏就到楼下去买了早餐。

  出了房门余景灏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整晚没有回去,也没有给平生电话或短信。平生现在一定在担心着他,余景灏慌忙的掏出手机,一看果然有一大堆的未接来电和短信。由于余景灏想到谢欢病的严重,不想影响了他休息,所以大家都离开时他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再有就是昨天提前下班,他好像也没有告诉平生,那么平生去接他也就扑了空。不过平生如果没有接到人,应该会去询问孙觉。想到这里余景灏心里便好受了一点,但还是慌慌忙忙的拨出了电话。

  只是电话那头一直都是嘟嘟的忙音,到最后也只出现了一个温柔但没有感情的女声。这是平生第一次不接他电话,他有失落到了极致,就像掉进了万丈深渊,一颗心悬在半了空中不上不下,脚下的每一步都像是踏空了一样。整个都有一点飘忽的感觉。

  “你的早餐好了,一共十五块。”卖早餐的阿姨声音在耳边响起,飘忽在外的灵魂这才回到了体内。

  忙着接过食物道:“谢谢!”然后转身离开了。回去的路上他想可能是时间还早,平生晚上又总是失眠,所以他还没有醒来才会不接他的电话,这么自我安慰一番心里总算好受了些。

这里谢欢已经好整以暇的坐在了床上,就像是在等着他回来伺候一样。

  余景灏在门口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这才进到房间。 然后把勺子和食物一一递给了谢欢,谢欢也理所当然的接了过来。很自然的吃了起来,只是谢欢吃的高兴。余景灏却一直低着头坐在一边,也不做声。

  不得不说余景灏真的不会掩藏情绪,所有的心事都写在脸上。 所以原本和谐自然的气氛在余景灏的沉默下显得有气压有点低,这种低气压的不自在,自然而然的也就传到了谢欢那里。

  “是后悔留下照顾我了吗?”

  “啊!”余景灏言闻赶紧解释说:“没有,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是心甘情愿留下来的。”

  “心甘情愿?确定不是被逼迫的吗?”谢欢看了看他又说:“那怎么一脸都写着不情愿呢?”

  这点情绪都隐藏不好,还被谢欢误会,余景灏懊恼不已,余景灏艰难的挤出了一个苦涩笑容说:“你别误会,我真的没有。”

  谢欢沉默了片刻,勾起了一边嘴角笑得不怀好意:“是昨天没有回去陪你的金主爸爸,惹得他不高心了吗?”

  余景灏这时那里有心情和他开玩笑,不过喜欢向来和他说话都是这样,所以他不觉生气,笑笑说:“吃饭都塞不住你的嘴巴。”顺势把一个包子塞到了谢欢嘴里。

  谢欢也就那样啃了一口然后含糊不清的问:“你怎么不吃?”

  “我不饿!”余景灏简单的敷衍一句,然后看着谢欢没有形象的吃相,这那里像是一个当红明星,简直就是个饿死鬼。

   余景灏手里捏着台词,上面密密麻麻的字看的他头昏眼花。他知道自己的台词功底不好,下戏时就应该心无外物的把心思全部放在背台词上,可他今天却是怎么也看不进去。 那些字今天就好像被人施了魔法一样,整页整页的都变成了任平生三个字,脑海里也全部被那三个占据了。

  他和谢欢离开医院后,已是八点多那时余景灏想着平生应该起床了,平生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余景灏又掏出手机打了过去,这次他没听见嘟嘟的忙音,而是关机两个字。余景灏脑袋里瞬间像炸开了一样,一定是自己听错了。于是反反复复打了十多个,不出意外的都是关机。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他却丝毫感觉不到暖意,反倒觉得整个人都是在冰窖里,寒冷不已。

  “余景灏,到你的戏了。”孙导喊他名字,他也听不见。还是握着手机呆呆的站原地,面沉如水。

  “喂,你傻站着干嘛?”谢欢从后面拍了他一下:“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你可能已经别孙导碎尸万段了。”谢欢拉着走了过去。

  余景灏此时就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没有思想的随着谢欢的脚步挪动着双脚。

  拍戏途中也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台词也接不上,整场戏下来也只有一个表情。就算谢欢这会想靠整容般的演技帮他蒙混过关,也是于事无补。孙导又不是瞎子,孙导可能是气急了,跑了过去推了他一下:“你摆着个死人脸给谁看,要是不会演就给我滚。”

  余景灏一个趔趄往后仰了一下,手机从长长的袖子里掉了出来,就像是什么宝贝掉出来了一样,余景灏赶紧捡了起来。

  孙导怒火攻心:“就这样还想演戏,我看你也只能跑一辈龙套。”

  孙导责骂他也是没有反应,也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让孙导骂,等孙导骂累了停了下来,他也只是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

孙觉的心情彻底被余景灏破坏了,但他只能这样骂他几句。再多的事他也不敢做,谁叫他身后还背着雄厚的资金链呢,余景灏的戏今天肯定是没法拍了,他这会看见余景灏就来气。索性让他到一旁去休息,眼不见心不烦。

  余景灏虽知道他的这份工作来之不易,不应该由着性子来做事,可今天无论真样都调整不好心情,越调整越乱。 平生只是没有接电话关机了而已他却觉得他好像就要失去这个人一样,心里难受不已。

  下班时,司机照理过来接他。余景灏想平生会不会在车上,有些惴惴不安的踏进车了,映入眼帘的只是两排空空的座椅,再无其他人。

  这天晚上他睡的也不踏实,总是梦见他追着一个背影跑,眼看就要抓到了,那个背影却一下子消失了。他倏从睡梦中,拿过手机看了看才两点多,于是扔掉手机把头埋在枕头里,可翻来覆去的就再也睡不着了。他又拿出手机,翻出他和平生的合照。和煦的阳光下,平生笑得那么迷人。手轻轻的在照片上摩挲着,一滴滚烫的泪水落在照片上 。

  后来他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醒来时脸庞下湿了一片。

  或许泪水流多了也可能是任性够了,早上起床他没有在去看手机,迅速的洗漱了一番,就去到剧组开始背台词。

  他今天很让人意外的没有ng,没有卡台词,没有一个表情贯穿一场戏。孙觉被他惊人的改变吓到目瞪口呆,在心里暗暗后悔昨天不应该那样骂他。

 就连谢欢也被他吓到了,不敢置信:“你原来是在隐藏实力啊!”

  余景灏淡淡的回他:“可能是突然开窍了吧!”

  “突然?你还真是易于常人,演技都是日积月累起来的,你一晚上就能突然开窍达到影帝的演技。”

  余景灏任然保持着微笑:“以前可能是经历得太少了,现在才体会到那种…”余景灏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才有开口说“疼痛。”说完感觉眼睛好像有什么,湿湿的。

下班回到酒店时,余景灏还是忍不住拿过了手机。可拿过来他又不敢看,只有闭着眼睛打开手机,可等他鼓足勇气睁开眼时奇迹没有出现。

  他长长的舒了口气, 没有谁会离不开谁,也没有人会陪着你一辈子。可能以后终究还是得一个过,路也还得一个人走。他来过,就已经是很美的事的了。这样想心里便释然了,何不就把他当做生命最好的回忆。

  就这样慢慢的睡了过去,睡梦里他一个人坐在柔软的沙滩上,层层叠叠的海浪来来回回的拍打着沙滩。海风徐徐,带着一点寒意,他突然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抬起头想要看清那人的脸,却始终看不清楚。后来那人吻了他唇,那人的唇很柔软,带着淡淡的薄荷味,那人身上的味道也好熟悉。好像……

清晨醒来时他果然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围着。

他以为是梦还没醒,可是这梦也太逼真了。揉了揉惺忪睡眼,用力眨了几下那人没有消失。又伸手在那人的脸上摸了摸,很有温度。可他还是觉得不真实,又伸手去掐自己的脸,手刚触到脸颊就被一直手给拉住。然后那人的手拉着他手放到那人的唇边。那人开口道:“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那人一直在他耳边重复着这几个字,然后在他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余景灏小心翼翼的喊一声:“任总。”像是在确认声音很轻,生怕吓跑他似得。

  “我在”平生温柔的答他,然后又把他搂紧了一些。

  就像失去多年的宝贝突然回到了生边,余景灏忍不住哭了出来嗫嚅着道:“任总为什都不接我电话,你是在生我的气吗?”

  平生心疼不已,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压抑着自己淡淡的道:“我怎么会生你的气,这次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十一章 余景灏再回去路上一直压抑着低落的心情,不想被平生看出来。所以一路上平生问什么他都只是点头,眼睛也一直望...
    星如雨雨雨阅读 27评论 0 0
  • 第十六章 熹微的晨光懒懒的洒进窗户,整个房间被笼罩在橙色之中。 余景灏仍然是平生的怀里醒来的,想着平生的泪水余景灏...
    星如雨雨雨阅读 25评论 0 0
  • 第二十五章 冬日的暖阳,懒懒洋洋的洒在身上。虽没有驱散冬日里寒冷,但整颗心都却被它的温暖包裹着。 下飞机余景灏就不...
    星如雨雨雨阅读 18评论 0 0
  • 第二十六章 谢欢是个很守时的人,早早的就到达了约定的地点等着余景灏。谢欢今天心情出奇的好,等余景灏等的无聊了,...
    星如雨雨雨阅读 23评论 0 0
  • 各章节目录 第七章 朝如青丝穆成雪(三) “你该追上去了,柳瑜。”穆成雪冷冷地说道。 “十年未见,我如何也要关心一...
    飞雪掩城城不倾阅读 5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