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天的时光

江枫随便找个小餐馆吃了顿饭,又去超市买了一些食物,然后返回住处继续修炼,今天裴若曦无意间闯进来,打破了这个地方的安静。 他不清楚白果树的存在还能保密多久,但却是明白,自己必须争分夺秒的抓紧时间修炼了,否则一旦这里遭受破坏的话,成功找到下一处适合修炼场所的几率,几乎是微乎其微。 从布置聚灵阵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院子里空气中的灵气,比之平时要浓郁了不少,江枫呼吸一口,顿觉神清气爽,没有任何犹豫,盘膝坐在白果树下开始修炼。 第二天一早,江枫正要出门去学校,就听门外边传来一阵车子的喇叭声响,紧接着,赵无暇从外边走了进来。 看到赵无暇,江枫怔了怔,问道:“有什么事吗?” 赵无暇轻声説道:“我过来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东西要买的。” 稍稍停顿了一下,赵无暇接着説道:“还有就是,夏冬雪夏队长昨晚打电话给我説找你,我打你的电话,发现关机了,就过来告诉你。” 江枫手机没有关机,想来应该是没电了,説道:“夏冬雪找我有什么事?” 赵无暇犹豫一下説道:“她説她一时冲动之下做错了事情,请求你原谅,希望可以请你一起吃顿饭,还説另外有别的事情要和你谈谈。” 説到这里,赵无暇的表情微微变得有些奇怪,夏冬雪她稍稍了解,号称是厩纨绔子弟的克星,出了名的嫉恶如仇,谁的账都不买,不管是谁落在她的手里都讨不了好。 却是没想到夏冬厌请江枫吃饭,虽然夏冬雪在电话里説的语焉不详,但直觉告诉她,夏冬雪和江枫之间肯定有一段小故事,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 江枫知道应该是昨天在医院他离开之后,裴若曦将车祸的具体情况和夏冬雪説了説,倒是没想到夏冬厌这么直接承认自己错了,还想请他吃饭。 他本就没将那事放在心上,笑了笑,説道:“我没时间,吃饭的事情你帮我推了吧。” 赵无暇轻轻diǎn头,忽然説道:“少爷,你租的这地方环境不错,空气都比别的地方要好很多。” 江枫笑道:“是不是还有话要説?” 赵无暇脸红了一下,轻声説道:“我……我可不可以也搬进来?” 搬过来和江枫一起住,是老爷子的意思,但这话毕竟是从她口里説出来的,赵无暇还是觉得有diǎn难堪。 老爷子发现江枫搬出去住之后,找她谈话,并提出这个要求,赵无暇几乎没有任何考虑就答应了,因为同老爷子一样,她也非常好奇江枫搬出去做什么。 可此时説出这样的话来,还是难为情的很。 江枫愣了一下,没想到赵无暇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很快説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当然可以。” 赵无暇是他的生活秘书,按照老爷子和父亲的规定,本来就该和他生活在一起,虽然这样多少会给他带来一些不便,但江枫也明白,有些事情,根本没法隐瞒太长时间,或许通过赵无暇的嘴将一邪説给老爷子听会更好,也省却了他的麻烦。 而且,他租在这里,起居饮食并不方便,有赵无暇过来,至少洗衣吃饭方面的事情可以无忧了。 赵无暇没想到江枫答应的这么痛快,稍稍晃了晃神,开心的笑了。 赵无暇开车送江枫去学校,她也是燕京大学的学生,虽然拥有一些其他学生难以企及的特权,但如果工作不是太忙的话,她还是会来学校上课,倒不是为了学习知识,而是因为喜欢学校这种相对简单单纯的环境。 江枫让赵无暇将自己的图书馆门口放下,推开车门径直往里边走去,赵无暇看到江枫去了图书馆,笑了笑,就要开车离开。 就在这时,敲车窗玻璃的声音响起,赵无暇侧头一看,就是见一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手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站在车外。 秀气的眉头微蹙,赵无暇推开车门问道:“钱凯,有什么事?” 叫钱凯的男人微笑道:“无暇,我是真心的,做我的女朋友吧?” “钱凯,我早就和你説过,我和你之间是不可能的,请不要在我身上耽误时间,也不要耽误你自己的时间。”赵无暇神色冷漠的直接拒绝道。 “不,无暇,从大一开学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对你一见钟情,请相信我的诚意,我是真心的。我保证,如果你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会让你比世上任何女人都幸福。”钱凯急忙説道。 “我现在就很幸福,并不需要别人给我幸福。还有,请你尊重我,不要随随便便叫我的名字,如果要叫,请叫我赵无暇,我想老师有教过你这些道理的。”赵无暇不耐烦的説道。 “这不一样。”钱凯説道:“可能你觉得现在一个人挺好,但女人迟早都是要找一个归宿的,我相信自己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请你务必给我一个机会。”钱凯将玫瑰花第到赵无暇面前説道。 “钱凯,我刚才説过的话不希望再説第二遍,如果你再这么缠着我的话,我会报警的。”赵无暇冷冷回了一声,拉上车门开走即走。 钱凯望着车子逐渐远去,眼中阴霾闪烁,狞笑道:“赵无暇,我给了你三年的时间,可你还是这么拒绝我,你不仁,到时候可别怪我对你不义。” 江枫以极快的速度挑选了几本自己需要的书籍,回到教室上课,刚到教室门口,就是见刘虹从里边出来。 刘虹看到他,冷冷一笑,当即走开。 江枫觉得莫名其妙,就见袁朗笑嘻嘻的凑了过来,嬉皮笑脸的説道:“江枫,别理那个疯女人,她更年期到了,神智有diǎn不正常。” “你也更年期到了,话这么多?”江枫自然不会将刘虹的态度放在心上,淡淡説道。 袁朗嘿了一声,説道:“哥们,你这话可不厚道了啊,我过来自然是有事和你説。” 江枫走到教室的最后排坐下,説道:“有话就説,别磨磨唧唧。” “那个,哥们,我上次请你吃了顿饭,现在是不是该你回请了……”顿了顿,袁朗接着説道:“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实在是这两天花钱花的有diǎn凶,身上没钱吃饭了,你看?” 江枫随手掏出一叠钱丢给他,説道:“现在是不是可以滚了。” 袁朗没想到江枫会这么大方,拿过钱眉开眼笑:“哥们,多了,实在是太多了,这怎么好意思呢。” 説是不好意思,却是一把将钱塞进了口袋里,估计就算是别人拿刀子dǐng着他的脖子都不可能让他拿出来。 江枫没理会他,翻开手里的大唐西域记看了起来,袁朗瞄了一眼书的封説道:“哥们,其实我还有件事情要説……” 话还没説完,就是被一个略显得清冷的声音打断,纪言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教室的门口,朝江枫伸了伸手,説道:“江枫,你过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话和你説。” 江枫皱了皱眉,却还是起身走了过去,袁朗看着江枫离去,苦着脸説道:“哥们,我这话都还没説完呢,请务必小心女人和小人啊。” 因为纪言找谈话的次数太多,而且又是千篇一律的缘故,对纪言的态度,江枫早已习以为常,来到办公室,他随手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淡淡説道:“纪老师有话就説吧,我还有事。” 这态度落在纪言的眼中,却全然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她想着自己听过的那戌言风语,对江枫有着深深的恨铁不成钢的无奈感,説道:“江枫,这几天来教室上课感觉怎么样。” “还行。”江枫説道。 “我知道你不太喜欢学习,让你来教室上课对你有diǎn困难,但是,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説对不对?”纪言循循善诱的説道。 江枫笑了笑,説道:“有什么事情还是直接diǎn好。” 纪言脸色一冷,直接説道:“我听学生説,你最近一直纠缠着刘虹,是不是有这回事?” 江枫没想到纪言会谈起这个,脸色亦是一冷,説道:“纪老师,你确定自己没説错?我也没听错?” 纪言説道:“我当然没説错,最近很多同学向我反应这个事情,你也别不承认,虽然呢,我也知道你这样的年纪,对异性有着一定的好感,谈恋爱我也不反对,但死缠烂打可就不好了,你説是不是?” 江枫冷冷説道:“纪老师,你觉得你和刘虹比较起来,谁更有魅力一diǎn?” 纪言怔了怔,就听江枫接着説道:“纪老师,如果我真要纠缠一个女生的话,是不是纠缠你会更显得有品位一diǎn?” 纪言听得这话脸色都绿了,气呼呼的説道:“江枫,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你老师,你怎么能对我説这样的话?” 江枫懒的解释,説道:“我的话就这么多,要是纪老师实在是不欢迎我,大可以放任我自生自灭,诚如你所説,我还真的一diǎn都不喜欢呆在教室里。” 説完话,起身就走,纪言目瞪口呆的看着江枫离开,气的娇躯好一阵乱颤。 江枫本就觉得呆在教室里是一种浪费时间的行为,要不是被纪言缠的烦了,他根本就不可能来上课。 关于刘虹的事情,他更是不会去理会,因为有一diǎn他很清楚,纪言表面上找他谈话是关心他,实则何尝不是听风就是雨,认定是他的品性有问题,一股脑将问题全部推在他的身上? 反正谈崩,今后纪言估计也不会再烦着他了,正好免去了不少的麻烦,江枫回到教室,直接收拾好东西走人。 刘虹看到江枫离开,盯着阴沉沉的笑了一声,袁朗则是一头的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到看到纪言过来的时候,才倏地明白过来,江枫肯定是被刘虹给陷害了。 这两天关于江枫纠缠刘虹的事情,袁朗也有听説,他刚才还想跟江枫説来着,话还没来得及説出口,江枫就被纪言给叫走了。 这时叹了口气,走到纪言身边説道:“纪老师,江枫和刘虹之间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diǎn,如果你愿意听的话,我可以如实和你説説。” “不用了,就让他这么去吧,就当我们班上从来没有这个学生。还有,你既然和江枫关系好,就去转告江枫一句,我将上报校方,建议开除他!” 説了这话,纪言也气冲冲的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