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莫名其妙地有感。

前段时间,我看到一段话,感触很深。

“如果前方有一条我曾经跌的面目全非的路 ,而她执意要前行。我希望,我爱的方式不是拼命拉住她 ‘不要去 不要去啊 ’,而是给她准备最耐穿的鞋子 、告诉她第二个路口地很滑 、第五条街道上有小偷 、路边的切糕不要买 。告诉她,去吧,一定能行 。告诉她 ,回来家里有饭。”

这是我理想中,一个母亲的模样。



我喜欢和长辈们讲话。

我喜欢听他们讲,这个错那个对,这个应该那个不应该,因为这证明我还值得被人关心。而叮嘱是否遂己心意其实并不要紧,要紧的是自己的方向。妇联4里,美队对钢铁侠讲了一句,我们应该坚定自己的立场。



前两年自己写过公众号,后来停更了。因为我总是因为要更新文章而陷入巨大的悲观中,那种苦闷悲观吞噬我的全部生活,然后像裱花袋一样,挤出一篇篇文章。

之前我觉得是这个社会的情绪导向出了问题。它在指引孩子们变得低沉,变得消极,甚至觉得这是一种“酷”。逃避永远最简单,而历经风雨之后还能天真烂漫才是真心性。

后来我才明白,“为赋新词强说愁”是少年的特性,年少的我们总觉得忧郁令我们出脱于世界。这是专属于那段时间的认知。无所谓对错,那是一段必经的心性历程。作为父母没必要纠正它,只需要把控,看着他们自己走出来。怎样走出来就是成长。

所以我觉得,每个人生阶段,有不同的认知,有不同的立场。也真的不能用对错来评判。



我总是不敢想象自己将来要生育孩子。因为我懦弱又胆小,我总觉得自己承担不了那份责任。而且,最关键的是,将来某一天,我一定会重复着“我是为你好”这句话,然后费尽心思把他从那条曲折离奇的路上拉回来。

我并不能做到我理想中的母亲的样子。因为——我也是披风戴雨俗世人。



我觉得评判一个孩子的立场,没有绝对的对错,关键在于看他是否敢于承担。

当然了,这也只是我现阶段的认知。



所以——我还是坚持自己现在的状态

明辨是非,勇敢坦率,错了就去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