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薇星辰(二)

“我可以看看你的小圆珠子吗?”

内心的不安让我鼓起勇气,第一次向她提出要求。

“可以啊,但是你要小心,不能丢掉哦,否则,我就回不去了!”

她从口袋里掏出珠子,圆圆的,亮晶晶的,鹌鹑蛋大小。

我拿着那个小珠子,心想,若是随手甩进旁边的莲池里,她会不会特别生气,以至于不理我呢?!

看着她小心翼翼紧盯着我的手的面容,我放弃了这个龌龊的想法。

我宁负天下,却不愿负她。

没有理由,从一开始,她就注定是与众不同的。

不是不能,是没到时候。

我不仅要她的人,还要她的心。

我是一囯之君,没有什么东西最终会得不到。

我叹口气,望着天上圆月,说:“我带你去转转吧,这里的夜市很热闹。”

“好啊,好啊!”

她又开始跳了起来,像个孩子,唉,完全不知礼节。

皇帝出门,当然要乔装。而她呢,福忠给她换上本朝女子的服装后,又安排妥当左右侍卫,我们出发了。

我打量着她的装扮,第一次发现,她竟然是个美丽的女子,可以艳冠东西两宫。

艳冠,我想起这个词,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福忠跟在我身侧,惊诧地看着我。

我知道,他很久没见过我笑了,很久很久,有多久,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我看了他一眼,他立刻舒展眉梢,也跟着咧嘴笑了。

一个满腹心事忧国忧民忧自己的人,一个为了这个人的忧伤而忧伤的人,此刻,都开心地笑了。

竟然是因为她,这理由多么不可思议。

“要不要吃点宵夜?”我看着她,提议说。

她环顾四周,爽快地说:“那就吃汤圆吧!”

我俩坐在长凳上,老板亲热地上来招呼,很快就端上两碗热气腾腾的汤圆。

我看着她吃完一个,也拿起了勺子。

原来宫外的汤圆比宫里的好吃。

吃完汤圆,她抹抹嘴,说“小弟弟,你付钱吧。”

“我没钱。”

“你是皇帝,怎么可能没钱?!把福忠包裹里的银子给店家吧!”

“那是官银,上面刻的字足以让这家店主第二天人头落地。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那我们总不能白吃白喝吧!”

她低着头,扁着脑袋看我,悄悄地低声斥责,一副自责的样子。

我心神荡漾,有种想拉她的手安慰她的冲动,告诉她我是皇帝,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

这时,却见她从口袋里掏出几个圆圆的亮晶晶的金属制品,一边往桌上放,一边迅速拉着起我的手:“老板,钱放这里了!”

我们两人,竟然为了两碗汤圆的钱,而逃跑了。。。

她拉着我的手,钻进人群,穿过人群,身后老板粗暴的的声音远远传来:“喂,你俩给我站住,你们这是什么钱呐!”

我俩跑出好远,确认老板追不上来,才停下来,相互看着对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侍卫们自然尽职地片刻不离,可怜了福忠,真不容易!

“臣等叩见皇上,望吾皇万安!”

一阵呼声传来,我扭头,一群皇亲国戚公子王爷跪在眼前。

玩儿得太疯,竟不知他们何时出现,还认出了我。当然这也不是首例,父皇在位时,据说也是经常出宫。我这才第一次。

我站直身子,恢复一贯的威严,望着他们说:“众卿平身。”

他们站了起来,只有一个还跪着,那是杨翰远,我童年和少年时的伴读。登基之前,我俩同在皇甫轩辕的教导下读书,他比我大五岁。

杨家在之前的血雨腥风中站错了队,本应削除爵位,家产罚没,男充军,女劳役。但我念及同窗共伴的这么多年,遂仅罚没家产,但严词责令,如若再有不轨,满门抄斩,格杀勿论!

所以这一年来,杨翰远总是小心翼翼,从来不敢正眼看我,伴君如伴虎,他怕我一不小心,改变主意。

杨翰远跪在那里,低头捧着一个发簪,继续小心翼翼地说到:“呈吾皇查验,不知这个发簪,是否可是从这位姑娘头上掉下来的?”

我抬头看她,一阵逃跑,凌乱了她的头发,发簪确实不见了。何况,这里就她一个女子。

“嗯,把发簪呈上来。你们都可以退下了。”

福忠接过杨翰远捧着的簪子,恭敬地送了上来。芈萱把簪子放在手里,眼睛却一直盯着杨翰远看。

“你在看什么?”

看着群臣退去的背影,我问她。

“哦,他长得很像我们那里的一个明星!”

“明星?是什么?”

“嗯。。。就是像星星一样,在人群中会发光的人!”

这是芈萱,第一次见到杨翰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