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命运凄惨,而且爱情悲剧,还为此背负千古骂名的女子——潘金莲

四大奇书之首的《金瓶梅》中,对西门庆及其妻妾的家庭活动描写占据了大量篇幅。以潘金莲为代表,其形象的塑造可谓是栩栩如生。

潘金莲不仅与西门庆其他几房妻妾及姘头争风吃醋,还与若许多男人私通,在民间知名度很高,被评为“淫妇”典范。

然而客观上讲:潘金莲应该是一个承受了无数骂名且具争议的市民女性形象,她的价值在于这一形象因迥异于传统概念化的女性而光鲜异常。


她出生于一个贫穷裁缝之家,自幼便是一美人胚子,缠得一双好小脚,所以人称“金莲”。

金莲七岁爹死,九岁被卖到王招宣府中做丫鬟,王招宣死后,母亲以三十两银子又将她转卖与张大户。由此也注定了潘金莲的凄惨命运与爱情悲剧。

十八岁那年,金莲已是脸如桃花的大美人。然张大户是个典型的“妻管严”,虽几次三番的欲收她为妾,都被老婆余氏否决。

可张大户却不甘心,乘余氏到邻居家赴宴之机,悄悄地把潘金莲叫到房中“收用了”,潘金莲稀里糊涂地有了一生中的第一个男人。

东窗事发后,懦弱的张大户不得“赌气倒陪房”,将潘金莲嫁与“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也是她的第二个男人,一个猥琐不堪的男人。这也怪不得她怨气忧天。

社会和命运强加给她的这些不幸,在她内心深处,根本就不会接受。摆脱这种命运的潜意识、对新生活的憧憬促使她每天“打扮光鲜”,在“门前帘儿下站着,常把眉目嘲人,双睛传意”。

虽说她对抗命运的方式略显幼稚、浅薄,但却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了她并非传统女性、良家妇女,也体现了人之本性。

她不顾伦理观念,挑逗武松,强烈的表现了她对婚姻的不满与突出怨愤之情。

她这种正常的需求,在社会允许的范围内没有得到满足,使得她不得不走上一条违背传统的寻求之路。

她这条突破传统道德要求的偷情密约之路,逼迫她谋杀亲夫。

然而她至死也未享受到一丝爱情的甜蜜。

最后她能死在自己心爱的武松手上,或许是她最好的归宿。

一个因社会、环境、个性造就的爱情悲剧就此落幕。


文/怪蜀黍谈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