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一则

2021年4月19日

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

今天,妻下定决心切入抖音直播。

早上六点,我起床骑单车去玛吉斯轮胎店前找车位、预防车被贴牛皮癣一般恶心的罚单;七点多一点点,送女儿上学后的妻就到了边上的沙县小吃。

这间沙县小吃的老板走马观花一般地换,越换越差劲,今天这个老板娘干脆直接像一个泼妇了,根本不像一个服务业从业人员:妻说要喝汤,她竟然凶巴巴地反问道,谁知道你要吃什么汤?!天,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光顾这间沙县小吃了。菜品无味不说,人品也成了问题,还来受气吗?

出得沙县小吃,与妻一起去对面的早茶点洗了手,耐心等待玛吉斯老板开门营业。说好的八点最后又变成了八点十五左右,好在他们夫妻两个都熟门熟路,我们不用与另外一台车争着补轮胎;八点三十八分,轮胎修好了,气也充好了,于是我们以久违的兴奋从江门出发去珠海云顶澜山。

十点三十分左右,妻已与丹青运动主播丹青聊得火热了,我本就睡意盎然、不想多谈,见她们投缘,更是干脆除了偶尔插几句,都没有正经说什么话。她们却聊着聊着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妻留下,我回江门!虽然这也在预料之中,但还是让我有了一丝惆怅:看起来妻是真的闲怕了,真的想做点事了。但我又能说什么呢?只有笑着同意妻留下来与丹青做直播培训,只有适时地提醒她们:午饭时间到了。

大宅门就在云顶澜山附近,我们仨很快就走到了;妻与丹青依旧火热地忘乎所以,一边疯狂聊天一边很快地走在我前面,我则眼巴巴变成了一个拎包的小弟般,怀着异常复杂的心绪踩着她们那淡淡的背影走到大宅门。

罗汉果茶似乎可以填肚子,原本很饿的我一下子就饱了;她们两个坐得越来越近,聊的劲头丝毫不见减弱,茶点却也消灭的挺快,午茶很快就结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