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有一天开始认真思考一些东西,从那时候起我变得焦躁起来。

我看到人们拿着锁链,一圈一圈的套在我身上,走起路来叮当响。

我反抗,用各种方式反抗,于是变成了一个愤青。

在我们那个世界,战火纷飞血流成河,愤青们手握火把,点燃战争的导火索,掀起一波波无意义的战争,前赴后继的涌入战火然后壮烈牺牲,尸骨无存。

那个时候的我异常勇猛,作为愤青们的中流砥柱,我举着反抗的大旗驰骋沙场,同任何质疑我们的敌人开战。我在脸上刺上“我是愤青”四个大字,就像岳飞背上的“精忠报国”一样。

我势必会成为拯救世界的男人,我想。

但我只知岳飞的勇猛,却不知他也很蠢。

在一个寂静的夜晚,我生了一场大病,眼前黑漆漆的一片,浑身冰冷,肌肉酸痛,喘不过气来,像是坠入了泥沼一般,各种疼痛抵在胸口,直教我想大叫出声。

这种病在我们的世界很出名,已不知有多少人因此而死。而我终于也染上了它,我就要“成熟”了,命不久矣,我想。

似乎是这个世界对我余情未了,不想让我这么快的“熟”起来,于是那一晚我睡得很沉,沉到梦境深处。

梦里我看到一只猴子,他头戴金箍手握铁棍,鲜红的披风在背后荡来荡去。他说他曾经在丹炉里烧了四十九天,没死。

猴子是我们世界唯一的神,更是我心中的神。

然后我醒过来时,目光前所未有的清晰,病痛已完全退去,全身充满力量,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强大。

我相信那时候我的眼睛冒着金光,是火眼金睛。


余情未了,那只是因为尚未到时候。

火眼金睛把路照错了。

我只能安慰自己:可能用了几百年,火眼金睛近视了,或者已经瞎了。

在我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征战四方勇猛异常,将力量疯狂的打进敌人身体,肆意的破坏,尽情的宣扬我的正义。

终于那天我用力太猛,力竭而亡。

我倒在这场永不休止的战火里,血染红了衣服,身前是茫茫的征途,身后是无穷的大军。

我看着战友纷纷身死,泪水从眼中流了出来,根本不可能取得胜利的,敌人到底是谁我们都不清楚,只会盲目的开战,盲目的冲锋,然后痛苦的倒下。

我祈求每个人不要再打了,放弃一切的反抗和质疑,安安分分的去生活,努力奋斗让世界认可,享受每一天的阳光,咀嚼每一粒大米,这才是生活的真谛。

死的时候我才知道,火眼金睛是个梦,孙悟空不仅是个梦,还是个白痴。

死亡时间六月一日。

死后我来到地狱,身旁全是漂浮着的灵魂,他们都是刚刚死去的愤青,没有一个成年人。原来这么多年,我们没有打败过任何一个人------除了自己。

我们都在自欺欺人,我们从不曾胜利,意识到这个问题,有人表情木然,有人咬牙咧齿,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沉默是我们的武器,我们不会再冲锋。

地狱起了雾,将我们覆盖起来,白茫茫的一片,阻隔了每一个人的视线,看不见其他人。

人们思索这一场场战争,恍然大悟,自嘲和痛苦弥漫,然后有人在雾里哭出声来,越来越多的人哭出来,一片哭声从雾里传到雾外,又荡进雾里。

我没有哭,也没有自责,因为死的时候我已哭过,也已自责过了,只有这帮蠢货后知后觉,现在才明悟。

我嗤笑出声,说了一句“白痴。”

雾变得更浓。

有人愤怒,质问我,“你说谁白痴?”

我再次嗤笑,笑声变得更加猖獗,“所有人,尤其是你。” 没人看得见我,只能听到我的声音,我感谢这片雾。

聪明人都不能暴露自己,我想。

我的话还有几分道理,他们似乎也这么觉得,于是不再开口。沉默了足够长的时间之后,愤青们纷纷决定要开始新的生活,他们撕下胸前愤青军团的胸章扔在地上,然后离去。





走到奈何桥,遇到孟婆,她镶着金牙戴着钻戒,驻着一根纯金的拐棍,问我:“孩子,你想通了吗?”

她的语气和蔼得如春分一样,

“愤青年代”终结,人们对我咧开充满着睿智的笑容,衷心的祝福我从“歧路”里挣脱,踏进阳关大道的地板上。我感受到这种关爱,于是对他们咧开笑容,变得像他们一样睿智。


我在痛苦和疲惫中昏昏睡去,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一只猴子坐在云端,他嘴里咬着一个桃子,手拿金色长棍,背上红菱飞舞,双眼亮如火焰,我知道他肯定就是那只猴子,我大喊:“嘿,猴子。”

他撇我一眼,目光将云朵刺穿一个洞照在我身上,像舞台上的聚光灯。

他说:“叫俺老孙作甚?”

我高兴极了,问他:“你住在哪里?”

他说:“花果山。”

是花果山,果然是花果山,我觉得万千感动挤在胸口,压得我想哭。

我接着问:“你成佛了,为什么不住在西天?”

他说:“成什么佛,住什么西天,有什么好,比得过我花果山?”

我喃喃低吟,“是比不过,是比不过。”

他脸上露出不耐烦,说:“你在念叨什么,紧箍咒?”

我说:“我不会紧箍咒,会也不念。”然后接着问:“如来呢?”

他说:“不知道!”

不知道好。

我问:“天宫闹过了吗?”

他说:“全天下都知道啦!”

我说:“好好好。” 又问:“你不想闹第二次了吗?”

他说:“不闹了,打不过如来老儿。”

我哦了一声,问:“你接下来想干嘛?”

他说:“想干嘛就干嘛。”

我说:“那你到底想干嘛?”

他说:“一些有趣的事情。”

我说:“再闹天宫没趣吗,难道你也怕如来?”

他说:“怕。”

我哦了一声,突然感到很失落,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却来了兴趣,说:“怎么,你想看我再闹天宫?”

我问:“我想看你就闹吗?”

问完我觉得很无趣,突然后悔说了这句话,因为连他都害怕如来了,就算悄悄把王母娘娘捉起来,关到猪圈都没意思了。

他却说:“你想看我也不闹。”

我说:“我知道,你已成佛。”

他说:“斗战胜佛。”

我说:“我知道。”

他说:“嗯。”

我说:“你吃桃吧。今年公务员考试我赶急着送礼,先走了。”

我转身走,阳光明媚得一塌糊涂。

我也明媚得一塌糊涂。

聪明的猴子不会干傻事,聪明的人也是,就像那只猴子,就像我。

我在心里默念:再见了,猴子。

再见了,少年。

这时,猴子大声喊到:“你不想知道我要干什么吗?”

我说:“不想了,和我没关系。”

他大喊:“我要干一件有趣的事。”

我说:“你成佛了,什么都不用操心,你去干有趣的事吧,我回去送礼备考。”

或许他根本没听到我说什么,但已没关系。

他还在自顾的大喊:“我要去大闹西天。”

我下意识说:“你闹吧……”

然而这句话似余音,在我耳朵绕了几圈才散去。

全世界似乎静了一下,只有一阵风刮过我的身体。

我猛的转过身,大声问道:“你要干什么?”

猴子说:“踏灵山……”

我激动的问:“要打如来吗?”

猴子笑,说:“还有诸佛。”

我伸出手,指着他,说:“孙悟空,你是不是孙悟空!!”

孙悟空说:“很久没人这么叫我了。”

他大笑:“我是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

他大喝:“筋斗云!”

他伸手:“金箍棒!”

他怒目“火眼金睛。”

他翘起嘴角:“小子,别瞧不起我!”

我说:“我没有。”

他还是翘着嘴角,站起来转过身,说道:“到时间了。”

我问:“你要走了吗?”

他说:“是的。”

我沉默,低下头,然后又抬头,看着他,“你真要去?”我问。

他哈哈大笑,尖啸一声:“俺老孙去也。”

筋斗云在西方的天边拖了个长长的尾巴,夕阳下一根猴毛坠下。

我大喊:“泼猴,你打不过如来。”

但已没了声音,或许再也不会有这个声音。

为什么我们要广结人缘,不问兴趣不看人品不理善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