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2天山之恋(17)

第十七章 这个男人让人很讨厌

冯莺燕听说帕丽扎提来了,就约她一起上山拾柴,想借此机会和她说说悄悄话。这些话已经被她憋在心里很久了。她一直在等着帕丽扎提的到来。因为,帕丽扎提是她的一个最最要好的朋友。她不想让帕丽扎提告诉别人的事情,帕丽扎提绝对不会告诉别人。反之也是一样。她和帕丽扎提都会相互为对方保守秘密。只有在帕丽扎提面前,她才会放心大胆地敞开自己的心扉。

冯莺燕和帕丽扎提同岁。她是冯崇仁的女儿。她出生在湖北省武汉市。但是,她不仅对自己的出生地毫无印象,而且对自己的出生地也毫无感情。因为,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爸爸妈妈来到了巩乃斯林场。她是一个和巩乃斯林场一起长大的孩子。她的成长过程见证了巩乃斯林场的成长过程。她既是巩乃斯林场职工子弟学校的小学生毕业生,又是巩乃斯林场职工子弟学校的初中毕业生。巩乃斯林场职工子弟学校是一所小学附设初中的学校。每个学生初中毕业之后都由巩乃斯林场分配工作。她已经被分配到巩乃斯林场的雪莲合作社工作。雪莲合作社是由巩乃斯林场工会牵头创办的一个合作社。这个合作社的主要工作任务,就是组织职工家属种植和采集雪莲、再把晾干的雪莲当作药材销售出去、通过这种方法来增加职工收入。由于她从小就常年生活在巩乃斯峡谷之中,所以她看惯了这里的山山水水,也爱上了这里的山山水水。虽然爸爸妈妈带着她去过乌鲁木齐,但是她一点儿都不喜欢那里的城市生活。熙熙攘攘的行人,吵吵闹闹的车辆,横七竖八的街道,乱七八糟的桥梁,长短不齐的房屋,污浊不堪的门窗。在她的心目中,巩乃斯峡谷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世外桃源。这里有最晴朗的天空,这里有最新鲜的空气,这里有最洁净的白云,这里有最灿烂的霞光,这里有最清澈的流水,这里有最甘甜的山泉,这里有最茂密的森林,这里有最青翠的草地,这里有最艳丽的鲜花,这里有最肥壮的骏马。生活在这里,就是生活在大自然的怀抱之中。生活在这里,就是生活在一个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乐园之中。

冯莺燕和帕丽扎提早就认识了。几年前,帕丽扎提经常和阿瓦罕一起前来巩乃斯林场探望吐尔逊。这几年,帕丽扎提又经常独自一人前来巩乃斯林场探望吐尔逊。帕丽扎提每次来到这里,冯莺燕都会和她形影不离地相聚在一起。冯莺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她产生这样的感情?是因为想把自己的美丽变得她的美丽?还是因为想把她的美丽变成自己的美丽?说到美丽,冯莺燕和帕丽扎提都美丽得完美无缺无可挑剔。不过,这是两种完全不同无法相互对比的女性美,这是两个民族各自拥有的两种登峰造极的女性美。冯莺燕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汉族美女。她将汉族女性的所有美丽基因集于一体。这些美丽基因化做千万条美丽的曲线,在她身上勾勒出西施的容貌、貂蝉的体态、王昭君的神韵、杨玉环的风采。帕丽扎提是一个空前绝后的维吾尔族美女。她将维吾尔族女性的所有美丽基因集于一体。这些美丽基因化做千万张美丽的曲面,在她身上堆砌出博格达峰的冰清玉洁、塔里木河的晶莹剔透、准噶尔盆地的婀娜多姿、帕米尔高原的妩媚妖娆。

此时此刻,冯莺燕和帕丽扎提各自拿着一把斧子和一条绳子,说说笑笑地向一条山路走去。这条山路就在场部大门外面的天山公路对过。沿着这条山路,可以走进一片靠近天山公路的小森林。这片小森林的天山云杉下面垂挂着许多枯枝。这些枯枝距离地面只有一人多高,只要举起一把斧子就可以砍得到。把这些枯枝砍下来,用一条绳子打成捆背回家,可以当作引燃煤炭的柴火。因此,住在场部的人经常到这片小森林中拾柴。家家户户门前都有两个垛子。一个垛子是煤炭垛,另一个垛子是柴火垛。

“你这次来,我既高兴又伤心。”

冯莺燕边走边说。

“高兴是为自己高兴。因为。你这次来了就不会再走了。我以后就可以天天见到你了。伤心是为你伤心。因为,你这次来得心情不太好。我能感受到你的这种心情。”

“一开始是有些心情不好,但是看到你心情就好了!”

帕丽扎提边走边说。

“你知道吗?其实,我每次离开你的时候心里都很难受。因为我不想离开你!我想天天和你在一起!”

“我也是这样想的!”

听到这话,冯莺燕就在帕丽扎提的脸上飞了一个吻。

“讨厌!”

帕丽扎提假装生气地说。

“我喜欢和你在一起,不喜欢和你搞同性恋!”

“不行!”

冯莺燕也假装生气地说。

“只要你喜欢和我在一起,就要和我搞同性恋!”

说罢,她就把自己的脸靠近帕丽扎提。看到她的这个动作,帕丽扎提只好也在她的脸上飞了一个吻。

两人相互飞吻之后,冯莺燕突然在帕丽扎提耳边小声说:

“你只听我说话,但是不要回头看。我发现咱们后面跟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让人很讨厌!他叫喀乌力。”

“那咱们应该怎么办呢?”

帕丽扎提小声问她。

“咱们快点儿走!把他给甩掉!”

冯莺燕小声回答。

于是,两人便开始加快脚步。很快,两人就走进了这片小森林,走到了倒在地上的一棵枯树前面。那棵枯树的大部分树皮都已经开裂脱落,从一条条裂缝中露出了白花花的树干。

“累死我了!你累不累?”

冯莺燕气喘吁吁地问帕丽扎提。

“当然累了!”

帕丽扎提气喘吁吁地回答。

“咱们坐在这里歇一会儿吧”

冯莺燕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喀乌力没有跟上来,就拉着帕丽扎提在那棵枯树上坐了下来。

谁知,两人刚刚坐稳当,喀乌力就从一棵枝条浓密的天山云杉下面钻出来了。原来,他发现两人想甩掉自己,就通过一条近路赶到两人前面,躲在这里等候两人的到来。

喀乌力是一个看见有姿色的女人就想动手动脚占便宜的男人。他早就对巩乃斯林场的这两个绝色美女垂涎欲滴了。但是,冯莺燕的便宜他不敢占。因为,她现在是巩乃斯林场的天之骄子。占她的便宜自己肯定会倒大霉。帕丽扎提以前是巩乃斯林场的天之骄子,现在已经不是巩乃斯林场的天之骄子了。占她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因此,他一直想找机会在帕丽扎提身上占一下便宜。他一看到两人打算到这片小森林拾柴,就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因为,这片小森林远离场部,闹出多大的动静也不会有人知道。虽然冯莺燕就在帕丽扎提身边,但是自己一巴掌就可以把冯莺燕打到一边去,就算她想阻止自己也阻止不了。

“你们是来拾柴的吧?”

喀乌力一边嬉皮笑脸地说着,一边试图走到两人身边。

见此情景,冯莺燕立刻大喝一声:

“你离我们远一点!别离我们这么近!”

听到这话,喀乌力只好停下了脚步。

喀乌力虽然停下了脚步,但是却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他站在那里,装模做样地对两人说: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来帮助你们拾柴的!”

听到这话,冯莺燕立刻没好气地对他说。

 “你赶紧离开我们吧!我们自己有手,用不着你的帮助!”

听到这话,喀乌力就故作关心地对两人说:

“我知道你们有手,但是我怕你们把手弄脏了!”

听到这话,冯莺燕又立刻没好气地对他说。

 “弄脏就弄脏!弄脏了也不用你的帮助。”

听到这话,喀乌力就信誓旦旦地对两人说:

“这样吧!既然你们不相信我,我就干个样子给你们看!”

说罢,他就转身跑到了那棵枝条浓密的天山云杉背后。

紧接着,那边就传来了一阵阵树枝折断的声音。

“他在那边干什么呢?”

帕丽扎提奇怪地问冯莺燕。

“别管他干什么?只要不让他接近咱们就可以了!”

冯莺燕嘱咐帕丽扎提。

过了不一会儿,喀乌力就抱着一大堆枯枝回来了。他把这堆枯枝放在两人面前,隔着这堆枯枝对两人说:

“把绳子丢给我,我给你们打成捆!”

帕丽扎提看了冯莺燕一眼,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怎么办。冯莺燕向她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就一起把绳子丢给了他。

“这是你自己愿意干的!我们可没有让你干!”

冯莺燕用嘲笑地口气对他说。

“所以,你也别想指望我们感谢你!”

喀乌力没说话,他接过绳子就打起捆来。很快,他就把这堆枯枝打成了两个捆。他用两只手把两个捆提起来试了试,然后对两人说:

“我觉得不太重,你们可以背得动。要不,你们自己提一下试试?”

说着,他就把两个捆分别递到了两人面前。

冯莺燕和帕丽扎提相互对视了一下,都认为对方觉得做一下这件事情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于是,两人就一起从那棵枯树上站起来,一人伸出一只手去接两个捆。

喀乌力先把一个捆递给了冯莺燕,又把一个捆递向了帕丽扎提。可是,帕丽扎提刚刚伸出手,他就用空出来的一只手抓住了帕丽扎提的手,使劲把帕丽扎提往自己身边拖。。

“你想干什么?”

帕丽扎提一边大声喊叫,一边奋力挣扎。

这时,只听哐当一声,冯莺燕用一把斧子在那棵枯树上狠狠地砍了一下,然后又飞速地将这把斧子拔出来举过头顶,怒目圆睁地指着喀乌力大声喝叫:

“你把她给我放开!要不我就砍掉你的头!”

见此情景,喀乌力立刻放开帕丽扎提,用手抱着脑袋连滚带爬地跑走了。

(二零二一年三月六日初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十五章 领地意识是人的一种潜意识 领地意识是人的一种潜意识。因为,人是一种动物。所有动物都有领地意识。领地意识就...
    黑豹和安娜阅读 18评论 0 0
  • 第十二章 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继先是一个不愿意做错事的人。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必须弄明白事情的是非曲直才去做。不过,...
    黑豹和安娜阅读 31评论 0 0
  • 第十六章 回去继续做好你的工作 冯崇仁今天的心情不太好,喀乌力今天的心情更不好。因为,他在昨天的检举大会上出现的那...
    黑豹和安娜阅读 52评论 0 0
  • 第九章 你是一个汉娃子吗 阿瓦罕和帕丽扎提住在自治区林业厅的一座机关干部宿舍楼里。这座机关干部宿舍楼位于乌鲁木齐市...
    黑豹和安娜阅读 37评论 0 0
  • 第八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历史。一个民族的历史是由成千上万的个人历史汇集起来的。但是,当成千上...
    黑豹和安娜阅读 3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