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 | 夏天如期而至,我也是。

昨天和朋友在外面吃完晚饭,外面狂风大作,看着要下大暴雨的样子,想到奶奶一个人去医院打针,可能没带伞,就赶紧骑了个摩拜去医院陪奶奶。打完针后虽然没下雨,9点多的马路上行人不多不少,牵着奶奶慢慢往家走。

西安几乎没有春天,天气一热起来就入了夏,气温长久的居高不下。但是夏天的夜晚,空气带着在阳光下炙烤后的味道,迎面吹来一阵温温的风,却让人能感觉到一丝凉爽,突然就想起了小时候。

图片来自Lofter

我从小是在爷爷奶奶家长大的,记忆里的夏天总是混合着玉米水、西瓜汁儿和荔枝味的。夏至过后,学校就陆陆续续放暑假了。每个暑假里,我总是在空调房里吹着冷气,躺在床上看着小说。奶奶总爱煮玉米,把玉米水晾凉了拿给我喝,有点甜甜的,味道很清爽,感觉一口就浇灭了夏天的燥热。小时候的日子真是悠闲又自在。

那时,爷爷奶奶家还住在以前的老楼里,大概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盖的老房子了,好像事业单位的大院儿里,老楼都特别多,老年人也很多。我小的时候很好奇,为什么院子里的爷爷奶奶们都和我的爷爷奶奶一样,操着一口江苏的南方口音,后来才知道,是他们都是当时一起跟着部队过来的,然后就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

老楼的楼房都不高,奶奶家住在二楼,窗户被梧桐树的树叶遮的影影绰绰,树影斑驳里,日子就悠闲的过。小时候我嘴馋,奶奶会做炒丝瓜,炒豆芽,绿豆汤,还会买我爱吃的西瓜、桃子、荔枝,来喂饱我这张贪吃的嘴。回想起来,这些都是我长大后很少吃的清淡口味,但是无比适合酷热的夏天。

还有啊,在我小学的时候,爷爷返聘去了一家杂志社,下了班总会买两个肉包子回来给我,嘴里一边叫着“肉包子打狗”,一边笑嘻嘻的把两个热乎乎的肉包子递给我。

印象里,小时候,爷爷总爱叫我好好学习,说他当年是唯一一个从他们村里考到大城市的,我都数不清听了多少遍。小时候不懂,长大了才明白,我现在拥有的一切,归根到底都是因为爷爷当年的努力。

爷爷今年85岁了,已经记不清这几年发生的事情,糊涂起来连人都认不得,但是看见我总会笑,咧着几乎没有牙的嘴,笑得特别开心。

现在啊,爷爷奶奶家搬进了高层,再也不能从窗口看见树叶斑驳的影子,我的工作和学习也忙了起来,没有时间在爷爷奶奶家悠闲的消耗掉一天。现在每一天都要不停的向前奔跑,每一天都在和To Do List里那些尚未完成的任务做着斗争,每一天都在做计划,计划着几周后、几个月后、几年后的生活要怎么过。

每周六回爷爷奶奶家还总在想着自己还有多少任务没有做完,爷爷奶奶的日子依旧悠闲,而我似乎丢失了从前那种无所事事的快乐。

牛奶咖啡有一首歌的歌词这么唱:

长大以后 我只能奔跑
我多害怕黑暗中跌倒
明天你好 含着泪微笑
越美好越害怕得到

我大概能想到的,最幸福的生活的样子,就是树影斑驳里的老房子,冒着热气的绿豆汤,刚从冰箱取出来的冰西瓜和冰荔枝,爷爷在阳台上看报,奶奶在厨房里煮着玉米。

图片来自Lofter

最近奶奶头晕每天都要去医院打吊针,这两天我下了班就去医院陪着,坐在奶奶旁边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奶奶一直跟我说话我总是心不在焉的嗯着,但是昨晚突然回忆像潮水般涌来,小的时候爷爷奶奶陪我长大,现在我长大了我也要陪着他们慢慢变老。

爷爷现在糊涂了,奶奶平时也没人跟她说说话,每天晚上奶奶都会给我发微信问我今天的工作情况,上周的我特别暴躁特别丧,脾气也不好,总说不了两句就嫌烦,不停在忙自己的事情,现在想来有些愧疚,心里有点难过,总想哭。

希望我的爷爷奶奶可以健康长寿,我还没长大呢,继续陪着我长大好不好啊?


文/小鹿

图/来自Lofter


无戒写作训练营第四期第8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