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赌赢一时风光赌输一世幸福—奔丧

父亲以病故请速回,你不回来我怕父亲会死不瞑目,看着妹妹发来的短信李军彻底崩溃了……

一向有泪不轻弹的他此刻压抑长久的眼泪像泄闸的洪水喷涌而出,最终他还是决定要回去一趟,那怕真被放高利贷的抓到弄死他也认了,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不回去此生他只能在后悔中度过,他已经后悔一次他不想给自己未来留下太多遗憾。

虽说要回家可他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回去,因为他知道那些放高利贷的人此刻一定在某个角落等待他的出现,他把自己打扮得像个乞丐,快到家的时候他不敢走大路,一直沿着山角走,当爬上家后山那座高山俯视乡村时,他看了自己那个摇摇欲坠的破房子,房子周围站满了人,这些人都是来给父亲送葬的,此刻应该站在灵堂前磕头守孝的他此刻却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给父亲送行,想到这他又留下了悔恨的泪水,人总是这样,总是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以后才开始醒悟后悔,可那还有什么用呢?晚了,真的晚了。

下午三点一阵鞭炮齐鸣后送葬队伍抬着棺材缓缓向村头小树林走去,人群中有大人小孩,大家分工明确,撒子钱的,点炮仗的,带头引路的,抱着各种陪葬品的……

面对同样一件事情大家的心情截然不同,有人一脸严肃,有人说说笑笑,有人哭哭啼啼,有人呆若木鸡,这个世上真的没有感同身受这一说……

半夜两点李军偷偷来到父亲坟前,皎洁的月光下一个崭新的坟头耸立在这片小树林中远远望去异常吓人,可是眼前的李军不怕,因为躺在那里的是他父亲,他在坟头给父亲磕了几个响头还说了很多发狠的话,比如以后不在沾赌,一定要好好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