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的职业高危——如何面对孩子不良的品行?

我的心灵受到了强大的震撼。因为就在刚刚,我发现我办公桌抽屉里的零食被偷吃了。

初开始送走孩子,饥饿的我,打开办公桌抽屉,欲吃几片奥利奥,很奇怪,我竟然把吃空的奥利奥袋子放在抽屉里。没有了,我随意地把它捏成一团扔出去。转头间发现地上有枣味糖的袋子。

我没怀疑,还想是学生们在外面买来的同款糖。

再看抽屉里,小样已经被喝光了,这种隔着塑料袋插开瓶子的喝法绝对不是我所为。

我继续查看,竟看出大瓶的柚子饮料是被喝过大口的,杯盖已经被拧开了。


强烈的震撼感侵袭我,我想这件事我不会说给任何人听,妈妈会笑我,爸爸会无奈,身边的人会觉得我傻啦吧唧。

1

还记得之前教幼儿园,一个月一千元的工资,校长跟我说就是去玩儿,看着孩子安全就行。结果某一天,孩子摔坏了我几千元的手机。

我能怎样?

没有孩子来告知我,直到我用到手机时,发现屏幕亮不起来了。

我叫过那个小女孩儿在讲台上问了半天,正值下课,没有孩子围观,我觉得我还是保护了她的尊严。

我无法开口问她的父母索取赔偿,将手机遗落在教室是我自己的不慎。孩子爱玩,值得原谅。

气归气,还是要用心教。

2

我高中的某个暑假,有两位小学生在我家和我共同学习,我回家之前妈妈已经将他姐弟俩安排在我往日的书桌上。

抽屉里的东西被翻得一塌糊涂,那里面有我辛辛苦苦珍藏的画纸,有编制用的小珠子,有精心做的手艺品。毕业照他们是没破坏的,他们兴许不喜欢那些东西。

好在彼时我已高中,看得开珍典小物。

3

想得起前些日子我爸单位发生的事,一个孩子偷钱,被发现后,忽然消失。

所有人都找不到他,最后还是他受害的班主任在楼道的柜子里将他寻出。


又听说校长的钱也有失踪。

但何以索取赔偿,更何况没有证明?


有时候我们自己的钱真的会不知数目。有时候真的呗害得一无是处。

4

还有一事发生在我带幼儿园的期间,晚上回家,有孩子在小学旗杆下玩儿,他们主动和我说话,听说我要前往办公室便要和我一起。

我允许他们进来,还让出电脑给他们玩儿,看着他们高兴我也高兴。可转眼,他们竟在用我的手机打游戏,已经下载了大型游戏,玩得得心应手。我没有生气,因为损害没有即刻发生。

随后也无他事,除了门口做榨油生意的老夫妇的孙子有些不懂礼貌。

后来还被他们追上来一次,说要跟我玩儿。我要去上厕所,便让姐弟俩先把我的包提上来。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藏在包包内兜里的1000元现金工资,变成了900,怎么数都少了100。这真是意见奇怪的事。怎么都想不清楚为何如此诡异。

母亲说大概是幼儿园里的庞老师把我的钱偷拿去了吧。幼儿园里只有我俩两个大人,如果是小孩子,小孩不至于奸到只拿100元。

我没敢说过我的另一种怀疑,那就是那天在红旗下偶遇的姐弟俩偷去了我的钱。

我甚至劝慰自己,拿钱买个教训,用100元钱测出了俩小孩人品,从此再也不会与他俩共事了。

但我知道这种劝慰荒诞可笑,因为本身不对他们进办公室的行为进行阻止就是我自己的错。


我从不曾对孩子起如此严的戒备之心。

我允许他们跟我玩,我喜欢他们。

5

还记得我大二的那个寒假,在家旁边的超市打工,虽然很累,回来后依然和玩耍的小孩儿打招呼,很愉快,便认识了。他们两个小男孩,甚至白天去超市找我玩儿。我当然不能和他们玩,但还是佩服他们摸着线索寻到我比较厉害。

后来一整天的疲惫后他们在我家门口等我我便有些厌烦,但被等在家门口的他俩扑上来抱住说 :“我想死你了”还是比较有爱。

榨油家的小男孩儿也是我那时候认识的,他跟他的奶奶说:“这是我朋友!”他奶奶极其不屑,说:“人家大闺女怎么会是你朋友?”

不过这一切友谊都让我觉得温暖。


有其益必有其害。

经过这么多次被偷被盗,我也知晓了可恨之处。

今天的零食被吃事件太令我惊讶了。真的一个孩子就管不住自己的嘴?

看他们有时也是可以控制的。

无以言表。

至少,教师是个高危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