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潜规则的义工

96
人鱼海棠 9fac7464 ce5a 4b50 81fc a15390361a6e
10.9 2017.11.08 20:09* 字数 3562
文/人鱼海棠


想起我做义工时玩过的女人,再想起做义工的妻子,我的后背,忽然凉嗖嗖的。

1

立夏那天,我和小凡、老陆、楚江、小莫,一行五人,从广东开车来到了广西玉林。近几年,玉林狗肉节颇受争议,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媒体的报道,反而使这座小城市更有名气。

我们几个来自不同的行业,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爱护动物协会的义工。

我叫查里,是一名自由职业者,三十岁的已婚人士,长相斯文,也算一表人才,经营着一个有几十万粉丝的公众号。对了,是渣字去掉三点水那个查字。

小凡和小莫是同学,都是待业的大学生,小凡长得小巧玲珑,样子有点像周迅。小莫稍胖,但前凸后翘身材很火辣。

老陆是南方人,小个子,长得有点像山顶洞人,前额窄小,嘴向前凸,长一口大龅牙,是一个拿着搬迁款,坐吃山空的混混,三十好几还单身,吃喝嫖赌样样在行。他是我们几个人中,最早加入义工行列的。

楚江相反,长得高大魁梧,他是一个健身教练,有颜有貌,还有些钱,是个钻石王老五,这次来玉林开的奥迪车就是他的。

南方的天气很湿热,太阳白花花的,我们冒着酷暑天气,拉着横幅去大街上抗议、拍照,忙得不亦乐乎。

2

中午的时候,我们已经累得够呛。楚江的衬衣湿掉了,干脆把衬衣扣子全解开,露出发达的胸肌,胸口那撮毛特别显眼。

两个小姑娘可能是害羞,也可能是晒的,脸上红扑扑的,像涂了胭脂。

小莫穿着低领的紧身T恤,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脖子到乳沟都冒出细密的汗珠,在阳光底下泛着亮晶晶的光泽。

楚江一路上离小莫最近,一双三角眼睛总是滴溜溜往小莫身上瞄,喉结上下滚动。小莫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喜欢把衣服下摆往下扯,走路的时候,两只小兔子若隐若现地在胸前跳动着。

在街上走了半天,觉得满街上飘着带臊味的狗肉气味,胃堵得难受。到了午饭时间,大家都没有多少食欲。我们随意找了家餐厅,点了几个家常菜,计划吃完就回住处休息,下午再做打算。

至于解救狗?这么多狗,成千上万的,我们也救不完啊。再说了,那些狗都病秧秧的,救回去怎么处理还是个问题。

也有些爱狗人士知道我们的行动后,主动给我们捐钱,但这些钱,我们已经花得差不多了。

有一次,我们得到线报,说有一辆运了百余条狗的货车,会经过某高速路段。于是,我们把货车追下了高速,堵在休息站。

刚开始我们只有几人,后来打了几通电话,来了几十个人,大家群情激奋,但货车司机坚持不同意把狗卸下来。

“你们行行好吧,我们只负责送货,你们把狗带走,我要赔好几万块钱啊,我们做点小本生意也不容易,求求你们了!”

她的妻子,居然激动地用匕首自残,最后还进了医院。此事弄得沸沸扬扬,成了新闻头条。

从那以后我们的行为文明多了。

3

我们很快回到了酒店。这是一家7天连锁酒店,我和楚江住一个房间,小凡和小莫住一起,老陆自己住一间房,几间房在同个楼层。

我和楚江在几年的相处中,早有了默契。我也因为他帮打掩护,才能在泡妞场上如鱼得水,一直没有被妻子发现。

那些用陌陌之类交友软件的泡妞手段,实在太逊。那些软件上的女人有几个好的?还不如找做义工的女孩,善良多情,还单纯好骗,运气好的,还能撩到处女。

有一次,一个年轻的女孩表示喜欢我,但我实在不忍心下手,于是对她说,我年纪太大,不适合她,她却说愿意把处女之身给我。我良心发现,想起自己的妹妹,最后还是推辞了。

不料,两个月后,她把自己交给了一个认识不到两天的人,还说那男人是真心喜欢她的,连床单都买走了。我气得喷火,本来想放过她,让她远离这种浑水,她却自寻死路。最后那男的很快就甩掉她了。

从小莫看楚江的眼神,我猜到楚江准能成功,但也需要我助他一臂之力。

坐电梯来到房间所在楼层后,我对小凡说:“小凡,你一会儿过来帮我选照片吧。”

“里哥,我热得很…先回去洗个澡再过去。” 小凡的头发是短发,耳旁有几缕汗湿的头发,湿嗒嗒地沾在微红的小脸上。

我应了一声:“嗯。”

“我去抽支烟。”楚江往走廊靠窗的吸烟区走去。

我回到房间,开灯,开空调,洗了个澡,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疲劳一扫而光。开了冷气的房间,温度一下子低了下来,与外面简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让我舒服得想叹息。

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我打开门,是小凡,她头发半干,穿了一条印着小兔图案的棉质睡衣,显得很可爱。

我关门前,无意中看到楚江进了小莫的房间。他也知道我在看他,朝我的方向做了个胜利的动作,我朝他眨了眨眼睛。

4

我打开手提电脑,取出数码相机的SD卡,读取相片。

照片拍了很多,有我们举着横幅抗议的照片,有杀狗的人,也有吃着狗肉的人。更多的是狗的照片。有的狗濒临死亡,垂死挣扎着;有的狗死后呲牙咧嘴;也有的狗褪毛后被肢解成块状,成为了狗肉。

当这些照片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内心的震撼是难以描述的。我要做的,就是选些照片放在公众号上,配上文字,以引起关注。

一个多小时左右,我写好了一篇图文并茂的公众号文章,终于抬起了头。

小凡一直陪在我的旁边,看着我工作。今天在现场时,她的眼圈一直红红的,这时更是默默地流下了泪水,显得楚楚动人。

多么善良的姑娘啊!一种怜香惜玉之情油然而生。相比那些狗,我更愿意拯救这位好姑娘。

我试着揽过她的肩膀,小凡顺势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洗发水、沐浴露的香味和女孩的体味充斥着我的鼻腔,令我体内起了某种反应。见她没有抵触,我的胆子更大了些。

我侧身吻在她的眼睛上,细密的吻一点点地向下,最后含住了她小巧红润的嘴唇。她小嘴微张,嘤咛一声,就软倒在了我的怀里,任我为所欲为。

我像一个驰骋疆场的将军,意气风发。马蹄声声,越过平原,跨过山谷,攀上一个个顶峰。

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黄昏。

五人见面,应该是六人。因为老陆的旁边,多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我们个个精神饱满,唯独腹中空空,饥肠辘辘。

小莫挽着楚江的手,一脸的陶醉。我望着楚江一脸满足的表情,坏笑着说:“一会儿咱去补补肾?”大家相视一笑,心照不宣。我身边的小凡也羞得低下了头。

5

华灯初上,热浪逼人。

走在玉林的街道上,就会发现,打着狗肉招牌的各种店铺、摊位无处不在,灵川狗肉、花江狗肉、脆皮狗肉、稻香狗肉……种种特色吃法让人眼花缭乱。

白天,顶着高温,男人们光着膀子,汗流浃背地围在大街小巷边的狗肉摊,尝荔枝,喝米酒,吃狗肉火锅,盛况绝无仅有,到了晚上,各个摊档更是人满为患。

脆皮狗店的老板娘,见了我们六人,笑得见牙不见眼。赶紧张罗着给我们找了个露天的位置。

“你们不是爱狗志愿者吗?怎么吃起狗肉来了。”

老陆怀里的女人,用并不标准的南方普通话,娇笑着问道。

老陆闻着从隔壁座位传来的狗肉香,搂着女人,说道:“我很爱狗,所以我一般都是把狗放高压锅,弄熟了再和它做朋友。主要是我这人忒内向,怕生!”

我们很配合地大笑了起来,那个女人也像老母鸡似的咯咯笑着,涂着红色口红的大嘴快咧到耳边了。

小凡和小莫上午还为狗流眼泪,这会儿居然对我们进店没有一丝异议,看来她们的身心都被我们征服了,或者说,她们希望我们吃了狗肉,越战越勇?

我看了看小凡,惬意地笑着,暗地里拧了一把她肉弹的屁股。

一会儿,一锅喷香的狗肉被端了上桌。狗肉热气腾腾,在浓稠的汤汁里翻滚着,里面配着八角、小茴香、桂皮、丁香等配料,香气四溢。

“吃狗肉已经有千年的历史,以前还是达官贵人的专利。”我夹一块带皮的狗肉,扔进嘴里,鼓动着腮帮子,大快朵颐起来。

狗肉皮很脆,肉质柔软滑润,咬下去齿颊生香。我含糊不清地说:“没吃过狗肉的人,都怕吃狗肉;吃过了狗肉,才知道狗肉香。这还是某个伟人说的话呢!”

小凡和小莫始终不敢下筷子夹狗肉吃,我们让老板娘炒了两三个小菜,给她俩吃。

我们一边吃,一边讲着荤笑话,气氛很是融洽。

酒足饭饱后,我们六人一起去压马路,就像三对亲密的情侣。

我一路牵着小凡的小手,小凡也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我们甚至在公园的角落里,偷偷地接吻。我喜欢年轻的姑娘,和她们在一起,让我似乎年轻了几岁,找到了久违的激情。

6

晚上九点钟,我们红光满面地回到了酒店。

我重新检查了一遍公众号文章,点了群发。到了九点半,便打开微信,准时和妻子视频聊天。

我的身后是楚江,他也朝我妻子打了招呼。

妻子心情似乎很不错,看到我身后的楚江,似乎舒了一口气。她也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个闺蜜同行。

妻子也是义工,最近休年假,去了云南,玩得不亦乐乎,朋友圈天天晒美食和风景。

我们聊了十几分钟,才依依不舍地吻别,互道了晚安。

结束通话,发现楚江在洗澡,我便去小凡的房间,正要敲门,听到小凡清脆的声音:

“放心吧,我和小莫明天就回去了。亲爱的,我也爱你。么么哒,明晚见!”

小凡的话,似曾相识,和我妻子刚才视频里说的话,几乎一模一样。

回想起我做义工时玩过的女人,再想起做义工的妻子,我的后背,忽然凉嗖嗖的。

这时,我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彩信,打开一看,是一张照片。

我亲爱的妻子,和一个陌生男人抱在了一起,衣服和刚才视频中的一模一样。

我的头脑轰地,一片空白。

(END)

(今天工厂停电,海棠用手机手写的文章,如果你肯花一秒钟帮忙点赞,不胜感激!!)

故事集|丧偶式婚姻
故事集|丧偶式婚姻
6.9万字 · 13.2万阅读 · 15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