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落花雨(15)

梁王府中的灵璧台依山而建,是当年为梁王妃赏花之处。郡主及笄后,王妃就经常在灵璧台设宴邀请各府小姐,无论家世如何同坐席中宴饮,每年热闹非凡。王府热情好客,贺晚书又各式玩意儿样样精通,故而与众位佳丽关系极好。前年,王妃还往商贾潘氏去了一张帖子,邀请潘家的五小姐前来。原本世家之女们不屑于与商人打交道,等见识过潘五小姐的豪爽,一下子连带着潘氏在沧州的地位高涨不少。

春季本就是赏景的好时节,灵璧台更是将春景一览无遗。梁王就在此处设宴,款待卢成远。

贺万钦出院门时,宴席已开始了。他知道这场宴会很正式,卢成远会代表卢家送上请期礼,父王会和他定下迎亲的日子。可他心里还是不想去的。他想着迟来会被父王责怪时,眼前出现又一个迟来者。

在盛开的桃花树下站着一个一身粉色、盘着垂云髻的少女。她立在阆苑中,鬓边别着几朵粉嫩的桃花,双腕上挽着金铃。铃铛随风作响,他以为是桃树化作的仙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阿书?”贺万钦疑问。今日她着了盛装,此时应该在席位上与母妃坐在一起。他都可以想象她出现时旁人该有多惊艳。

“哥哥。”贺晚书扯起嘴角来笑笑,上前来拉他的手。

“怎么了?”贺万钦觉得她的行为十分反常,一直小心地别过头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眼睛。贺晚书手僵硬了一瞬,很平静的声音:“没事啊,哥哥我们快点走吧,大家该等急了。”贺万钦皱起眉头,歪头去看这个小丫头,这么一看看到她红肿的双眼。他知道这丫头性子倔又要面子,要是不想告诉他就半句都不会说。

可是他心疼得很,想知道她哭什么?贺万钦知道,阿书绝不是为了脸受伤就流眼泪的人。

很小的时候,贺晚书和潘家小五打架两个人鼻青脸肿地跑回家。父王哭笑不得,因她不懂谦让,就罚跪在书房门口。小丫头跪了一下午,倔脾气不认错。等晚上母妃查看才发现膝盖都肿了,愣是一滴眼泪都没掉。全家人都知道,她是真的倔,王妃就差指头戳到她脑门上,也不知道她倔的像谁。他担心害怕,总有一天,她会撞到那堵南墙。

他有些预感,这南墙怕是出现了。

“哥哥……你说那卢涵真的像传闻里那样好吗?”贺晚书轻声说道,后来又觉得自己说了什么笑话,摇摇头,“他好与不好,总归与我无干。”

贺万钦觉得她这话问的蹊跷,“阿书是为了什么不开心,是因为卢家吗?”如今婚期将定,她却说与自己无干……

“哥哥你将来会娶自己喜欢的姑娘吗?”贺晚书抬起头来,眼睛里盛满了笑意,“我记得小时候哥哥说要迎娶全天下最美的女子过门,还要在大婚那日包下沧州的酒楼,喝尽城中好酒。”贺万钦哈哈大笑,揉揉她的头发:“你都还记得呢。”他心里的不安没有随着她眼中的笑意减退。她眼中光芒越来越淡了。

舞乐声遥遥传来,贺晚书腕上的银铃叮当作响。

贺晚书望向灵璧台的方向,正色说:“哥哥,我觉得自己做错了。卢涵他……不一定喜欢我,而且他有喜欢的姑娘,也会希望有一天迎娶她过门。我不能做这个坏人。”

“我想当面问问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章 夜幕将至,暮色自沧州城中一丝一缕地蔓延上来,侵染了梁王府门前的石狮,爬过院中的湖塘假山,攀过琉璃瓦宇,最后...
    九旒阅读 161评论 4 5
  • 上一章 “阿书,”贺万钦抚着少女垂至榻下的长发,眼里的笑多了分区别于平日的严肃意味,“你觉得那卢家三公子,如何?”...
    九旒阅读 167评论 1 5
  • p2p互联网金融排行榜 p2p互联网金融排行榜 p2p互联网金融排行榜
    鲁缕耸66848阅读 192评论 0 0
  • 很多事情都是说着容易做着难 那些有经验的人将他们在历练中得到的认知源源不断的分享给你 可是, 时间差异 性格差异 ...
    铁无阅读 73评论 0 0
  • 必点的菜:一般来说,毛肚鸭肠是必须的。个人口味有个爱好是凤爪,一开锅就丢进去的冰冻凤爪,慢慢煮,煮到肉可以入口即化...
    跨境小白阅读 33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